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脸狗》小小说系列之一

(2009-12-20 08:52:54)
标签:

花脸狗

祸端

情人节

虱子

阿俊

情感

分类: 小说

 

 

                                        《花脸狗》小小说系列之一 

 

我娘说,女人就该找一个安静听话的男人当丈夫。当然,娘说这句话的时候,刚跟爹呕过气。在我的印象里,他们不停地争吵,很少间歇。

当我说我要选阿俊做男友时,我娘怔了片刻,显得有些不可思义,但她却又说不出阿俊到底有哪点不好。既然说不出阿俊有什么不好,那就只有默认。当然,还有个原因:阿俊是个送水工,而我却是在写字楼谋差。

阿俊自小跟我青梅竹马。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被开水烫伤了肩膀,曾由阿俊帮我包扎,后来,我就将那个微型的疤痕,绣成了一只蝴蝶。我在外求学期间,阿俊曾不止一次写信,问东问西之后,还没忘记再问问我肩上的疤痕。当我决定选阿俊作男友,我也曾经承诺,我肩上的蝴蝶,也仅供阿俊一个人欣赏。

我为阿俊留起了长发。我想起我们的童年,阿俊总调笑我是个野蛮的丫头,留着短短的头发,处处惹是生非,每当惹下祸端无法招架时,他又会及时出现。后来我就很少惹事了,我们常常怀里揣着红薯,拣些风干的牛粪在野地里生火烤了吃,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段最幸福的时光。

我那时曾经做过这样的梦:我披着大红的盖头,做了阿俊的新娘。当我次日将这梦悄悄告诉阿俊的时候,阿俊却羞得抬不起头来:不害臊!说完这话,他就怪笑着跑开,我恼羞成怒,怪叫一声边追边骂:打你丫的!于是在郊野的土路上,我俩个如一前一后相互追逐的蝴蝶——两只并不显得浪漫,其中的一只显得异常愤怒的蝴蝶。

自此我不再跟阿俊说任何的悄悄话。我甚至有些恨他。因他总是跟黑妮过从亲密,仿佛黑妮才有资格做他的新娘。但那个黑妮,我从来就是不屑的:黄黄的头发,还有鼻涕,有一次我曾当着许多人的面,拎着她破旧的棉衣大叫着:虱子,虱子……

后来我知道自己错了,因为黑妮在我求学期间就嫁人了。看来阿俊跟她是清白的,因为阿俊不是黑妮的新郎。我才又想起阿俊的好来。当媒人郑重其事地跟阿俊家提起我跟阿俊的婚事时,阿俊家自然是受宠若惊,在他们想来,这是他们家几百年才修来的福份。

阿俊家穷,阿俊是个送水工。这个并不重要,我将阿俊介绍给我的同事或朋友,虽然我常常从一张张惊愕的脸上,看到阿俊不安的神情,但我一再地强调:我爱阿俊!

那天我与朋友一起聊天,从绿茶聊到咖啡,从圣诞聊到情人节。正说着,却传来细微的鼾声,阿俊正两手托着腮帮子打盹呢。大家一阵窃笑,阿俊一下惊醒,忙问什么事?情人节!我说。什么是情人节?需要买什么礼物吗?阿俊这样问的时候,我在朋友们面前显得有些无地自容。

当然,阿俊在情人节还是为我买了玫瑰的。他被一个卖花的小姑娘叫住:先生,为你的爱人买束玫瑰吧,今天是情人节!阿俊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他儿时的憨态:他也总是在我的提醒下,才忽然想起我的生日,做为补偿,送上他心爱的铅笔或橡皮,然后再显示出意犹未尽的微笑。这个阿俊,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以往的毛病,真正地进入角色呢?

然而阿俊还是离我而去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让他看我肩上的蝴蝶。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得到阿俊给我一个吻。我曾在接过阿俊情人节送我的玫瑰时,在他额上亲吻了一下,我竟感觉到,他那一刻浑身的颤抖。

他为什么要颤抖呢?原来不是恋人的时候,我们相处还是融洽的。难道做了恋人,反而要生疏了吗?我在失去阿俊的日子,不敢想像又是哪个女子正投入他的怀抱。我曾想向他靠近,看得出来他也想进入我的领地。但最终我们都是在惶惑之中分开。那阵子我的工作也很是不顺,处处受人排挤,我就如一个遭受欺负的孩子。无助之中我呼喊着阿俊的名字,我多么希望他能如以往的模样,在我惹下祸端无法招架时及时出现在我面前……

但没有。阿俊随即就娶了另外一个女子,比黑妮长得还要难看,据说阿俊并不爱她,甚至在蜜月里就动手揍过她。

我到底哪点不好呢?我常常这样问娘。

我娘说,不是你哪点不好,是那个阿俊,他没眼光,他配不上你!

我哭着,我说不是的,在村子里,阿俊是个好孩子,没有人说他不好……

那天,我终天碰到了阿俊。黄昏的柏油路上,阿俊踽踽独行,他看起来并不开心。我叫住他:阿俊,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你说说,说出来,我也好改正?

阿俊半天不说话。他看我不想作罢的样子,才吞吞吐吐:你没什么不好……正因为你的优秀……我才觉得,你不适合我……

我气坏了。就如当年我说起那个梦,我披着红红盖头做他的新娘,而被阿俊嘲笑。阿俊知道自己又惹祸了,随即他就跑开了。他如儿时一般,边跑边怪笑着,声音却如嚎哭。我依如当年,在他身后边追边骂:打你丫的!

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奔跑的不再是当年的黄土路。

我们一前一后奔跑在冰凉的水泥路上,如两只翩翩飞过的蝴蝶——两只并不浪漫,其中一只显得异常愤怒的蝴蝶!我能感觉到他的泪被风夹裹着,飞溅在我的脸上,他那涩涩的泪水,将我的面颊拍打得好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