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年会,主持阅读分会场

(2009-11-04 06:48:23)
标签:

中图学会

年会

分会场

阅读

文化

分类: 会议

    3日下午,是年会分会场第一阶段,安排了5个分会场,本人主持第2分会场——“传统经典阅读与网络数字阅读”。

    对会场踏点时,点了座位数,是80个,心想足够,但真到会议开始时,前来分会场的代表源源不断,而这时里面早已满座,一再地加位置,还有人站着。分会场期间,詹福瑞理事长来听了一会,陈力副理事长听了大半场;超平教授、蒋弘主编都在场,并都提了问题。

    分会场会为上下两节,上半节是两个主题报告。阅读推广委员会主任吴晞馆长致词后,分会场正式开始。

    第一个报告人是北京大学图书馆的研究馆员、经典阅读推广委员会副主任姚伯岳先生, 先生从网络阅读和纸本阅读各自的特性说起,阐述了阅读对人类社会和个人发展的重要意思,比较了各种阅读的功能和利弊,从而提出了六种理想状态的阅读,而其中,特别推崇深阅读,而这种阅读,一般需要借助纸本。

    第二个报告人是上海图书馆数字图书馆研究所所长、网络与数字阅读委员会副主任刘炜博士。刘炜先生从古腾堡印制18042行本圣经的故事讲起,引伸出三个结论,①阅读与我们现在常识中的“图书”,并不总是天然地捆绑在一起。阅读的载体从泥版文书、甲骨、羊皮纸、纸莎草、竹简、帛书、金文、碑刻逐步演变。②新技术新载体的诞生一开始总是弱小的、丑陋的、不起眼的和不容易的,甚至是违法的;意义和价值总是后来才被发现或赋予的;③图书馆作为出版业的下游和知识的中介,可以生存,但要么告别阅读、要么告别图书。所以图书馆首先需要一种态度,如怎样积极探索数字化,如何主动寻找读者,还提出了六点点建议。

    每个报告后,与会者都提了很多问题,互动性很强。本人的感觉是两个报告都非常出彩,讲“经典阅读”的讲得很“经典”,讲“数字阅读”的讲得很“数字”。在主持的过程中,我把我的想法真实地告诉大家:我是不是选择赶紧学点什么手艺或者技能以便养家?还是做点什么让图书馆继续存在下去,以便保住饭碗?

    下半节是四个小报告,报告人分别是徐迅(贵州省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杨祖逵(扬州大学图书馆馆员)、吴慧华(上饶师范学院图书馆副研究馆员)、肖卫东(深圳图书馆数字图书馆服务部主任/副研究馆员),题目分别为:《阅读之经典与经典之阅读》、《经典文学阅读困境之分析——基于单一阐释模式下文化现象及对策》、《大学生网络阅读文化负效应及其教育路径》和《数字阅读方式与优势》。从题目上就可以看出,四个报告人也正好代表着两种不同的观点。

    因此,报告最后的互动环节,在回答了三位听众的提问后,我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阅读是个古老的话题,历史上文本已经发生过许多次重大变化。对文本的变化,图书馆从来都能够非常从容地适应这种变化,为什么这次数字化的变化,会使大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担忧。未来图书馆阅读推广的主要任务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这实际上引起了两种观点的PK,讨论很是热烈。其实,这个问题和环节是事先设计过的。

    这次分会场,最大的收获在于:两种观点并没有分出高下,但形成了共识:就阅读而言,需要各种载体、各种阅读方式,不能偏颇;读者的需求,决定了图书馆提供什么服务,但我们确实需要对现代数字技术有更多的关注,能够及时动用新技术、新平台,甚至开发新技术,引导更多的人养成阅读习惯,多读书、读好书,因为,“阅读与图书馆唇齿相依”(老槐语,见《今日阅读》今年第3期》),阅读推广是图书馆天然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年会,开幕式
后一篇:年会,闭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年会,开幕式
    后一篇 >年会,闭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