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鱼 鱼

(2010-08-05 10:48:58)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1

 

玻璃缸里的鱼鱼伸展了一下腰肢,睡眼惺忪的样子。此时已近午时,我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打量了一眼,卷曲的头发蓬松在头上,旋成一个流线型的水纹波浪,远远看去,像极了悠闲摆动着的金鱼的头颅,只不过鱼鱼的头颅上方顶着一砣醒目的鹤顶红。我的脑海里忽地蹦出一连串的词汇:“新潮”,“时尚”,“另类”……这么想的时候,我稍显苍白的脸色便挤出了几条浅浅的皱褶。

病态也许正是时下流行的美吧,骨杆美人也正走俏。我的鱼鱼仿佛也病态十足,阔大的水缸边缘,它们极目张望着,不似等待,倒像犯傻。它的模样仿佛回到了我的某个瞬间,我曾在街道边缘徘徊的时候,也曾是这样毫无目地的张望,甚而发呆。

我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剜铲,但愿能够翻挖出一半条蚯蚓。只是我所在的细长的胡同,所有带土壤的地方差不多都被翻遍了,却没瞧见蚯蚓的影子。倒是那些善于攀爬的眉豆秧或丝瓜藤,顺着邻家的墙根肥肥地旺长着,有浅绿色举着稚嫩钳子的螳螂停在高高举起的叶片上,驻守着属于自己的阵地,没有滑落下来的意思。

 

2

 

阳光透过纱窗,斜斜地照在圆润光滑的玻璃缸壁上。那些如我一般静默的鱼鱼们,到底是浸泡在时光里,还是被时光浸泡呢?这个问题一直被我反反复复考问,质疑。我翻开那本发黄的影集,想要找回曾经的自己。一张张写真的照片,半睡半醒地躺在时光的边缘,我已记不清那些照片背后的具体日期。

终有一些事情是醒着的,哪怕走过许多个冬季,某一日从冬眠中睁开眼睛,梦中的场景,人物,都活生生地存在着,它们不是铅笔留下的素描画,被橡皮擦子轻轻一抹,轻易就消失了。我记得那个午后,我在巷子出口碰到了他曾经热恋过的女友,当然,她不可能知道我曾经与他的那些被遗弃在时光里的秘密,那些秘密被神秘地收藏着,没有语言,有的只有猜测,或某一瞬的心有灵犀。

如果偏要说形式的话,也只有那条被从河渠沟里捉起并装进灌头瓶子里的鱼,一条再平常不过的白条鱼。我还扯了几根水草,让它们分解叶绿素,美其名曰“有氧呼吸”。那时的生物课极其生动,所有的花鸟鱼虫都不显得陌生,相反我倒憧憬着有一天能够去郊外搞一次野炊,跟一帮心照不宣的朋友一起,做一次短暂的旅行。

他时不时地饲喂我的鱼,在教室最后一排闲置的课桌上,上面摆满了杯盘碗盏,当然,还有我特地备下的茉莉花香味儿的肥皂。

暑假的时候,他没拿自己的行里,却捧走了我装在灌头瓶里的鱼。

连同我的一颗心。

 

3

 

在她的话音落地的时候,我想我会哭的。但我揉了揉眼睛,却没有一丝流泪的迹象。她朝着我的鱼鱼,满眼流露出的都是忧伤。此时的阳光斑斑驳驳地照在我恍忽不定的脸上,她在我漫不经心的问询中,吐出了三个字:他死了!

我想起就在前些日子,我曾用一只精致的纸盒,装进了那条银白色的头上长着鹤顶红的鱼。它身上的霉斑很是刺目,我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样的病到底仅是体表,还是内在的原因。我葬下它的时候,就像告别一个相濡以沫的恋人,一并撒下几滴伤心的泪水。

然而就在我真正面对初恋情人死亡消息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丁点的悲伤。

——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病了。

 

4

 

其实病态的鱼没什么不好,恹恹的模样你就能联想到许多病态的美。鱼的旁边搁置着两包方便面,还有火腿肠。桌子旁边是暖水瓶,一切都是简单的,在静谧的时光里,鱼与人都是慵懒的,你甚至嗅不到人间散发的混合气息。

那些鱼食是空压的,黑黑的颗粒,包装也很精致。我在城市边缘与鱼为伍,安享这片宁静。它们刚来的时候是贪婪的,撒下几粒食物就欢呼雀跃般地争抢,就像当初的我,初来到这座充满着诱惑的城市,饥肠辘辘地面对一块差不多都快被风干了的面包。

终究是要学会适应的,就像适应一场场的相逢与离别。

什么时候,我的泪腺如患了结石症一般地堵塞?

——其实无泪可流的日子没什么不好,至少不会再感觉到什么叫受伤。

鱼儿鱼儿告诉我,你的泪水是否已经被水淹没?

水啊,那些如水一样的时光!

 

5

 

我一直在如水的时光里,寻找一个叫做“幸福”的名词。我常常想像那些从水里走来的第一批上岸的鱼人,他(她)们在各样的环境里变迁着,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原本就是一尾鱼。

我也是来自水域里的一尾鱼。我从时光里走来,顺着河床一路漂泊,餐风宿露。我在属于自己的港湾里变异着,从头至尾,外在的,内心的……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几颗霉斑在暗暗滋长,我安慰自己说,这就是人们口中传说的“美人痣”吧。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摇头摆尾地说:你已经适合陆地生存了——幸福,就是这样子的。

 

6

 

她说,他很喜欢鱼,她特地为他备了大鱼缸。他在纸上画鱼的线条——美人鱼那样的线条,再配上卷曲的头发,红红的公主帽……

我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那张老照片被丢在哪里了呢?

我那张曾经发黄的老照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