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快乐的行者
快乐的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54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儿(下集——第二十一章)

(2012-05-25 08:33:13)
标签:

雪儿

分类: 长篇小说《雪儿》连载

 

    回到成都,雪儿好像变了一个人,特别是在心理方面。同时雪儿对社会的适应能力也增强了,能感受到的幸福比过去更多也更丰富。生活压在她肩膀上的那些压力,伴随弟弟住进了北京301医院而轻松下来。过去所有的不愉快,都随雪儿心理上的这些变化而烟消云散。她不恨陈沉了,对李佳的看法也有了很大转变。她更能包容,对生活也有了更多的信心和憧憬。

    回到成都的第二天,也就是“5.1”小长假后的第一天,雪儿回到了公司。回公司她要做的惟一一件事情就是去经理那里辞职。她走到经理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年轻的经理正拿着一份策划书发着呆。

    看到雪儿进来,经理先前眉头紧锁的脸一下就云开雾散了:“美女你回来啦啊!好像你请假的时间比上班的时间还多哦!”一口成都话。

    雪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在雪儿难为情的时候,经理把手上那份策划书递给了她:

    “这就是他们搞策划的人弄出来的东西!雪儿,你看看,你从非专业的角度看看,这个策划书的可操作性有多少?”

    “经理,你搞错了没有?我一点不懂!”

    “所以才叫你从非专业的角度随便看看嘛。那个写策划书的人还没有回来。他‘5.1’节结婚,现在正在外面度蜜月。”

    雪儿本来是为辞职而来,不想节外生枝又多了一样事情。想想自己,在这个公司也没有具体干过什么事情,就接了那份策划书,把辞职的话题先藏了起来。

    接下来的三天,雪儿都在消化那份策划书。她一遍遍反复看,每看一遍都有新的收获,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学习。更加上人处在愉快兴奋的那个阶段,会变得更加聪明,智慧的灵感也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雪儿一边看那份策划书一边想自己的观点,不懂的东西又上网查阅,越看发现策划书上的问题越多,于是就一项项把这些问题都写了下来。

    第四天早上,她把这些建议整理好,附在策划书后面一并交给了经理。当天下班前,雪儿就被经理叫了过去。

    “我看过了,仔细看了。你觉得你写的这些适用不?要知道,别人是学策划专业的哦。”

    雪儿脸上一红,很后悔自己的坦诚和热情。心想,人家只是叫你随便看看,你为什么那样多事,去提什么修改建议嘛!便对经理说:“经理叫我看,我就看了,觉得不合适的地方就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符不符合教科书要求我不知道,反正我感觉这样去做了效果会好一些。”经理听出了问题,想岔话进来,但雪儿不让:“你听我说完。我说那些话确实是犯忌的。你想想,我有什么资格在背后修改别人的意见呢?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不过是一个门外汉,但是我还是说了,因为是你叫我那样做的。我拿你的钱,不说真话我觉得对不起你。经理,这些意见不管多么幼稚,但都是我经过思考后写出来的。”

    经理掉进了自己的幽默陷阱,雪儿连珠炮一样又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让他脸上笑都冻僵了一般。

    “经理,不管是该不该说的,但我都说了。我还要给你说,当我把这些话说给你以后,我就要辞职了!”

    “辞职?雪儿你误解了我!”经理走过去给雪儿倒了一杯水:“你真的误解我了!我说话的意思完全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样子。你工作很认真,这是大家都认可的。我实话说给你,那份策划书很粗糙,里面有不少问题,而你提出来的建议很多都是合情合理的,非常人性化,不像是一个门外汉弄得出来的。雪儿,我是高兴了才卖了个关子,没有一开始就把这些话说出来,结果你就误解了。”

    经理的话很真诚,听了他的话,雪儿脸上就渐渐涌起了歉意的笑容来。

    “我还想告诉你,我想把你从办公室换到设计部去,去做一个项目主管助理。”

    “我没有学过那些,敢提出建议完全凭的是胆子大。经理真的要叫我把它当职业来做,恐怕我什么都做不了了。”

    “有的人,学了当没有学;有的人,没有学但自身就带,是灵魂里自有的东西。比如说你,大脑里好像有个智慧的仓库一样!”

