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鲁门1
杜鲁门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737
  • 关注人气:1,0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阴差阳错的老照片——奉天大西关子孙堂

(2019-05-16 18:50:15)
标签:

历史

奉天

收藏

老照片

城隍庙

       这是我的藏品,一张有文字标注的老照片——奉天大西关子孙堂。规格12.5*8.5厘米,属蛋白照片,由日本回流。出于对家乡的关注,搜索“子孙堂”无果,偏爱刨根问底的我,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弄清了这张照片的来龙去脉及文字标注的阴差阳错,更为难得的是为家乡沈阳凭添了一份珍贵的影像资料。

阴差阳错的老照片——奉天大西关子孙堂

子孙堂:
    《十堰大学学报》1992年02期谭大江——“武当道教子孙堂”一文记述:“道教子孙堂,是指在道教的一个大宫观范围内,某些庙观专职或兼职收纳培养幼小道童的地方。关于它的起源,在中国道教史上至今尚未见到有关记载和考证。武当道教的子孙堂,大约在明朝中期已具萌芽,清朝中期正式产生,而盛行于清朝后期。这种状况到民国时仍有踪迹,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不复存在”。
 大西关:
       盛京古城也就是后来的奉天府所在地,于城外增筑一圈圆形周长16公里的夯土关墙,又设八个关,开设八个边门与内城的八门(大东门、小东门、大南门、小南门、大西门、小西门、大北门、小北门)相对应。关的称谓以地名为主,即大东边门(大东关)、小东边门(小东关);大南边门(大南关)、小南边门(小南关);大西边门(大西关)、小西边门(小西关);大北边门(大北关)、小北边门(小北关)。根据周长的定义得知大西关距盛京古城中心大约2.5公里。
沈阳路城隍庙碑:
       元大德元年(1297),正式设立沈阳路,这是“沈阳”城名的最早记载。至此,沈阳之称见之于史。现收藏于沈阳故宫的元代“沈阳路隍庙石碑”,碑文刻有“沈阳路”字样,是最早记录沈阳名称的实物资料。元代至正元年(1321),征东等处行中书省在沈阳复置,提高了沈阳路城的政治地位。沈阳路城初设时“统有二府、一司、五道”,后来管理五个总管府,二十四个千户所和十四个州,其城市地位有所提高。沈阳路城是夯土围成的方城,辟四门,城内有呈十字交叉的大道分达四门。沈阳路城的北侧建有城隍庙。
       1962年在沈阳城内中街路北内金生鞋帽店院内(沈阳城隍庙旧址),从地下清理出一甬距今已有660多年历史的沈阳城隍庙碑。由于年代久远,这甬石碑有的字迹已不可辨认,但它却是沈阳城很早就建有城隍庙的历史见证。此外,这甬石碑也是“沈阳”这个名称的实物证据。这甬石碑是元代至正十二年(1352)重修城隍庙时刻立的,碑正面刻《城隍庙碑记》,记述重修城隍庙的缘起、经过等,碑阴额上刻“沈阳路城隍碑”6个字,碑身刻《沈阳路城隍庙功德题名记》,清楚地镌刻着“沈阳”一名。而“沈阳”这个名称最早的文献记录,是元代大德元年(1297)沈阳路的建置,出现在《元史·成宗本纪》中。文献记录与石碑文物互相印证了“沈阳”一名的存在。
       [碑阳]见“至正甲申道士胡道真,口举口口实住持之秋也。怜其庙貌残废,心不遑宁。悉出衣钵之资,创建子孙堂一所,东西斋厨对楹陆架,余则扶颠补漏者居多。落成之日轮焕辉暎。”[碑阴]见“本庙营造到正殿三间虚廊全,子孙堂一所碑楼一座,东西斋厨口间,西南栖众瓦屋二间。院地东至回回五哥院墙,南至孙百户界墙西北,北至城隅。”
沈阳影像之最:
        沈阳城最早的照相馆,日本人永清文次郎,从小喜欢摄影,掌握了大量的摄影技能。1900年他从日本来到旅顺,在俄罗斯旅顺要塞司令部临时供职,为照相组的一员。1901年春,他辞掉了工作,和俄军退役大尉多谷赞斯基在奉天城里钟楼南大街(今朝阳街上中街至沈阳路之间)开了一家照相馆,定名为永清写真馆(1903年春,永清文次郎独立承办)。永清照相馆是当时沈阳市最早成立的唯一一家照相馆。除了永清照相馆外,1903年,中街开设了奉天第二家照相馆,即中国人开的万记照相馆。1906年日本人在小西关开设了第三家照相馆。到1919年,奉天照相馆总共14家。其中日本人开的城内有永清写真馆和岩山照相馆,附属地有加藤一心、山本、藤永、征矢野的四家店,总共6家;中国人经营的照相馆城内有7家。而且,当时奉天照相业日本人的技术、实力略高一筹。
       
       综合上述史实及照片风貌,我大胆做出判断,这张老照片应该是奉天城隍庙
       首先,奉天子孙堂是建在奉天城隍庙内,而不是独立的院所。沈阳路城隍庙石碑给出了定论。照片标注“子孙堂”可谓“阴差”。
       其次,奉天城隍庙不在大西关,沈阳路隍庙石碑出土于中街路北内金生鞋帽店院内(沈阳城隍庙旧址)。照片标注“大西关”可谓“阳错”。
       再有,照片中明显可见“钟鼓楼”建筑,这符合城隍庙建筑风范。尽管沈阳路城隍庙石碑碑文中不见“钟鼓楼”字样,这是理所当然,1352年重修城隍庙时,沈阳路城还很小。二百多年后,清朝在沈阳建立都城,大兴土木,盛京四象拔地而起,而作为“都城隍庙”的扩建重修势在必行。那么,建立钟鼓楼也就是水到渠成啦。
       还有,为何一张照片的标注会出错呢?原因就是摄影者不是本地人,是日本人,他不可能对沈阳地域知之甚多,出现差错情有可原。说摄影者是日本人的理由有二,一是照片由日本回流,二是外国摄影者更关注中国的古建筑,国人对其司空见惯,不会对已经破败的寺庙感兴趣。
       最后,奉天城隍庙消失在20世纪20年代。从照片中不难看出垣墙破损,门前冷落。中街历史悠久,商业繁华,被誉为“流金的路,淌银的街”。1906年盛京将军赵尔巽准修中街马路,随之而来的商业扩建。至1917年86家商号分列中街南北,奉天城隍庙便无疾而终,消失在人们的视野。至今在沈阳城的档案中,尚未发现奉天城隍庙的影像资料,我的发掘整理算作是对家乡的回报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