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7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村过客

(2009-03-31 10:42:32)
标签:

妞儿

后爹

花衣裳

妮儿

凤琴

杂谈

分类: 小说

 

乡村过客

 

   我们所在的农场,是一片黄土丘陵,每逢下雨天,又粘又黏的黄脚泥对人就显得格外亲热,农场的前身是个劳改场。劳改犯们就在这些黄泥巴蛋里和泥脱坯烧砖瓦。后来劳改场迁走了,落下成排的房舍,县上就在这里建起了农场。从其它农场里调入一批工人,稀稀落落地散落在场院。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随父母迁入这个场院,农场刚进入改造期,推广种植大豆水稻,除集体出工外,与农村几乎没什么区别。

我那时仿佛八、九岁光景,正上小学二年级。那天我和村里的孩子们围着几家新搬来的住户。其中一个叫春儿哥的仿佛与我哥哥认识,哥哥冲我道:瞧么哩,帮忙呗!我瞧了瞧,没什么能帮上的,村里的大人们都己七手八脚将家什搬进屋里,只有那个吃奶的孩子还在女主人的怀里,我冲上去,一把将孩子接了过来。那孩子并不认生。哥哥说:今后有空,就来多抱抱。

   春儿哥看起来并不十分乐意来这里居住,收拾屋子的同时,嘴里还不住地牢骚:这么破的屋子,是人住的么……然而我们这些孩子们还是特别高兴的,这家瞧瞧,那家逛逛,各自交着自己喜欢的朋友。我喜欢上了春儿哥的妞儿。春儿哥的老婆凤琴做事并不灵巧,她常将鞋子拖着穿,哪怕是新买回的凉鞋。她总是很胆怯地拿眼瞟春儿哥的神色,这也难怪,据说当初春儿哥娶她时很是勉强,她自小死了爹,十三、四岁时,娘带她嫁了后爹,后来她突然大病一场,半月多没见她出门,场里就传言,说她没病,是怀孕了,作了流产。说是她后爹使的坏,事情闹得十里八村沸沸扬扬。那后爹后来吃了不少苦头,文革期间被揪出来斗得死去活来。好在凤琴做下孩子后回到了他亲爹所在的农场,接了她爹的班,转了正,吃上了国家拨下的白米白面。这个老大难的姑娘一时之间也颇受领导的同情,那时春儿哥是场部猪场里干零工的伙计。那天场长找到春儿哥,说是最近场部决定清除一批零工,你要作好准备。春儿哥一听急了,场长沉思片刻,说: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你娶了凤琴,我担保能将你转正。春儿哥很是为难了一阵子,农场的一大优势就是有得饱饭吃,农村老家的人们还都在啃草根呢!春儿哥失眠了一个晚上,次日便答复说同意和凤琴结婚……农场的老少爷们当然皆大欢喜地喝了春儿哥和凤琴的喜酒,凤琴也不负众望,次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随后又生了女儿妞儿。

   妞儿很乖巧,见到我总是扑打着小手,鸟儿般地依在我怀里。那时村里每到冬季就磨红薯粉下粉条,我们这帮孩子总是上前凑一阵子热闹,有时还能得到一小块粉砣儿。我凑热闹的时候,少不了抱着妞儿,妞儿不哭不闹,有时也能得一两根粉条,乐得手舞足蹈。记得那天春儿哥找到我父母,说两人都要出工,两个娃子大的哭小的闹没人照顾,父母当然知道春儿哥的来意,那时村里时兴大点儿的孩子为别家带孩子,我小哥学习不上进,就给村里退伍军人小张哄孩子,一月可得八块钱。春儿哥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说妞儿挺喜欢你家闺女的,我想……父母是热心人,虽然不是很乐意让我这个听话的女儿辍学,但人家自然是张了嘴,就不好意思推却。父亲沉思了片刻,说:明天就让俺家丫头给你带孩子吧!春儿哥忙不住地道谢,说真是遇上好人了,这下可好了,可好了……

  自此我告别了学堂,干起了为别人带孩子的营生。在我想来,小哥一月可得八块钱,我至少也可得五块钱吧。原以为哄孩子是个好差事,其实不然,原先我只是在放学后无聊之中顺手抱抱,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直到真正一天到晚和孩子黏在一起时,才知孩子简直就是一个千斤坠。妮儿当时刚六个月,正是小鸟依人的时候,八、九岁正贪玩的我哪里受得这般苦头?有时趁妮儿睡着的功夫溜出去玩一阵,竟忘了回来的时间,待想起时忙回来看,屋里早己哭声震天,妮儿哭得声音沙哑,屎尿也滚了一床……有好些事至今想来仍觉难为情,可去别家看看,大多都是如此。