    “谢谢经理夸奖,但我真的要走。我弟弟在北京治病,我必须要到北京去。”

    经理停顿了几秒钟,建议道:“这样好了,我都不好意思给你提钱的事情。这样吧,你的月薪一步到位,从2600元加到6000元。”

    “谢谢经理的豪爽和热情,但是我要离开成都真不是为了这个,因为我必须去北京。”

    “我相信。你实在要走我也留你不住,可是我想给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多做几天,就算是帮我的忙,等这期策划通过了再说,好不好?”

    雪儿没有理由再推辞了。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雪儿打电话给龙辉,说明自己暂时不能到北京的原因。龙辉虽然不满意,还是表示了对雪儿的理解。但龙辉对雪儿提出了一个要求:她不能再回到那个出租屋里去了。

    下班前,龙辉打电话告诉雪儿,已经在雪儿公司附近一个叫“锦鹏”的酒店为她订了一个套房,让她今天就搬进去。雪儿对龙辉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特别是他的消费能力,因此接受了龙辉的安排。电话上龙辉还告诉雪儿,说她弟弟雪冬生在301医院很好,她父亲雪航就住在301医院旁边一个宾馆里,照顾他的儿子。

    其实这些情况雪儿已经从父亲电话里知道了,不过由龙辉说出来,她还是特别地感动,因为这些话里面就包含了爱。

    当天晚上,雪儿到了那个叫“锦鹏”的五星级酒店。按照龙辉说的,她用身份证就领到了那个套房的钥匙。但是,套房的舒适程度和卓越的空间,让她无法适应。到服务总台打听,价格贵得实在惊人。雪儿没有征求龙辉的意见,从第二天开始,就把这个套房换成了一个单间。尽管只是单间,就算她一个月有6000元收入也不够买单,但比起那个套房来,已经可以让她接受了。

 

    五月的晚上,成都的天气不冷不热。冲凉出来,只穿了身睡衣的雪儿抱了一本书,窝在沙发里看。正看得入神,手机振铃响了起来。这个手机号好熟悉,是谁的呢?当雪儿想起这是谁的电话时,脸忽地一下被热血灌得通红,心脏也不听话,狂乱地跳着。

    给雪儿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一直在躲避的陈沉。

    天!怎么会是他呢?接吗?不接吗?时间要是回溯到一个月前,雪儿恐怕是能原谅他的,因为过去那件沉重打击过她的事情现在在她心里已经释然了。一个月来,雪儿渐渐地算是看明白了一些事情:如今社会上很多成功了的人,他们的生活都过得不算是个样子,不能全怪他们,这是社会进入到拜金时代的产物,也是她雪儿改变不了的事实。她已经原谅了两个月前,陈沉拉李佳到他房间里的那件事情。但是面对陈沉突然到来的电话,她能怎么办呢?时间是不可以回转的啊!生活中已经有了龙辉,她还能回到陈沉身边吗?

    雪儿把电话压在松软的被子底下,让振铃的声音自生自灭。

    她继续捧起书来,但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这样坚持了几分钟,振铃的声音又在被子底下传出来,很固执。当手机第三次传来振铃的声音时,雪儿拿起了电话:

   ……

    “雪儿!雪儿是你吗?你说话啊我是陈沉!”陈沉不知道,刚刚听到他的声音,远在300多公里外的雪儿就已经泪流满面了。“雪儿,你在哪里?你在成都!你的电话是成都的。你把我找疯了啊你!”

