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荠菜开花的田垄

(2010-03-30 16:56:49)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荠菜开花的田垄

 

乡村的风还有些清冷。房后的白杨在吱吱地甩着光光的枝条,它们总是挺拔地站在风中,不似我,蜷缩在角落里,如寒号鸟一般。我还无力支撑自己的一切,那一年我十岁。纸糊的窗子终于支撑不住风的呼啸,冷空气灌满了小屋。我抬眼看看窗外,又一场小雪将要飘下来了。

我感觉去前院哥哥家的路有些漫长。嫂子正在坐月子,我将刚刚烧好的蛋茶给她送去,经过场院时脚下不小心就滑了一跤,好在手里的碗还好好的,仅溅出一些汤水而已。嫂子的脸色不大好,我有些怕她。她在姐姐的嘱咐中始终就是苦笑着脸,头也不住地点着——她们一点儿都不在意我的感觉。

嫂子说:婆婆眼里,内孙没得外孙亲呐!这话有些刺耳,可我又不能反驳。母亲被姐姐接进城去,照管她那仅比我小三岁的孩子。姐姐有很强的说服力,她冲嫂子说:你是嫂子呢,多担待些嘛,待开春儿,我给你家孩子扯花衣裳穿……嫂子嗯哪嗯哪地点着头。姐姐在城里工作,平时还是不少贴补哥哥的家用。俗话说: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嫂子有几次都支支吾吾想要说点什么,可她终于没有说出口。我就是在嫂子的支支吾吾不能言说的苦衷里,萎萎缩缩地做她的小姑子。嫂子说:该烧饭了。我就赶紧端起陶瓷盆子和面,再搬个凳子摇摇晃晃地将面擀好,然后就是烧火造饭。饭烧好了,也是不敢多吃的,不然就要被那个刚学会跑路的侄子哭叫着骂我是饭桶。

我总是站在村口那棵苦楝树下,等待着母亲的归来,这样就能够和其他孩子一样,感受一个真正的家的温暖。我甚至想要回到很小的时候,那时我不能容许母亲离开半步的,我总是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用牙齿紧紧咬着她的裤管,拖死狗一样地闹腾个死去活来。偶尔也会被带进城去,只可惜城里的住房太小,鸽子笼似的,那里容不下我一个小小的身躯。母亲说:你该懂事了,你该好好听话……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我已感觉到她喉间的呜咽。七岁那一年,我实在忍受不住对母亲的思念,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搭上了一辆班车,去三百里外的城市去寻找母亲。我没有在那个蜘蛛网一样的城市街道里迷失,如一个丧家之犬般地忽一下就出现在母亲面前。我在母亲的惊诧里,诚惶诚恐地哭诉着自己的委屈,我说我是如何的害怕天黑,如何一个人蜷在角落里——邻家的孩子也不愿跟我作伴了,因为我头上长满了虱子……

然而我终于还是没能将母亲从城里给弄回来,无论以什么软磨硬泡的方式。不久我又被送回乡下,在孤苦无依的寂寞里,熬过数不清的日子。我总是在空落落的房屋里,想着那时我曾如幸福的羔羊一般跟在母亲的身后,手里拿着小剜铲,去自家的菜园边上或是别人家的田垄上剜荠菜。母亲说,那时候家里还很穷,她总是去野地里剜些荠菜回来度饥荒——哥哥去水库下苦力,饭量大却又总是吃不饱;姐姐是长女,后来终于进城谋个差,可城里的工作比乡下更艰难……母亲说,我是她最小的女儿,是她最疼最爱的心头肉……

我不认为我是母亲最疼最爱的心头肉,总觉得我是在大人们的哄骗之中,如一个孤儿般地流浪,虽然我能够从这些亲人的眼里,感受到一种叫作亲情的东西在汩汩流淌,可这样的亲情却是如此地折磨着我幼小的心灵。那年秋天,我坐在播麦种的拖拉机上,被疾驰的拖拉机一下子就甩进了路旁的深沟里,被摔得头破血流。我仰面朝天地躺在病床上,唯一最想的就是母亲——她是不是不要我了?如果我就此死去,她会是什么样子呢?“女儿乖,女儿好,女儿是娘的小棉袄……”那是什么时候的歌谣啊?那么且近,却又遥远!后来,母亲终于回来了,她好像一夜未眠的样子,眼睛红红的,抱着我左看右看,看着看着眼泪扑簌簌就滚落下来。我什么时候学会不哭不闹了呢?安静地被她抱在怀里,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丝毫也不想再抱怨她的狠心……

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长大,依然被母亲搁置在乡下,在嫂子的眼皮底下察颜观色地混生活。我偶尔也会跟小伙伴们干仗,也会风一般在麦场里奔跑。我甚至学会了顶嘴。有一次吃完饭没涮碗我就溜出去了,被嫂子数落后我顺口顶了她一句,她发作了,发作的结果就是招来了哥哥对她的一顿臭揍。嫂子的哭声有些歇斯底里,她就如我当年去三百里外见到母亲的那般模样,尽情地哭诉着自己的委屈。她说有谁能够体会到她的难处呢,这些年她容易吗?这样说的时候,仿佛全天下的不公全让她一个人承受了。我在她伤心的哭声里,忽然觉得忽然觉得其实大人们都挺不容易的,为什么所有的不幸,竟要如此不约而同地要落在这些亲人们的头上……

那一晚我又一次失眠了。

母亲说要我耐心等待,她开春就回。我问:开春是什么时候啊?母亲说:就是田垄上的荠菜开花的时候!

我记着了母亲的话。我知道,母亲的话里有许多安慰的成分,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我耐着心思站在村口那棵树楝树下,等待着开春,等着荠菜开花的日子能够早早到来。透过苦楝树的枝杆,阳光从高高的苦楝树上穿过,洒在我的头顶。早春的天气虽说还有些寒冷,但荠菜正举着嫩绿的叶片,它们很快就要开出细细碎碎的白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难忘的生日
后一篇:麻 花 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难忘的生日
    后一篇 >麻 花 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