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快乐的行者
快乐的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20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儿(上集——第一章)

(2011-11-16 18:54:35)
标签:

雪儿

分类: 长篇小说《雪儿》连载

    

简介 

   

    一次充满传奇色彩的旅行,一次女扮男妆的奇遇,一个动人的女人,以她的健康、青春,以她的善良和美貌征服了一个神秘的男人,但她的旅途还没到终点……

    这是一部情节简单、充满新鲜感和神秘感的长篇小说。小说通过女主人公雪儿的一次旅行,带出一连串生动、惊险而奇妙的故事。这些故事挑战了我们的人性和道德。

     

 

 

 

 

 

上  集 

 

  

第一章

 

1.迷路

 

    七月的藏北,下午三点后太阳仿佛急于回家一样,加快了它西行的脚步。中午炙热的阳光,这个时候给人温暖和舒适的感觉。

    孤独行走于高原的雪儿撩开捂在脸上的魔术头巾,接受妩媚的阳光和高原清新的气息,但这些并不能带着给她愉快,相反,一缕源于孤单的紧张正伴随天空西去的太阳在她体内迅速蔓延。

    这片土地在西藏那曲地区,处于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之间,平均海拔在4450米以上,是一块除了探险者就不会引起外人兴趣的土地。处境艰难的时候,雪儿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前面,她期望出现一个能够容纳自己留宿的空间,哪怕仅仅是牧民游牧时临时搭建的一间小木屋。但一路走下来,失望后面还是失望,惟一的希望就是不断往前。雪儿鼓励自己:只要不停下来,时间会缩短距离。但是目标呢?目标都没有,缩短的这个距离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高海拔地区,看不见一棵树,四周光秃的山峦一个连一个。它们在雪儿眼前呈现出一道道无穷尽的曲线。太难走了。

    脚下稀疏的野草在高原迟到的春风吹拂下,星星点点拱出干涩粗糙、布满小石块的土地,铺展开去在远山成为一抹黄绿色,带给雪儿一丝希望。

    该朝哪个方向走?往北还是往南?这些简单的问题在雪儿几天前把指南针弄丢后,就像一道难题,跳出来考验着她的意志和神经。

    藏北高原因为独特的地理条件,被称为高原上的高原。一般旅行者很难选择到这里来。雪儿因为心中有一个梦,她来了,但刚刚走到无人区边缘就迷失了方向。

    前方,该往哪里去?雪儿害怕一头撞进无人区。一个人进入无人区就别想活着出来。雪儿停了下来,感觉暖暖的风从耳边吹过。除了风声,世界一片寂静。天高云低,平常很喜欢它,此刻因为身处危险境地让她害怕起来。

    泪水浸满眼眶,她继续朝东走,就是追着自己的影子走。早上从藏族大妈尼玛拉桑家里出来时,老人曾跟她说过一直往东就不会进入无人区。但是,中午太阳罩在头顶的时候,她非常怀疑自己在那个时候已经走偏了方向。是啊,最容易出现错误的时间就在正午。尼玛拉桑说过只要走大半天就可以走到下一个寨子,但现在她已经走了大半天,眼前什么都看不见,更困难的是现在她该往哪个方向走都没有了主意。雪儿被自己吓得浑身冒出汗来。孤立无援时,她继续选择了东方,让自己的影子牵着自己,希望它把自己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荒野里,雪儿背负包裹的身影显得渺小而孤单。脚下没有路,干燥的土地上一小团一小团的烟尘在她脚尖下升起。力不从心的雪儿就这样坚持着又走了两个小时,依然没有看见那个藏族村寨。

    宽大的背包带勒在雪儿肩头,她感到颈子僵硬快失去知觉。从自己越来越长的影子望出去,在空旷至极的远方——雪儿行进的正前方,一座山峰兀立而起,上面皑皑白雪被阳光照着,熠熠生辉。雪山看起来很近,但要走到那里不知道要多少几天时间。雪儿迎面对着它,表明她确实迷失了方向,因为终年积雪的山峰下根本不可能有人居住。而更可怕的是她的体力已严重透支,生病的前兆变成许多机体信号传递出来。这是她进西藏35天来从未有过的反应,更加糟糕的是,她的医药包随指南针一起不知道在哪里弄丢了。

    雪儿开始反省自己的高原之行,但眼前她最迫切的还是希望碰上一个人,哪怕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她相信,在自己不可能战胜的自然环境中,只要是同类就能带给她安慰和力量。