    “对不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陈沉!都结束了……

    “你在成都哪个地方?我马上开车过来!马上就来!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雪儿抽泣的声音传到陈沉耳朵里。

    “雪儿,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相信我雪儿,你就是有再大的困难,我不惜一切也要帮助你!你不知道,两个月来,我都不晓得我还是不是一个人了!现在,我对人生也想通了,对什么都无所谓了,只要你回来——”陈沉也说不下去了,声音有点变调。

    自从雪儿悄悄离开重庆以后,陈沉无数次找过她,但没有一次打通过雪儿的电话。找不到雪儿,陈沉几次去了雪儿的家,还把她父亲的电话号码要了过来。他相信,只要有她父亲的电话,就一定能找到她。半个月前,陈沉又一次去了雪儿在璧山县丹凤乡的家,发现雪儿的家已经人去楼空。附近村民告诉陈沉,雪航两天前已经带着白血病的儿子去了北京。之后他又多次打电话给雪儿的父亲,打听雪儿的情况,但都没有结果。刚才,就在十分钟前,雪航终于坚持不住,就把雪儿在成都的新手机号码告诉了陈沉。父亲雪航是一个敦厚的农民,他知道,儿子生病住院,几次都是陈沉和陈沉家的力量帮助了他们,所以内心一直对陈沉充满感激。这次儿子能到北京治病,雪航也误以为是陈沉帮助的结果,所以就忍不住把女儿的电话告诉了他。放下电话,陈沉就把电话打给了雪儿:

    “雪儿,你为什么要突然离开我?”两个月来陈沉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甚至也想到了雪儿离开他的真正原因,因为就是那次在家里和李佳疯狂爱过以后他就再没有看见雪儿了,并且这样的猜疑有时候在他爷爷含愤的片言只语中也得到过印证,因而对雪儿说道:“雪儿,难道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即使出现过那样的事情也请你原谅我,毕竟都过去了。我爱你才是真的!”陈沉说完长长地舒了口气。

   ……”雪儿听着手机却没有说话。她已经原谅了他,然而,两个月前不堪入目的那一幕和她还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过去了啊!

    两个人拿着电话都开不了口,都在那里心痛。最后还是陈沉打破了沉寂:“雪儿,我知道冬生去北京治病了。都怪我,没有想到送他去大医院。”

    “陈沉,请你、请你不要再说了!”雪儿伤心欲绝。提起弟弟的病,她就感到对不起陈沉:“陈沉,我——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能回到你身边了!请你不要问原因!我很感激你,但也请你忘掉我,让我们都得到解脱好吗?”

    “为什么为什么?才60多天啦!雪儿,你不在的这些时候我只能想象你又去高原旅行了,只有这样,才能安慰我的孤单,才能让我狂躁的心安静下来。雪儿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生活还有什么意思?我的‘红云小区’基本全都卖空了,这是我一生中赚到的最大一笔钱。现在,我一个人拿着它们有什么用?你回来吧,我们把雪冬生送到全世界最好的医院去,相信我,我有能力还给你一个健康的弟弟!”

    “不——陈沉,一切都不可能了。我真的很感激你!也很感激你的父亲,可是我找不到拿什么来报答你们!”

    “我不需要报答,雪儿你知道我就需要你!只要你回来,我的世界才是完美的,我的人生才会有目标!”

    电话这头,雪儿不再说话,只留下一些细碎、悲切的声音。

    “雪儿,你听我说,我们把手上的钱再拿去做一个楼盘。这个楼盘我们共同做,环境打造成你喜欢的高原形状。只要你回来,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陈沉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电话里出现了盲音。雪儿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雪儿挂断电话后又关掉手机,倒在洁白柔软的被子上恸哭起来。哭累了就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夜晚的气温一点点降下来,把她的身体冻得冰凉……

 

    五月的高原,刚才还是朗朗的阳光,一团乌云飘过来,就落雪了。

    雪儿背着行囊,找不到躲避风雪的地方。透过雪天,孤独的她看见远方有一团阳光,那团阳光穿过密集的云层照射到草地上,很温暖。但无论雪儿怎样奔跑,那束阳光始终在她前面。雪儿跑啊跑啊,跑丢了背包,跑丢了鞋子,甚至身上的衣服都跑丢了,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睡衣。

