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鸽 子

(2010-06-21 11:03:04)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鸽子的哨声在我居住的城市上空呼啸而过,我那时正在出租屋里发呆。我明白,这样的哨音不属于我,它们就如一枚呼啸而过的子弹,带着气体摩擦的声音,想要穿透我的心脏。我腑下身去,索性沉浸在时断时续的鸽哨声里。于是,眼前便充满了奇异的幻觉:我想起盘旋在家乡屋顶上的鸽子,它们呼啦啦地飞着,那时院子里的桐花正大盏大盏地开着,田野里到处都是一片生机。鸽群时而落在泡桐树上,时而落在田间地头或谷场边上,咕咕咕地叫着……

城市阁楼上的木梯咚咚咚地响着,被硬梆梆的皮鞋踩踏着,每发出一声闷响,都会引起我极度的不安。我不明白那个古怪的老头儿何以要阴沉着脸,虽然我并不欠他的房钱。我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他还静静在坐在院子里,看见我,抬了一下眼睛,随即又闭上。我不知该不该跟他打招呼,虽然平时打招呼的方式也只是点点头,或轻轻一笑。

他送我的两只鸽子在屋里扇动着翅膀,它们大概跟我一样不安吧。古怪老头刚送我的时候,它们还是一身的绒毛儿。朋友说,调换一下吧,我跟你换一对儿飞毛腿的。我不懂鸽子,只记得老家的鸽子都跟斑鸠似的,不似这样的大鼻子红嘴巴。直到老头儿一脸不悦地数落着朋友的飞毛腿鸽子如何如何时,我始明白自己干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老头儿说:你将鸽子还我吧!

我跟朋友解释了好久,说不是我舍不得,是那个房东老头,他送我的鸽子,不允许随便转换……当两只鸽子重新被我捧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它们已经跟我很生分了,相互挤在一起,流露出满眼的怯意。我隔着窗子看那老头儿一脸倔强地坐在院子里,夜暮正悄悄降临着,笼罩着我一身的惶恐。

我发觉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做了天大错事的孩子。

 

 

我常将自己比喻成一件微不足道的模具,被插在那些跟我一样穿制服的行列里,然后再被整整齐齐码在广场上。此时的太阳明晃晃的,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彩色的汽球悬浮在空中,节目也早已排练完毕,只等着礼炮响起,还有指挥棒下的一片欢呼。

我记忆的鸽子永远散漫在家乡屋顶的上空,不似我现在目光所及的鸽子,如我一样也只是安插在人群里的一个小小道具。我在这样的队列里,竟然想不起老家那些泡桐花开放的日期。我只记得那些无忧无虑的鸽子,它们咕咕咕地叫着,或落在泡桐树下人们的肩膀上,争抢着摊在掌心的食物,或忽的一声落在谁家的房顶或高高的电线杆上,抖一抖身上的粉尘,再梳理几下蓬松的羽毛。

礼炮齐鸣,锣鼓喧天。一群鸽子在一片欢呼声里,呼啦啦被放飞。它们在广场上空盘旋着,没有再降下来的意思。或许是这里太过喧嚣了吧,那些呼声对它们来说并没什么好感。它们扑棱棱地飞着,甚至有些狼狈仓惶。

它们不是我记忆里的鸽子。

 

 

他朝我招招手。这个古怪的老头儿,你永远想不明白他忽阴忽晴变幻不定的神情。我换了一双极轻巧的泡沫拖鞋,尽管将脚步放得很轻,阁楼的木梯还是发出轻微的声响。穿过天井,我的心开始莫明其妙地狂跳,老头儿的脸依然是阴沉的——这一阵子他的脸从来就没放晴过。

精致的鸽笼一排排整齐地码在他家的楼顶,他指着四周错落不一的房屋,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他家老房的历史。好像他的祖上很久以前就在这个城市立足了,土坯墙的瓦屋围成的四合院是他家祖爷爷住过的,还有那个四合院旁边的偏房,好像还住着他祖爷爷的一房姨太太……他说很久以前这座小城长一里宽一里,四四方方规规矩矩的,他的祖上是这里的富户,阔大的庭院里有修剪得整齐的花圃,后花园里有鱼池,廊下挂着画眉鸟儿……

现在只剩下养鸽子了!他说,其实水泥浇成的楼房并不好——没有土腥气,看久了浑身就发冷,狗卧久了都容易患风湿病!他这样说的时候气咻咻的,我听着却差一点儿笑出声来。他说这里马上也要拆迁了,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成为一片繁华闹市。

看来我又要接着搬家了!自进入这个城市之后,已搬过几次家了?我早已记不清楚。

 

 

我注定就是飘泊在异乡的游客。不安与彷徨在睁开眼睛的那刻,就如生物钟一般准时敲响。我一再地想要寻找家的感觉,那个散发着泥土气息、离心脏最近最柔软的地方。

天还不很亮,我清晰地听见楼顶上鸽子的翅膀摩擦天空的声音,这些城市的鸽子平时都会去什么地方消遣,我还没有心情去细究过。它们总是在我狭窄的视线里起飞,再降落。这阵子的天空是灰蒙蒙的,尽管戴着太阳镜,也还是被那些因了拆迁忽而扬起的粉尘,和被风扬起的法国梧桐的绒球迷蒙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我一身尘土地穿行在宽大的街道或窄窄的巷子,渴望在短时间内寻找到下一个栖身的地方。一再的失业,与再就业,我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再在这样的城市生存下去。

穿过广场,我看见两只鸽子忽悠悠降落下,很累的样子,它们伸头缩颈地张望着,仿佛刚刚受到过一场惊吓。我想起那两只不得已再次送与朋友的鸽子,它们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还有那个性情古怪的老头儿,我已不敢去与他面对。生活的现状,使我不得不一再地错下去。因为我将要面对的房东,是一个拒绝宠物的洁癖女人。

 

 

天将亮的时候,我依然能够听见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鸽哨,它们如呼啸的子弹一般,想要穿透我的心脏:究竟是家乡老房上的鸽子,还是这些不为我熟悉的城市里的鸽子?

我知道,那些散漫在家乡屋顶上的鸽子不会有什么改变,它们依然若无其事地觅食,不用盘旋很高,很轻易就能找到自己温暖的巢穴。

只是这些不为我熟知的城市鸽子呢?它们在城市上空漂泊的同时,是否也如我一般,将某个陌生角落当成一个望乡台,不住地回首并念念不忘着,那些或清晰或朦胧的残缺不全的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萤火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萤火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