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狗性与人性

(2010-05-21 16:30: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狗性与人性

狗性与人性

——《美少女祖儿的忧伤情事》与民国才女萧红的悲怆爱情对照

 

   在嘎玛丹增的文字里,他曾多次写到过狗。他写狗的时候,笔下是柔软的,通常以人性化的方式表达这些不会说话、精神及心理表现几乎和人类没有准确界限的狗们。比如他将《杂种狗杰克》的爱情归结于一个柔软的沙发靠垫,将《本土狗滚龙》的爱情写成违背了对主人先天性的忠诚。而《美少女祖儿的忧伤情事》这篇,却是个多角恋爱为主题演绎的一出悲情爱情故事。

   “祖儿发情了,在川西平原远郊一座别墅小区里,拉开了一场血腥搏杀和疯狂争斗的序幕,人世界和狗世界,也将因此陷入困惑和不安。”这是嘎玛丹增在开章的描述。其中可爱却又好斗、还非常残暴野蛮的少年卡特西加入了追求行列,还有跟祖儿青梅竹马却又是个小不点儿的黄帽儿也参与其内。“姥姥和多数人认为,祖儿的理想对象应该是黄帽儿……但英俊潇洒的卡特西对祖儿垂涎已久。”看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嘎玛丹增笔下写的不仅仅是狗,美少女祖儿仿佛就是一个家族的一个待嫁姑娘。而这个家族的最终的决定是:“让祖儿和黄帽儿成亲”。

   剧情紧接着开始上演,这些狗们就像人一样,哪一个都不愿在爱情面前轻易放弃。于是,“通常的情况是,卡特西守候在后门……而黄帽儿无法和卡特西正面抗衡,只能守候在正门。”这样的僵持没有多久,“家人决定将祖儿嫁给黄帽儿当日,黄帽儿被放进了居所。”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遗憾了,“美少女祖儿的个头较黄帽儿大了差不多一倍,这对相亲相爱的伴侣,无论如何努力最终没能完成交配……”

因了形体大小的差异,祖儿和黄帽儿的婚姻失败了。看到这里,我忽然有些哑然失笑,看来狗与人一样,除了门当户对之外,形体上的般配也是必须的。不然,无论你如何为爱情做出的努力,在真真实实的生活面前,一切也都是枉然。黄帽儿的失败,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无疑,这对于卡特西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为大家的意识里,如果省略黄帽儿和祖儿青梅竹马这一情感因素,“无论从形象、特质和品种上考量,“卡特西均优于黄帽儿。”

在嘎玛丹增的这章文字里,每每读着关于狗们错综复杂的爱情,我眼前总是晃动着与之相匹配的有些熟悉的爱情故事。我在读这章字的时候,手头上正放着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萧红的资料。此刻,萧红的初恋是与美少女祖儿的爱情着实让我品味良久。萧红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被家庭包办的婚姻,与呼兰县驻军邦统王廷兰之子王恩甲订了亲。这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上了中学的萧红如果不是结识了哈尔滨政法大学的一名青年,他们的婚姻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但现实就是这样,萧红不顾一切地奔向她心仪的男人,随他远走北平。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开门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梳着发髻的少妇……

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美少女祖儿。祖儿对于心中的白马王子黄帽儿的爱情,是坚贞的,无论卡特西如何“一次次勇敢的试探性求爱,还是被祖儿冷冷地拒绝了。”甚至“有几个瞬间在我看来,卡特西就要成功了,但又被姥姥赶开了”。姥姥之所以这样横加阻挠,是因为卡特西他现今的老婆就是祖儿的母亲,虽然他跟祖儿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

这就是阴错阳差的婚姻。就像萧红那段苦涩的初恋,当她被碰得头破血流时,再次回到未婚夫王恩甲的身边一样,王恩甲仿佛原谅了萧红之前对他的不忠,两个人旧情复燃,直到萧红的肚子逐渐大了起来,快要临产的时候,这个叫王恩甲的男人却一去不回了。最终的结果是:房东遂将身怀六甲的萧红扣为人质,并欲卖到妓院。

如果说萧红落得这样的下场,完全是由她自己对爱情的不慎重而咎由自取的话,那么美少女祖儿的爱情却又是那么无辜。姥姥说:祖儿和卡特西好了,就在昨天下午。卡特西咬伤了黄帽儿,额头上起了一个大隆包。姐姐说:昨天用绳子把祖儿栓起的,所以就成了。看到这里,我们不由然会为黄帽儿悲哀,黄帽在它的主人的描述下是这样的:我可怜的小不点,当祖儿和卡特西……小不点的眼泪花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全身都在发抖……姥姥也证明了此事:“当时黄帽儿哭了”。嘎玛丹增在文章中写黄帽时这样叹息道:“当他被卡特西击败以后,目睹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强敌霸占,流的虽是无助的狗眼泪,但和人在此等情态中的眼泪没有什么区别。”

文章的最后,我们不得不再次重复一下嘎玛丹增笔下的狗性与人性存在着的共性:“姥爷愤愤地说:狗日的狗就给人一样,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卡特西、黄帽儿一个都没在门口了。”读到此,我情不自禁又想起萧红来。她的未婚夫当初得知萧红离她而投向别人的怀抱的时候,是否也如黄帽儿一样“茶饭不思,温顺地呆在居所里,眼睛里隐藏着水一样的悲伤”?当他再次跟萧红重温旧梦的时候,是否如黄帽儿一样,对失过身后的祖儿“依然亲热,但其神情动作里有一种甜蜜而淡漠的忧伤”?

多年前,当我看过关于萧红的爱情的时候,一直都在想:那个叫王恩甲的男人最终是怎么想的呢?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嘎玛丹增的补记,就一目了然了:小不点儿黄帽“开始天天去守候着祖儿的妹妹。”由此看来,那个男人的去向也不再是个什么秘密——他也一定是去找比萧红更纯洁的“美美”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火 鸟
后一篇:翠 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火 鸟
    后一篇 >翠 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