    雪儿朝着那束阳光在雪地上奔跑,跑着跑着,那束阳光就不见了。在阳光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雪儿奋不顾身冲了过去,躲在石头后面。有了这块石头,雪儿冰凉的身体开始一点点暖和过来。可就在这时,石头移动了起来,开始变小,滚到了一边,然后突然转身冲向雪儿,并且开口叫喊着雪儿的名字。雪儿大吃一惊,以为鬼怪。定睛一看,这块石头原来是一个人——陈沉。陈沉张开双臂冲向雪儿。已经被冻僵了的雪儿站在那里,等待那双温暖的臂膀。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浑身披着细小鳞甲的人。这个人银白、纤细,像极了长江里的刀鱼。这个人迎面冲向陈沉,嘴里数着“一、二、三——”一边数鱼肚子上一边裂开一道口子,从口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手里还攥着一把枪,枪口正好对着陈沉的脑袋。随着鱼人“三”的声音响起,“砰”地一声,一颗会开花的子弹射了出去。顿时,陈沉的脑袋像西瓜那样爆炸开来。

雪儿大声叫喊道:“陈沉快跑!”

    “砰砰”又是两枪,陈沉重新化成石头的身体也被炸开,在高原上化成飞舞的雪花……

 

    “陈沉——”“锦鹏”酒店里,雪儿在自己的惊愕声中醒来。她睁开眼睛,发现都市的夜晚已经很深了。刚才那个噩梦吓住了她,噩梦中的惨叫声还回荡在她耳朵里。身上没有盖被子,雪儿感到浑身冰凉。正当雪儿往身上盖被子的时候,“砰砰”又是两声,有人在敲门,雪儿吓了一跳。她从床上爬起来,这个声音又响了,这才发现,敲门的声音好像刚才梦里的枪声啊。

    “谁呀?”雪儿怕兮兮的声音。

    “我啊。雪儿开门!”

    天啦,雪儿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不是在梦境里。龙辉,他怎么会出现在半夜里的成都呢?雪儿来不及穿上鞋,她跳下床跑到门后从猫眼里看清楚了龙辉后,开了反锁的门。

    龙辉进来,看见雪儿脸上怯怯的样子:“怎么了雪儿,你的电话也关机了。”

    “对不起!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吓怕了!”说完就扑进了龙辉怀抱。

    因为龙辉要去欧洲一趟,特地到成都来看雪儿。

 

    第二天,雪儿去换了一个手机号码。这个号码知道的人就更少了,除了家人,雪儿只告诉了她在晶晶公司最好的姐妹飞雁。雪儿为什么急匆匆更换电话号码,龙辉不解,雪儿也不解释。后来龙辉猜到了是因为陈沉,就更加爱她了。

    “对了,雪儿,你还记得那幅叫《山居幽静图》的画儿吗?”

    “知道。印象太深了,怎么会不记得呢?”

    “喜欢吗?我把它买下来送给你!”

    “如果是为了我,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并不喜欢那样昂贵的东西!对了,我一直想问你,那天的拍卖会你怎么能叫人家突然停下来呢?”

    “当时有些冲动。因为有你在身边看着,我不能输掉。”

    “想不到你们也要讲面子。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放弃吧,即使再富有,也应该遵循游戏规则,否则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呢?”

    龙辉看着雪儿的眼睛:“放弃?真是一幅绝世珍品啊!”

    “再珍贵也应该放弃,只有这样才是公平的,才能挽回拍卖会上你的过激行为。”

    “好,我接受。《山居幽静图》我不要了。明天我要去欧洲,你也应该早点去北京,你老呆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但是不管龙辉怎样动员,现在的雪儿并不着急去北京了。

    雪儿不想去北京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龙辉太富有。她不想依赖于他,她想要靠自己的劳动来体现自身的价值和赢来别人、特别是龙辉对她的尊重。龙辉知道雪儿的想法后,便打消了急于叫雪儿上北京的想法,暂时让她留在成都。

    龙辉离开成都后,雪儿把精力都放到了公司的事情上,不仅工作做得好,和同事相处也融洽。没有人嫉妒这个美丽年轻的女人,大家的友好让她在川西平原找到了家乡一样的亲切感。而对于好动的龙辉来说,雪儿不在身边,更增加了他好动的热情。每当想雪儿了,他就会出现在成都。刚刚从欧洲回来,龙辉首先就来了成都。雪儿开玩笑笑他,说龙辉坐飞机简直就像打出租车一样:

    “你累不累呀?”

