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修玲
李修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881
  • 关注人气: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米 粥 记

(2009-03-11 12:39:4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米 粥 记

 

每天清晨,我总要穿过一条马路,去一个小吃摊前喝碗稀粥。那粥是大锅熬的,里面加了红豆,热气腾腾端上来,便是扑鼻的清香——我仿佛又嗅到了家乡浓郁的合家乐气氛。

起初我还是不愿在这家喝粥的,因那熬粥的老两口实在令我厌恶。粥熬得实在是好,那男人脾气却是古怪且容易发怒。他总是麻利地锅上一把锅下一把地忙活,记性还特别好,如谁要稀粥、煎饼或茶鸡蛋他总是记得一清二楚,并准确地按先来后到的顺序端送。

那妇人就相形见拙了,她身材高大却动作迟钝,面对如潮的顾客她总显得慌乱无措,她嘴里愉快地答应着顾客要的早点,当男人麻溜儿地将盛好的早点递给她时,她却又不知到底该端到哪里去。

男人就不由瞪起眼睛,如鼓眼的蛤蟆,片刻后便是一阵咆哮:干啥吃的你啊?咋就恁笨哪你?

妇人忙惶惶地将早点放在男人目光聚集的地方,并急急收拾着桌上的残碗剩筷。

收帐时妇人也是手忙脚乱,细细地问询顾客:刚吃的什么呀?

如客人如数报说,她还可以应对。却也有不愿多说的,只将钱递过去等着找零,妇人就显出一脸的茫然。

男人便头也不抬地冲妇人吼道:一碗稀饭一个饼子——脑袋被驴踢了么!

妇人就这样在男人高一声低一声的吼声里,急惶惶忙碌着,却没有一点儿想要发作的样子。有时我就想,那妇人多像磨道里拉磨的盲驴,在男人无形鞭子般的呦喝声里,她却还是干得铿镪有力。

有一阵子我就想寻别家的粥铺,不想再听那男人的聒噪。他总是破坏我清晨的好心情,落得一天的心情沉重。

可别的粥铺需走很长的路,这与我紧迫的时间有些抵触,就近的要么是照出人影儿的稀饭,要么就是粥熬得不够彻底,或没放那令我爱吃的红豆。

有一阵子我赌气在家用豆浆机打磨米豆稀糊,可喝起来总也找不到我想要的家乡那种合家乐气氛,倒凭空增添了西洋的味道来,这令我这爱怀旧的人是不能容忍的。

我不得不再去那家粥铺。

我冲那再次发脾气的男人说:老板啊,很早我就想跟你说了,你家的粥熬得的确不错,但你总这样大声吼叫——你总是令我想起我的父亲……我总怀疑母亲是被父亲气死的——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男人惊呆了,他望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随后的几日男人或许是记住了我的忠告,至少在我喝粥的时候他没再大声说话。

但有一阵子就没见到妇人为我盛粥了,听说那妇人病了。

再后来那妇人就死了。

男人独自忙碌着,可能是伤心的缘故,眼睛熬得彤红。短时间没营业吧,这天的生意显得冷清。不知出于何样的心情,我忽然可怜起面前的男人来。

我说:虽然你家女人有些笨拙,但也还是宝贝,失去了才知珍惜,未免有些晚了!

男人长叹一声说:其实这些道理我早就明白,可我们就是这样叮叮当当过了一辈子,习惯了,想着哪家不是这样呢,两口子嘛,想说啥就说啥!……没想到顾客会不习惯,你的话我听后明白了许多,想着夫妻间也该尊重不是?那阵子就忍着——可你不知道,我能忍,我家女人却不能忍,没了我的吼声,就像是没了支撑,没了支撑,就一病不起了……

我愕然,不想我不堪忍受的一席话竟导致这样的结果!

这不得不让我思考其实每个家庭一路走来都有一种赖以惯性的和谐。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总是对红豆熬成的大锅粥有着这么深厚的感情。

如果将生活比愉成一锅白粥的话,那么点缀其中的红豆,则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信念。

而人一旦没有了信念,只会忧郁而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的暇想
后一篇:姨 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的暇想
    后一篇 >姨 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