  年关到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因为都领到了该得到的工资,父亲每月三十块钱,母亲是家属,只得二十一块,除去一概的粮啊油啊棉的费用,将就着也过得去。哥哥得了八块的工钱后,我当然也兴奋,只等着春儿哥发放份儿钱呢。春儿哥倒是来了,却显得难为情,说对不住得很呢,初来乍到的,要什没什,买齐备了不但没落多少钱,还欠下不少外债呢,刚去了仓库,菜油倒是拎回去了,钱还没结呢……父母听不得这么的可怜事,忙打住话说:得了娃子,别说了,乡里乡亲的,等日子好了再说!春儿哥显出感激的模样,说:我可算是遇见好人了!等着瞧吧,早晚我可要为妹子扯件花衣裳穿……

  然而还没等得春儿哥扯得花衣裳来,这年的春上,他却要搬家了。他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又调回了原来那所离城较近的城关农场,为此惹得不少同来的人们的一通牢骚,说春儿哥面子大,要不为啥人家都能回去,咱却窝在这泥巴窝里动不得?但不管怎么说,春儿哥搬家那天全村的人还都去帮忙,每个人脸上都显出恋恋不舍的神情,说可别忘了回来玩啊!春儿哥口中答应着,有空去城里玩啊!见了父亲,他显得有些尴尬,按当地的规矩,将要离开的人是要清债的,春儿哥欠了我半年的工钱,至少也得给三十块钱,然而他也只是咂了咂嘴,一句话没说出口就被别的事催着忙开去了。在我们想来他肯定是没钱,不然不就给了吗?母亲望着远去的拉着春儿哥家什的拖拉机,说:没钱也得说一声啊,就这么不言不语地走了。哥哥却责怪道:说啥哩,人家都是城里人了,还怕还不上你几十块钱吗?我想也是,不定哪天进城,碰上啥事,还要唠烦人家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没了妞儿,我当然又回到了学校,耽误了半年,只得留了一级。但我并不觉得委屈,想着有一天春儿哥就不声不响地扯来一件花衣裳,一切就都弥补了。

  终于,那年忙罢秋收,我在邻家看到春儿哥,他正与人说得热闹,老远就听到说他好像是发了些小财,买了台拖拉机,包揽拉河沙的营生。我忙凑上前去,看看妞儿是否也跟着回来了,妞儿这一去,着实令我特别牵挂。春儿哥看到我,显出格外的惊讶:吓,这不是老李家的闺女么?都长这么大了哦!还没等我再问妞儿的事,春儿哥一扭身,又与邻居大声说笑起来,说到兴起,他回头望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家凑啥热闹,出去玩吧!

  春儿哥最终也没到我家去坐坐,更没再提钱和扯花衣裳的事,若不是我回家提及,父母也不知春儿哥回村。因为春儿哥没来家坐,父母觉得很没面子,所以进城也就没想起去春儿哥家坐坐,乡下人做事一贯如此,讲究有来有往。

  年余后我在城里碰见春儿哥,他开着沾满泥浆的拖拉机,在宽大的街道上轰鸣着,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也看到了我,不知是装作不认识,还是真的己不认识我了,还没等我上前跟他打声招呼,他已一溜烟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从此我家再没提起春儿哥以及债务的事情。

一晃二、三十年过去。去年我植了一片园林,进了一批风景树,随车送树的顺便带来了几个装卸工,其中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宛若抽风箱般地喘着粗气,还不时地咳嗽着,让人看着很是不忍,一旁帮忙的哥哥仿佛与他相识,上前跟他打了声招呼。完工后哥哥说你不认识他了么?春儿哥呀!我一惊,不敢想象曾经风光一时的春儿哥,晚年竟落得如此境地。我朝着他离去的早已看不清楚身影的方向,连连说道:我是真的一点儿也认不出他了!

那天的风还稍有凉意,哥哥的话便也随风断断续续飘来。他说春儿哥当初之所以调走全托了凤琴的福,原先为他们做媒的领导听了凤琴的哭诉,说春儿哥要回老家去,这儿跟农村的老家已没啥区别了,场子又穷泥巴又黏,日子怕也过不下去了……那领导听不得这些,忙将他们捞出了苦海,还将场部唯一的拖拉机承包给他。几年光景,春儿哥富了,凤琴却癔症了,终日精神恍惚,仿佛得了魔症。这就叫人费解了,想当初多大的事都没令这女人失常,大家就不由胡乱猜测……

我说春儿哥都混到这般光景,怎不回老家去?

哥哥嘎嘎地笑:依他的性子,若是能回,早就回了——怕是老家里也早没他熟识的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远  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远  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