    “不累!能见到我的雪儿再累也不累!”说完龙辉张着嘴打了一个哈欠。

    “骗子!”雪儿娇嗔道。

    “好久我带你到我家里去。”龙辉说。

    “不去。你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关于你的家。”

    “小气鬼!”

    “或许你根本就不想告诉我。”雪儿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其实鬼得很。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听见你的朋友叫过你,没有听见他们叫你老总、叫你董事长或者是叫你大哥叔叔,我从来都没有听见过。他们为你做事情,但就是不称呼你。你姓什么?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吗?好奇怪!有时候我甚至在怀疑,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我才叫你‘龙辉’啊!龙辉,你那样神秘,真的就像是一个骗子!假如真的你是一个骗子,走到今天我也就只好认命了……”雪儿说不下去了,泪水已经包在了她的眼眶里。

    “雪儿,即使我骗了天下所有的人也不会欺骗你!相信我吧!过去我对生活是有些玩世不恭。我不喜欢循规蹈矩,不喜欢做别人让我做的事情,我喜欢自由、喜欢行走天下寻找刺激。我妻子为什么要离开我?她说我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龙辉说到这里,起身来到雪儿面前,单腿跪了下去,去给雪儿擦拭滚落下来的泪水:“雪儿啊,你哪里知道呢,自从我认识你之后,感觉你就是一块强大的磁场,把我从灵魂颠倒的漩涡中拯救了出来。现在我还能说什么呢?有些事情我现在也不想告诉你,今后你到了我的家,就什么都会知道的。这样吧,这次你就跟我回北京!你想知道的全都会知道的。”

    “不去。等哪天我们成了夫妻,才去!”雪儿说完,伸出双臂从乳黄色的地毯上将龙辉扶了起来。

 

    三天后的傍晚,雪儿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丁丁发过来的:

    “你换了手机号也不告诉我我找到晶晶公司再找到飞雁才拿到了你的手机号我已经到了你们的成都丁丁”。丁丁发短信依然不习惯使用标点符号。

    读丁丁的短信很累,但刚刚读完雪儿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因为这个无数次想到过的人此时就在成都、就在她身边。雪儿说不出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她回答丁丁的短信内容,依然是那样的镇静:

    “我的哥哥你白痴啊!重庆在15年前就已经不是成都的了!”

    “忘记重庆直辖市了啊你能不能来一趟成都啊真的有点想老弟了”

    “我也是。好想我们能够在一起喝杯茶,在一起说说高原。丁丁你在成都什么地方?”

    “锦江宾馆”

    “好。我半小时赶到!”

    “别开玩笑了雪儿你坐火箭也赶不来”

    “你等倒嘛!我尽快赶来!”写完最后这几个字,雪儿的手开始发抖了。

    去年7月,雪儿一个人在藏北高原迷路的那个傍晚,正是因为丁丁才让她安全度过了一个恐怖的夜晚。同时也是因为丁丁的粗心,让女扮男装的雪儿没有被发现,乃至在以后的时间里,两个人依照分手前的约定:只写短信不通电话,直到今天。

    从高原回来后,丁丁开始厌倦漂泊的生活,开始跟着父亲学习管理公司。现在负责公司里的销售工作和对外贸易工作。这次来成都,就是因为和成都一家汽车制造公司的业务往来。想到成都离雪儿所在的重庆不远,丁丁就打电话找雪儿,但怎么都联系不上。最后他想到了飞雁,因为飞雁曾经给他寄过一份《重庆晚报》,那份报纸上有雪儿写的《我和高原有个约定》的文章。就这样,丁丁通过114查号台找到了晶晶公司,又找到了飞雁。想到雪儿一个人在外面的辛苦,飞雁毫不犹豫就把雪儿最新的号码告诉了丁丁。飞雁不知道龙辉,她希望丁丁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雪儿面前,去拯救她,去延续他们在高原上没有捅破的那个缘分。所以当她把雪儿的电话告诉丁丁的时候还对他说,你去找雪儿,雪儿一定会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