 

    一辆汽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在雪儿身边疾驰而过,几道贪恋的目光在与她擦身而过时,火辣辣地投到她身上……

    这是她熟悉的生活,但是与高原无关。

 

    雪儿身体虚弱后出现的幻觉,给了她一些安慰。幻觉消失后,她鼓励自己就是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坚持着走。雪儿开始修正自己的路线,稍稍偏离那座雪山往北行走,就是沿着低缓的下坡走。她把最后的赌注押在了这次选择上。

    看见自己映在地上的影子越变越长,很纤弱的样子,雪儿就想哭。她担心自己要死在这里了,死在她热爱的这片土地上了。

    脚步比先前更显踉跄,干燥的黄尘一个接一个在她脚下飞起来又迅速被风吹散。害怕自己突然就这样跌倒下去,雪儿放下肩上沉甸甸的背包,坐在草地沙石上。

    迅疾的风开始变凉了,吹在她汗涔涔的后背上,雪儿打了个寒噤。她坐回到背包前面,用它暖烘烘的温度温暖身子。她困了,但她知道在这种环境和身体条件下绝不能睡觉,她只想闭一会儿眼睛,但她马上又强打起精神来。“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得赶快找到落脚地。”她安慰自己,找到那个寨子后就不再一个人走了,至少也要在当地找一个人当向导。可是她更想马上、立刻回到重庆,回到她平常熟悉的生活中。

 

    雪儿倒在草地上,一种疲劳后的舒服感袭满全身,但她又强迫自己站起来,因为不起来就意味着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从草地上爬起来的雪儿,显得更加渺小。在高原湛蓝的天空下,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些荒峦的地方消耗了一天中大半宝贵的光阴,如果前面再碰不上藏民,她该怎么办?

    这次来西藏前,有人曾警告过她,一个人不能走进藏北无人区,即使像她说的那样,去无人区边缘地带也不行,也应该在当地找个藏族人做向导。但因为从小生活在农村,走夜路、蹚坟地,练就了雪儿过人的胆量,但现在她开始否定自己了。

    高原上的湿气渐渐从地下升起来,水蒸气聚集在天空中,形成千姿百态的奇异云彩,它们像一张彩色的网,把雪儿紧紧网起来,让她在美丽中绝望。

    高原寂静无声。一股迅疾的风吹来,飕飕地响在雪儿耳边,把雪儿吃力的喘息声和脚下踢着小石头发出来的疲惫声淹没。

    雪儿想呕吐。

    “不能病!至少现在不能病!”

    体内有股力量通过血脉传遍雪儿全身,让她变得坚强起来。她告诉自己保持平静,绝不能就这样把自己年轻的生命简单地交给命运,但眼前她更需要的是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休息。

    雪儿再次把自己放倒在草地上,并把双肩从背包带上退了出来,翻过身子平躺在那里,然后闭上了眼睛。她感觉这样很舒服,就像躺在温暖的床上。

    迷迷糊糊中,雪儿听见有人朝她走来:

    “你是谁呀?”

    我叫雪儿!

    “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我喜欢高原!我热爱西藏!

    雪儿努力回答那个声音,但眼睛依然紧紧地闭着,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放进担架,抬走了。

    浑浑噩噩中,她感到太阳芒刺般的光亮,它照射在雪儿脸上,在她眼前投射出一圈扎眼的黑影,让她眨巴眨巴着眼睛,像要苏醒过来的样子,但她在担架上的感觉很好,就紧紧地闭着眼睛。睡好了就是配合那些救援她的人。

    忽然,雪儿听到一串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他们急促的脚步声,旋而又变成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扑哧扑哧向自己飞逼而来。她猛地醒过来了,因为那声音很古怪,从来没有听过。雪儿还来不及睁开眼睛,那个声音已经变成一份沉重的压力,压在她凸起的胸部。雪儿想要呼喊,但她没有了呼喊的力气。想要挣扎,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她感到那个压到身上来的东西像铁钉一样把自己牢牢地钉在了地上,让她动弹不得。她努力了,但每一次挣扎都感到那个铁钉一样的东西把身体扎得更深,仿佛扎进了她的肌肤,疼痛难忍。

    “滚开!你这个坏蛋!”雪儿努力睁开了眼睛。

    就在雪儿睁开眼睛的刹那间,她看见了一双饥饿的眼睛正朝自己的眼睛逼来……

    “妈妈啊,你的女儿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这是雪儿那个时候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收藏的文章分割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