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隐 痛

(2010-04-23 16:21:49)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医生抬起头来:你该做个彻底检查,透视,血检……一样都不能少!他一脸凝重的模样,一下让我想起电视剧里经常上演的绝症患者。好在医生并没有支开我而跟我身后的家人交待些什么,但这些依然令我不安。我按医生指定的地点挂号,排队。好在人不多,抽过血样,再去做胸透。一时还拿不出来结果,我在医院的花圃周围转悠。这是一个明媚的下午,我眯着眼睛,忽然想起那时祖母的鸡笼里长着白白的还稍带些鹅黄的楝树芽。那些植株拚命地生长着,每每长出一尺多高时,祖母就拿起镰刀,齐齐地割下,她怕那些嫩芽会顶坏她的鸡笼。父亲说:不见阳光的芽条,成不了气候!但祖母一味地割,那些芽条就一味地发。此刻我面对阳光,觉得自己就如祖母镰刀下的楝树芽,虽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却又那么脆弱,甚至经不起太阳的暴晒。

我在家人眼里,一直病歪歪的,但具体到什么病症,我最终也搞不清楚。无外乎就是经常性的头疼,间或发热、食欲不振。这次的症状有些特别,除了不间断地咳嗽,震得我胸腔都隐隐作疼之外,头发晕,眼睛也开始发花。家人有些慌了,我也有些发慌,生怕平白再增添一些难以治愈的顽疾。

我第一次与死神擦肩是在七岁那年。那是个正播麦种的季节,放学后我扒上了拉麦种的拖拉机。我被那疾驰的拖拉机一下甩进了深沟里,跌破了腿部大动脉,血一直不住地流。在被送往医院途中,父亲一直叫着我的名字,他说你千万不能睡,不然的话,这病就难治了……我点头应承着,但眼皮总打架,父亲的呼唤有些急切,可我却觉得烦,厌烦得开始呕吐。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我看见搭在椅子上的棉花袄,上面的血已经凝固了,早已结了硬硬的痂。父亲长出了一口气,他说没事了,刚输过血,伤口也缝好了……这是我听到父亲最温和的说话,之前我很是怕他,而那一刻我竟忽然有流泪的感觉,我甚至想要延长这样躺在病床上的时光,我想长久地活在父亲温柔的目光里……

在父亲的眼里,我与兄长永远都是两个叛逆者,我们是他经常挂在嘴上的“祸害”与“冤孽”。那时我们每每看到父亲的身影就开始远远地逃离,从来没想着与他亲近,因了他那种笑对我们而言近乎是一种折磨,他笑着笑着就脱下了脚上穿的千层底布鞋,狠狠地揍我们的屁股。而这样的事情每次都是在他看到我们的成绩单或惹下祸事之后。我们在叛逆之中成长,与他的意志背道而驰。兄长十几岁就混迹社会,而我小小年纪终日想的就是如何的离家出走。

第二次在死神面前徘徊是在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之后。那阵子腹部胀痛,去医院检查过许多次,也没得到明确答复。有一次我去公厕,腹痛发作后竟一下晕了过去,去军分区医院,军医有些神秘地支开我,跟家人说:去市里医院肿瘤科检查一下吧……家人将这话告诉我,我不以为然,以为军医是在故弄玄虚。后来是我错了,直到有一天我再次痉挛成一团,医生说:再晚来十分钟的话,性命就难保了……此时我才真正感觉到命运之神对我是眷顾的,感叹生命脆弱的同时,听到我那年迈的平母亲在医院走廊里压抑不住的哭声……

如今,我又一次徘徊在医院门前。正是春暖花开时节,我的眼前呈现出的却是一派生机:高高的玉兰树开出莲一般的花朵,还有紫荆花,如编织好的花环一般,花团锦簇地伸展在疏密有致的枝头……许多年来,这条路我曾反反复复地走过,然而它们对我来说并不亲切。我每每走进这个陌生的世界,就像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世纪。我曾在这条走廊里心惶不定,等着一张张化验单,还有那些迫切想要拿到手却又极怕看到的病历结果。那些疾病都发生在我的亲人身上,由起初的祖母,再到后来的母亲,紧接着就是我的兄长。

我刚刚去过的就是兄长无数次定期体检的诊室。他消瘦的模样,时不时地晃动在我的脑海。他身上患的最轻的就是结核病,他一再安慰我说就快痊愈了,我起初很是欣慰,后来他告诉我说,糖尿病也快好了的时候,我的泪忽一下就决堤了。我想起母亲,她那时也是用他这样的语调安慰我,但她终于在说完这话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而我的兄长正一天天地消瘦并憔悴着,依然用母亲那时经常惯用的说话语调……我的心一下就收宿起来。

我想要逃离这里,再不回这个医院。

忽然想去母亲的坟茔。清明节的时候,我因了生病的缘故,没去跟她扫墓。母亲的坟就埋在兄长家对面的山坡,坐在他的家门前就能看到。如今,我又那么迫切地想要回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那个一度想要令我逃避的地方,在我长大并成家立业之后,忽然之间就开始与我亲近且依恋起来。还有那一直伴我长大的老屋,在我的记忆里留驻着一张张永不能磨灭的和蔼面容,先是看着我一天天长大,然后驾鹤西去的祖母,再就是一直都刚强着,一生都不曾有过一根白发的母亲……此时,我那被疾病折磨得皮包骨头的兄长,或许正躺在那个长满青草的山坡,悠然地牧着他的羊群。他的病,成为埋藏在我心底的隐患,我明白,这样的隐患一旦暴发,将会成为深入我骨髓的疼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哑 子
后一篇:两张图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哑 子
    后一篇 >两张图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