 

    雪儿结束和丁丁的短信对话后,跑到盥洗间照了照镜子。在镜子中,她在努力寻找去年高原上那个一头短发的雪儿,遗憾的是一点影子也找不到了。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好大的变化,不仅头发长了,肌肤也白过来了,就连衣服也是龙辉陪她出去买的。过去的雪儿不在了。想到这些,雪儿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越来越红,她激动,她羞愧,她感慨时间的力量,还不到一年啊,时间就把她锻打得不像妈妈的女儿了。

    雪儿出了盥洗间,急匆匆离开了“锦鹏”酒店。路上,高原上的一些事情不断从记忆中跳出来。雪儿想起了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高原上那朵红颜色的“花”带给她的希望,那朵“花”就是丁丁红颜色的帐篷。有了那顶帐篷,雪儿才安然度过了她自己没有力量掌控的夜晚。雪儿还想到了半夜里的那场特大暴雨,想到了在狭小的帐篷里,丁丁骑在她身上掀开帐篷上那面小窗观察外部环境时的紧张。雪儿还想到了第二天,当她从树林里钻出来,看见丁丁透过初升的太阳撒尿时的那幅图画……雪儿的脸滚烫起来。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她老是想到那些让心躁动的事情?难道她还爱着那个男人吗?不啊,当时错过了机会,缘分就算尽了啊。

    雪儿把头努力靠近车窗,让风给发烫的脸降温。

    载着雪儿的出租车,缓慢停在锦江宾馆。走进大厅,雪儿看到城市里的街灯正次第点燃。那些橘红色的灯光穿透宾馆硕大的玻璃墙,飘飘忽忽悬挂在半空,仿佛要与西边尚未褪尽的云彩媲美似的。

    雪儿在大厅里站了一会跟着就走了出来,站到锦江宾馆外面,看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匆匆忙忙回家的人。她站在那里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就告诉丁丁自己来了?她需要留一点时间给自己做些准备。

    又过了一些时间,雪儿才给丁丁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她已经到了大厅。之后的雪儿就在那里等,等那张脸上的胡须像一堆乱草一样的人出现。

 

    成都的锦江宾馆是中国西部第一个五星级酒店,到今天,它的建筑外形虽然显得落伍,但内部装潢倒也气派堂皇。坐在沙发上等丁丁的雪儿,看见一群老外拖着行李箱,在翻译带引下,鱼贯进入锦江宾馆。同时,丁丁也从服务总台旁边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张望。他看见雪儿的时候,雪儿也看见了他,但是雪儿已经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因为她记忆里的丁丁一身黢黑,脸上还长满乱蓬蓬的胡子,而眼前这个人不怎么黑了,脸上青幽幽的干净。而对丁丁来说,他更不认识雪儿,因为在高原上认识的雪儿是一个男人。

    丁丁在大厅里转了一大圈,然后走出大厅又倒回来。雪儿躲在那里观察那个急于寻找人的人,越看他他就越像丁丁,只要在他脸上贴上一些胡子,那就是他!

    眼前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得让雪儿感到亲切就在身边,陌生得又让她害怕站到他面前去。是他吗?该怎样和他说话?该怎样给他解释高原上的那个“兄弟”。雪儿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她想喊他,又怕开口。

    在大厅里转了几圈后,雪儿看见丁丁掏出了手机。他刚刚拨打电话,雪儿这边的手机就响了。尽管大厅闹哄哄的,但雪儿手机的声音一下子就把丁丁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丁丁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美丽女人,有些疑惑。她的手机响了但为什么不去接听?为什么她的手机要应答他的呼叫?感到奇怪的丁丁就朝这个人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雪儿也肯定了,朝她走来的这个人一定是丁丁。近了,更近了。“啊,是他!真的是他!天啦,没有胡子的丁丁看上去更年轻也更帅。他已经快走到我跟前了,我该怎么办呢?”慌乱中雪儿悄悄摁掉了手机,但已经来不及了。

    丁丁站到了雪儿面前,眼睛使劲地看她,然后才开始说话:

    “你是雪儿的女朋友?”

