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2010-09-25 11:43:48)
标签:

张君秋

京剧名家名段

娄山关

学哲学

用哲学

杂谈

分类: 岁月点滴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李瑞环同志喜欢京剧我是知道的,但能和他一起看京剧事先我是不知道的。就在920,北京那个秋雨潇瑟的晚上,深红和著名禁毒专家代号“53”者一同乘公交车赴政协礼堂,紧赶慢赶还是迟了,政协礼堂门口除了湿淋淋的我们就是警卫员、安检员,老练的我们从他们认真态度上判断:里面有首长。淡绿色请柬意味着剧场里只按到达先后不按座位号论处,于是只得坐在后排过道边上,差两排就顶墙了。问身边观众:是第几个人唱了?答:第五个。再抬眼一看舞台上悬挂的字幅,哦,原来是“纪念京剧大师张君秋诞辰九十周年”的演出,这回你明白我们为什么迟到了吧?给我票的也是警官,说是听京剧名家名段儿并答应开车往返的,可突然那警官心脏出了问题正背着“浩特儿”呢,只能带病把票送来,本人不能陪同前往了,我和53拿着装票的信封就跑,连请柬上写的什么都没看……

来迟了也不能不弄清形势,我很快从一个带着小孩子退场的夫妇手里搞到了节目单,不是我有本事,是我认得那位当爹的,他是GA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室的警官,提前退场也是万不得已,孩子明天要上学呢!

眼神比我强的53迅速游览后很快就抓住了节目单的重点:“最后是梅葆玖压轴呢!”以往印象里53是个装束中性、头发短似男孩、只知“禁贩、禁吸、禁种”的工作狂,真不知其竟如此钟爱京剧!

既知名家到场,我岂能甘于人“后”?遂采取“蛙跳”战术,边欣赏边瞅准机会前移,三跳两跳便“跳”到了前排,可近距离观看梅葆玖、尚长荣、叶少兰等大师风采,殊不料在掌声响起灯光打亮之际,余光捕捉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李瑞环!

手上有他签名的《学哲学 用哲学》(上、下两集),里面有专门论述京剧继承与发展的文章,说得那叫一个专业!像“生书熟戏”、“艺在人身,艺随人走”、(杨宝森是)“由谭腔入,由余腔出”这些行话我都从他的文章里学到的。一位曾经在他身边服务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李大叔(那些年青人背地亲切称李瑞环为李大叔) 和张君秋交情很好,张去世得突然,彼时李正出访,得知后心情万分悲痛……难怪在听《西厢记》、《楚宫恨》等名段时,不但观众席频频叫好,而且报幕员还提到这些唱段经过李瑞环同志改编,原来改编者就坐在台下呀!

我小时是看过张君秋演戏的,那便是长跪不起、唱起来悲悲切切的《三堂会审》,当时只觉得苏三的鱼型锁枷上银色链子一闪一闪很好看。文革前有一年更是难得一见张君秋演现代戏的扮相,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上演的那出戏叫《雪花飘飘》还是《年年有余》?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张大师演的是一个村妇,人们在他上场前都充满着好奇和渴望,一个著名男旦又是个四五十岁的人,扮成现代女性会是什么样的呢?左铺垫右铺垫前铺垫后铺垫,终于张大师的声音响起来了,他在边幕唱了长长的一句后,款款地上来了,我一看他那一双大脚我就笑了,演古装戏时裙子可以盖住,演现代戏裤腿可就盖不住啦! 虽然头上包了一块偷地雷的毛巾、腰间围了一个围裙,但怎么看还是一个男同志,很明显。但我很佩服他探索的勇气,只是觉得演现代戏里的女性角色难为他了。

一晃到了粉碎“四人帮”后,他参与唱腔设计的《红灯照》我看了,后来才知道他还参加了《芦荡火种》(即后来的《沙家浜》)的唱腔设计,只有听过老戏才知道:原来革命样板戏里用了多少传统京剧的唱腔啊!像《朝霞映在阳澄湖上》、《风声紧雨意浓》等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唱段都是从老腔老调里发展创造出来的,今天坐在政协礼堂里和李瑞环同志一起欣赏宝贵的传统京剧艺术,一起怀念张大师,真是有一种时空穿越之感呢!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上图:美丽的张萍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上图:王蓉蓉 我还看过她演的《沙家浜》里的阿庆嫂,唱功了得!扮相也好!
     这台晚会给人深刻印象,首先是张派传人个个年轻、靓丽,且唱功深得大师“娇、媚、脆、水”之真传,其中张萍是张君秋的外孙女,一袭红纱裙勾勒出苗条、玲珑身材,头戴公主水晶冠,冠下是一头浓黑卷发,一张瓜子脸上神采飞扬,眉目传神,把个《西厢记》唱得舒展自如、率真绚丽,直教人赞叹“后继有人”!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上图:尚长荣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上图:梅葆玖
     再一个是名家出场引起轰动,尚长荣先生是专程从上海赶来的,他像个墩实的宝塔一样屹立于舞台之上,一段慷慨激昂的《横槊赋诗》,唱得观众报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最后,梅葆玖先生演唱的《贵妃醉酒》,那味道还真是雍荣华贵!可惜他的年岁大了,唱到“雁儿啊”时,是他和他的徒弟一起唱的,这也反映了艺术家真诚、坦白的品格和“戏比天大”的艺德。

最后,乐队的伴奏是必须提及的,他们是艺术的引领人和鼓动者,军功章有琴师、鼓师的一半!君秋的公子张学浩反串《银屏公主》时,向父亲的照片鞠躬后,还向乐师们鞠躬呢!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上图:张学浩向乐师致敬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你想得到吗?最后压轴的是谁?并不是梅葆玖而张君秋啊!字幕屏上出现了张君秋的影像,舞台上众弟子排成一行,与他同唱毛主席的诗词《娄山关》!

这,就是著名的京剧艺术家张君秋!

这,就是198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张君秋啊!

李瑞环同志1986年有段话说的深得我心,他说:“我认为,今天的问题不是‘曲高和寡’,而是‘曲低和寡’。中国的文艺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必须有自己的形式,即毛泽东同志所说的‘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和李瑞环一起看京剧
     散场时已经接近末班车时间,公共汽车站上的戏迷们在寒冷的秋风秋雨里余兴未减地谈论着,听口音还有天津来的,我和53还能不能赶上末班车已经不是一个问题,问题是我们还有机会再和李大叔一起看京剧吗?所幸我不但能“蛙跳”,还能“鸡刨”,趁首长上台接见之机,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到首长坐席拿了李瑞环同志看过的节目单及写有他名字的椅签,这可是实物档案啊!我将把椅签夹在节目单内珍藏,让天堂里的张君秋体会人间知音的思念!

深红格瓦拉于20109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