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人不察—老同学给老同学戴绿帽子!

(2013-07-01 08:29:43)
标签:

戴绿帽子

老同学

杂谈

假如你当权后将最最信任的小学同班男同学委以重任,这同学却偷偷摸摸地和你的老婆上了床、帮她转移了钱财、住进了老婆背着你买的一套豪华房子,而你至今丝毫不知晓,这算不算“用人不察”?“娶人不察”?

近日,位于北京亚运村的“昂道(前开来)律师事务所”所长赵东平被放出来了并且听说恢复营业,同学们近期聚会时奇怪为何赵被关的时间这么短?于是推测他一定是没有骨气而咬了老同学几口,即所谓“反戈一击,划清界限”才能保全自己出来。

据可靠消息,赵东平交代的问题包括:


1.大连涉密建设负责人给谷/开/来转账500万人民币,谷收了,并通过赵东平转账。而帮谷转巨额账目这事,老同学未必知道。


2.据赵的交代,老同学“收了某财团赠送的总共价值1000万人民币的礼品”。法轮功姜维平等说他“往海外银行转移70亿、80亿”则纯属诬蔑造谣,因而始终未被查出也决不会被查出!但上面认为有这两条证据足够了。


3.据为赵工作过的苏某说,老同学曾有过的情人只有“大连的女主播和一个大连舞蹈学校的女学员”。这在今天的贪官世界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法轮功姜维平等诬蔑他有“上百个情人”纯粹是写小说了。因为一般人,请一次客累一天;买房装修累一年;养个情妇累一生。有上百个情妇的必得是超人。

但有同学认为赵东平没有老实向上面交代自己的重大问题,这其中不限于、但包括:

1.果然如敏锐的薄老于1992年左右对老同学的二姐洁莹所讲的:“这个女的不怎么样(指谷),和她律师所的所长乱搞”。但薄老除了他信任的女儿洁莹,没有对别人说过。赵手下一直具体负责办事的苏某,证实过赵东平和谷私通很早,始于90年代初赵调到开来事务所之后。而王/立/军从东北直到重庆,也一直是谷的情夫,可以他被搜出的日记为证。谷除此二人之外,还有法国的派特里克和英国的海/伍德两位情夫。赵进去这段时间,他和谷之事肯定未被有关方面查出,因为知情者不揭发,当事人绝不会主动供认。

2. 赵东平将老婆孩子送出国后,居然为了自己出国,在未离婚(!)的情况下,找了个没钱没貌的日本女人,准备通过结婚办到日本去。估计此事,赵也没有被调查出来。

3. 赵平东因为眼界太高,挑来挑去没有买房,却被人发觉他暗中收用了一套地处北京的豪宅,目前售价估计1000多万,估计此事也未被查出。此事十分隐秘几乎没人知道但个别同学知道,即多年前谷在东城建国门地区买了一套单元房,每间房屋室内都有薄屏电脑,还有一架白色三角钢琴。2006年同学聚会时有人问起过老同学,他当场否认,说自己只有商务部发的一所房。估计是谷背着老同学买的。

90年代初,开来律师事务所从大连迁到北京后改名为北京昂道律师事务所,地址在亚运村,用了两套既不起眼又未装修的小单元。一套作为律师所,另一套据可靠消息说里面有张双人床,并有律师所人员多次看到谷和法国情人派特里克在那单元出没过。估计赵东平所长之所以不将此事举报给老同学,是因为他自己也有把柄在谷的手里,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赵东平是俺的小学同学,是男四中毕业的,小学时当过中队长,在同学眼里很老实。

文革中,老同学从可教子女学习班出来后,经济拮据,每月只有12元生活费,因此他想卖掉父亲的貂皮领大衣换点钱,于是找到赵东平商量。赵对他父母说了,他父母像我父母给了刘平平50元一样,给了老同学25元,劝他不要卖,所以貂皮领大衣没有卖。为此,老同学很感谢赵、并一直记在心里。后来老同学当了官,赵东平去大连找老同学,深受开来信任并当了开来事务所所长。没想到,开来和赵东平私通上了。最早看出这马脚的是敏锐的薄老。

因此,首先给老同学戴绿帽子的是他深为信任的老同学--赵的行为逐渐走向恶劣。俗话说“男人想搞女人,如同爬座山;女人想搞男人,如同翻张纸”,意思是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动了心,想搞他上床就像把一张纸翻个正反面那么容易。同学们估计是谷先勾的赵,但也难说。

同学们都说赵东平不是从前的小时候的他了,几个例子可见一斑:

1. 赵东平在1992年就让小学同班、四中同校的一位余同学先在大连某酒店干等了他四五个小时,又让该同学换了个酒店,一直等到他半夜12点。见面不但不抱歉迟到良久反而说:“我现在的时间每分钟可是按美金计算的!”和同班陈同学的经济保证人、谷开来的大姐夫一样,谷的大姐夫说:“xx,我保了你则丧失了好几宗大生意”意思是如果他保的是大官的孩子就能拿到几个生意。余同学说:“赵能说这话,证明此人已经变了,绝不是小学的他了!”


陈同学不相信赵东平敢和谷睡觉,说:“他没那个胆儿”。而其他同学则相信他敢,陈同学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

2。赵东平任开来、昂道律师事务所所长,有多家个人银行存款并经常几百万地进账,但每月仅付给在律师所任出纳兼会计的小学同班王同学1200元一个月的工资,王同学说赵是“杀熟”。后来俺气不平,帮王调到“伊人广告公司”。2006年春节,小学同学聚会时我曾在开来面前替王说情,开来说:“我们的工资就是这样,大学毕业的律师每个月才拿1500元。”由于工资超低,该律师所的人员流动很大。

3.几年前我弟弟打欠他400万人民币的官司打不赢,我让他“找赵律师帮助”,赵对我弟弟说去天津取一次证就要收费1万多元,我问他为何取个证收这么多钱?他却说他“不赚钱”;我找了别的律师,取次证才收费2千!对我和王这样的老同学是这样,而对有权利的同学却像哈巴狗一样。

4.2007年,当他知道美国某投资集团有意给小学同班、四中同校的另一位同学投资250万美金时却阻挠,说这个同学 “在四中没有能力,学习不行,别给他投,不如给我认识的大连的地产投资”,导致这家美国公司最终没有给四中的该同学投资,当然也没有去大连投资。

聚会时,几个同学奇怪上面怎么这么快就把赵东平放出来?可见他和谷的私通、收受的豪宅、找了日本女人想出国、贪污钱财等事实真相都被他表面的怯懦所掩盖,成为漏网之鱼!

除了老同学秃尾巴彼得和高山巍巍等的支持,也有同学劝俺别发这篇文,说赵看见了找人报复你怎么办?俺说,干革命哪能怕报复?今后若有机会,俺还要告诉老同学说他用人不察、娶人不察。俺看赵的的确确是一个睡在老同学身边的定时炸弹!可惜的是他没有被查清楚,这么快就出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