    雪儿站起来,满脸通红。她站在丁丁面前开不了口,但瑟瑟发抖的身体已经告诉了丁丁,这个人很紧张。

    “我找雪儿,他的手机在你手上?”

    “我就是雪儿!”雪儿小声回答丁丁,说完就坐了回去。她已经没有力气站在那里了。

    “开什么玩笑?我找的是我的朋友。你是雪儿的朋友吧?他躲在哪里?叫他快点出来!”丁丁说完脸上挂起了笑容。他以为雪儿故意要躲他一会儿呢。

    雪儿再次站起来。她站在丁丁面前,在大厅明亮的灯光照耀下,眼睛羞涩而妩媚。这双眼睛丁丁在那里见到过。对,是在藏北高原,在雪儿用魔术头巾把脸蒙上以后,露出来的就是这双眼睛。

    “是你吗?”丁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雪儿——去年在高原上你帮助过的人!”

    “真的会是你吗?雪儿!”

    雪儿低下了头。

    “你这个骗子!”丁丁说着就张开了双臂扑向雪儿。雪儿没有配合,站在原地双手弯曲着抱在胸前,想把自己和丁丁分隔开来,但丁丁有力的双臂已经将她整个的人都抱到了空中,在那里转圈,嘴里还发出一连串激动的声音,这些声音引来了那群老外和所有经过大厅的人的目光。

    “大家都看着我们呢!你赶快放下我!”

    丁丁放下雪儿:“这是真的吗?”

    雪儿睨了丁丁一眼,变声像当初在高原上那样对他说:“难道你还想被骗啊?当初女扮男装,还不是怕你是个坏人。现在我还像那个‘兄弟’吗?”

    “哈哈——”丁丁听出了去年雪儿的声音,“可是现在一点也看不出来!你完全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妹妹!”

    雪儿清了一下喉咙,把声音变了回来:“要不是你刚才打电话,我也不敢认你了!你的胡子哪里去了?”她盯着丁丁青幽幽亮光光的腮帮子。

    “剃了。”

    雪儿很高兴看到丁丁的变化,很高兴丁丁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当初丁丁正是因为流浪才蓄起了长胡子,而今他的生活变了,胡子也不在了。

    “丁丁,看到你挺充实的,真为你高兴啊!你把胡子剃掉了更帅了!”

    丁丁摸着腮帮子:“不方便就剃了嘛。本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到了成都,没想到你也在成都,而且魔术般变成了一个妹妹!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啊!你的好朋友飞雁说的话。”

    “是啊,生活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两个人并肩穿过大厅,走到电梯里。他们默视着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毫不顾忌其他人的存在。

    走进丁丁房间,丁丁几步抢过去,收拾乱糟糟的床,然后转过身来,招呼雪儿坐。待雪儿坐下后,又忙着去给她拿荔枝、倒开水。看丁丁那样不自在,雪儿请丁丁出去吃成都的火锅,于是两个人就离开了锦江宾馆。

    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把丁丁送到宾馆门口雪儿就要回去了,但丁丁不让,因为明天一早他就要走了,所以他还想和雪儿多呆一会儿。于是两个人又回到了丁丁房间。

    再次回来,情况仿佛有了一些改变,两个更加熟悉的人反倒变得愈加陌生了,甚至都找不到话题来说。为了打破这种尴尬,雪儿起身去了盥洗间。因为喝了些啤酒,雪儿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太不好意思了,都喝得有些过量了!”

