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20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哑 子

(2010-04-17 08:24:37)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当秋天的第一枚落叶飘飘摇摇极不情愿地落下来的时候,田野里的庄稼差不多都已归仓了,唯有那孤零零的草垛如小山般地堆积在谷场,依然散发着谷子的清香。此时我通常会坐在门楼下的空场上,在寂静无声的空旷里,摆弄着不易被人弄懂的手语。

这时候我会想起哑子。或许只有哑子才能懂我想要说什么吧!

哑子是我的舅舅。他生下来就听不到世界上的任何声音,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我时常孤独地坐在人群里,看人们喋喋不休唾沫四溅的模样,而我却依在母亲怀里,或被某个人抚摸一下头颅:这孩子,怕被遗传了吧……我厌恶地扭过头去。他们总说我是沾了祖上的基因,哑子是一个,而我直到七岁了,也没说过一句囫囵话。

我倒是更喜欢用手语跟哑子交流。而唯与哑子在一起,我才能显得从容自如。他乐呵呵地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野山芋,或几只如老鼠一般大小的薯仔,点燃一堆篝火,不一会儿就闻到了野山芋或薯仔散发出来的诱人的香味。我童年的欢乐,大多就是与哑子在一起度过的。每当受了委屈,或是无聊之极,第一想到的就是哑子。我曾经一个人去他居住的十里开外的村庄,他有时不在家,房门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我知道,一个四处流浪的人,不定哪一天才能回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待在自己家里,耐心守候。

那时通常是在夏末秋初。我抬起头来,看见路边的黄荆条由青转成了灰白色,这就意味着,它们很快就要被哑子的一双粗糙的手编进藤条筐里,还有那些高梁杆也早早地码在廊檐下,很快就会在哑子的双脚蹬着石滚,碾压成片状,编成床铺上的凉席。我的耳朵是灵敏的。我听见蹲在身边的大黄狗从喉里发出呜呜声,这声音并无恶意,只是一个提醒,就像跟一个朋友友好地打招呼,顺便通知一下身边的主人:有客人来了。我就知道,哑子已经出现在村庄的路口了。

我看见秋天的阳光晒在一个黑瘦的男人身上,先是漫过坡崖边的慢上坡,露出一个黑黑的小圆点的头颅,头发被风吹得一起一伏,很有节奏的样子,跟那些狗尾草的摇摆有些相似。呵呵,呵呵……哑子乐呵呵地笑着,举起手来跟人们打着招呼。他听不到人们跟他都说了些什么。一群淘气的孩子叽叽喳喳一下围住了他,先是伸长了舌头。这个,这个……其中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将左手的拇指与中指环成一个圈儿,右手伸出一根指头,在左手比划成的圈儿里戳了几下,哑子看过几眼,忽然“啊”地一声,弯下腰去捡石头的样子,孩子们便在一片叫声与呼哨声里一轰而散。

我飞一般地迎上去。哑子通常会将我高高举上头顶,两个不会说话的人,将那笑声合在一起,我感觉这就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而秋日的天空,一下变得清澈透明起来。

我要跟你困觉,我要跟你困觉……我伸出双手,跟哑子打着手语。我跟他讲的是阿Q跟吴妈说的话。哑子的脸忽一下就红了,并羞涩地低下了头。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始心事重重起来。他忽然爱上了隔壁的陈嫂,几欲不敢再多看陈嫂几眼,偶尔在远处看到陈嫂时,目光里流露出的也是水一般的温柔。

我说,陈嫂有男人,陈嫂的男人病了,瘫在床上,但依然是陈嫂的男人。哑子说,陈嫂是个好女人,有一次帮他钉扣子……他这样说的时候,顺手扯下一根秸杆,几弯几拐就编成了一枚金光闪闪的指环。他将那指环套在我正伸出的小拇指上,我一时不知再说他什么才好。

我们都明白,陈嫂再怎么不易,我们也都只能眼睁睁看着,甚至无法理直气壮地走上前去帮她的忙。哑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帮陈嫂制作了一个精致的莲枷。那年秋天,陈嫂卖掉了家里的老黄牛,她的牛已经拉不动碌碡了。那天我们都在谷场里,陈嫂又气又急,她抽打着黄牛,那牛流着老泪,艰难地站了起来。陈嫂忽然抱着那头牛就哽咽起来,我回过头去,而哑子也早已泪流满面。

我无法言状的童年,就沉浸在隔壁陈嫂扑嗵扑嗵的莲枷声里。我与哑子相视而坐,说不出究竟是苦涩、甜蜜还是沉重。有许多次,哑子想要站起来,他冲着隔壁的院子张望着,看我惶惑的眼神,他叹了口气,继而又再次与我席地而坐。

我将哑子的指环挂在床前,看它在时光里打着旋儿地,逐惭暗淡着金黄的光晕,再转为一抹苍白。我没忘记哑子每每离开村口时,一步一回头的样子,他脸上挂着生涩又无奈的微笑,肩上扛着母亲送给他的黄豆、花生与口粮。他消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村口坡崖旁的慢上坡,我看见一片狗尾草在风中舞蹈……

次年的春天,我将那枚指环摘下来,交与了陈嫂。

陈嫂迟疑地接过这枚秸杆编织的戒指,一脸困惑。

此时我已能够勉强说话了。面对一脸茫然的陈嫂,许多话忽然如决堤一般冲上喉头,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哑子……死了!

陈嫂冲那路口张望了一下:这样的一个人儿,竟就这样走了?

——嗯,哑子走了,车祸……

陈嫂或许永远都不能明白,我可怜的舅舅哑子,这个心事重重的聋哑男人,怀里一直揣着对一个女人绵长的思念,他走过一个漫长的冬季,却最终没能逃脱一个冰雪融化的春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