    丁丁跟在雪儿身后过来,站在盥洗间门口,从镜子里看到了雪儿脸上浸着一层流动的红:

    “好美啊雪儿!你说世界上还有没有比我更傻的人了?过去我竟然一直把你当成一个男人!”说完丁丁就走了上去。他拉过雪儿的手,雪儿想抽回去,但没有成功。丁丁很细心地在雪儿嫩滑的手臂上抚摸:“是你吗?雪儿,我真的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还不等雪儿回答,丁丁已经伸出手臂将雪儿拥抱在了怀里。雪儿被丁丁抱着,感受到了他激越的身体。她想挣脱,丁丁不仅不让,还低下了头,开始亲吻她。

    时间就这样停止了,世界只属于他们两个人。雪儿不再拒绝,她惟一的感觉就是情感的时钟在猛烈地跳动着。在这股激流中,他们被幸福的小船推着,劈波斩浪。

    丁丁将雪儿从盥洗间抱出来放到床上,然后将自己压在了雪儿身体上。

    “丁丁,不——”

    丁丁吻着雪儿,不让她往下说。

    丁丁被蒙骗已久的感情突然被释放出来,让他的吻既充满了亲密又是那样的热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雪儿很清楚也很期待了,可是想到龙辉,她还是使劲把丁丁的头推开了:

    “丁丁,我们不能这样!我已经是别人的人了!”

    听到雪儿的话,丁丁已经伸到雪儿腰间的手又缩了回来。丁丁爱情的火焰终于缴械给了雪儿的理智,但他依然倒在雪儿身体上;他的吻虽然减轻了力量,但依旧和雪儿的嘴唇缠绵在一起。

    他爱雪儿,自从几个小时前发现雪儿是个女人后他就疯狂地爱着她了。去年夏天在藏北高原,他们的邂逅为今天埋下了一段虽然难以为继但依然可以演变为一场天翻地覆的爱。当初要不是雪儿女扮男装,要不是丁丁的粗心,或许他们早在高原就犯下了生活的原罪,也或许雪儿早就成为了自己的新娘。然而一切都太晚了,他曾经收留过的那个女人、那个和他共同居住过一个夜晚的美丽女人,终于不属于自己。但是丁丁对这个女人的爱,却在时间的流动中,在他恋恋不舍的亲吻下变得越来越奔腾和激荡,乃至不可收拾。他要用这样的热情来回报高原上的那段情缘,他要用深情的吻来表达对雪儿的爱。

    这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夜晚,也是一个让丁丁和雪儿都刻骨铭心的夜晚。丁丁最大的希望就是让时间定格在这个美妙的时刻,让他和雪儿永远这样不离不分。

    渐渐地,雪儿的身体开始失去了力量。丁丁一边吻着雪儿,一边去解雪儿的衣服。雪儿没有拒绝,因为她已经无法动弹了,她感到自己已经飞到了天空中,感到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迫切需要有一个人强有力地将她的身体固定住,而这个人就应该是丁丁。此刻,无论丁丁对她做什么,她都不再抗拒,她已经把自己交给了丁丁,接受了他的亲吻、爱抚,接受他给她的温存和最美好的记忆。雪儿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心却猛烈地跳着,她不能呼吸,不能说话,只感到了幸福,只希望这样的幸福快点快点抵达灵魂的深处。

    丁丁解开了雪儿的衣裳。当雪儿一对雪白的乳房出现在丁丁眼前的时候,他感到这个世界太美好了,从来都没有过的美好感觉。房间里柔柔的光线照着,雪儿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彩光。丁丁恨不得把雪儿吞进肚子,永久拥有。

    丁丁把头埋到了雪儿的胸膛上,感到自己就要死了。

    雪儿醉倒在了梦境里。

    梦境里的雪儿感到自己真的飘了起来,因为身体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重力。丁丁已经从雪儿身上滑了下来。

    他把雪儿从床上抱起来,让她蜷缩在自己的怀抱里。丁丁看着雪儿的身体,她的身体多么像他在高原上看见过的那些奇妙的山峰啊!高原的早晨,云从草地上升腾起来,仿佛理解那些裸露着的山峰的羞涩,便跑过来,把它们掩盖了。丁丁伸出手,给雪儿扣好了衣裳。

    他抱着她,让时间一点点消褪自己的爱。

    为了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的女人,丁丁用理智战胜了情感,虽然极其痛苦…… 

 

                          我收藏的文章分割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