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逢一笑泯恩仇

(2013-08-03 16:24:29)
标签:

国际部

中国人

汉语

幸福感

日本人

文化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是鲁迅写的诗《题三义塔》中的一部分。意思是经历劫难之后方能显现出真正的兄弟情谊。两个人若是有仇,见了面喝上几盅、笑两声,拍拍肩膀也就化解了。“三义塔”位于日本大阪府丰中市,离我的老家很近。其实这本来就是鲁迅送给一个日本朋友的诗歌里面的句子,那个日本朋友的名字是“西村真琴”。

 

   西村真琴博士是个植物学家,他前半生在北海道从事球藻的研究。在他49岁的时候,中国北方发生了“九・一八”事变,第二年在上海又发生了“一・二八”事变。西村博士知道战争使得很多中国百姓受伤,于是组织了医疗支援团去帮助中国开办医院。在上海郊外的三义里战乱的废墟里,他发现了一只因受伤飞不动的鸽子。后来他把鸽子带回了日本,精心喂养,打算等鸽子伤愈后把鸽子送回中国。他还给那只鸽子取名叫“三义”。

 

    但是,有一天那只鸽子遭到了黄鼠的狼袭,死去了。西村博士感到非常悲伤,所以在老家的院子里给鸽子筑了一个小小的坟墓。然后他给鲁迅写信说:小鸽子虽然去世了,但是以后他想为改善中日关系而努力。鲁迅在给他的回信里写了一首诗,那首诗中的最后一句就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后来,西村博士对收容中国战争孤儿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过去我也是一个研究者。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化学公司的研究所工作了20年。在那里我有一个好朋友,我们同一年出生。2004年底,我们俩一起被调到了东京分公司,我们负责的工作是在上海附近的一个小城市设立一家新的分公司。后来,我的朋友去了那个新的分公司当总经理,我留在东京分公司国际部工作,负责中国分公司方面的业务。那一年我们都是49岁,而且是很要好的朋友。

 

    他离开日本后不久,记得是2005年1月28号晚上11点,他就在上海去世了……这个消息对我打击很大。据说,那天晚上他跟客户应酬时喝了很多白酒,宴会结束后他就突然死去了。死因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但是我推测他那时在中国刚刚开始工作,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当总经理是很难受的,忧郁沉闷在体内蓄积已久,我确信那就是他的死因。我忘不了1月28号的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给他打电话商量工作上的事情。他的性格一向磊落豪放,但那天晚上他和平时不同,情绪很低落“今晚我还要跟客户喝酒。”那是我听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从那天开始,我受着一种良心的苛责,同时也开始对中国的商业习惯感到反感。每天在后悔、蔑视和悔恨中生活。那段时间我失去了做工作的信心,也不太喜欢中国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把我从失望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的也是一个中国人。再过了一段时间,我从东京国际部被调回到京都研究所。我在东京搞有关中国的工作时间也可能说对我生活来说,像一个绕道似的。我努力想要把在东京的经历——那些自认为悲伤的回忆忘掉。但实际上,我是永远无法抹去那段在东京的回忆。对我来说,在东京的生活好像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车站。虽说,人生本来就好像是车站的组合吧,每一站都是很重要的。就在那时,我决心回京都以后,努力的学习汉语!我要以此告慰我逝去的朋友,因为如果他还在的话,也一定会像我一样努力说汉语,提高自己的汉语水平更多了解中国和中国人把!

 

    说来很巧,我的名字也是“真琴”。西村真琴1956年1月去世。在佛教学说上,人死后要经过一段时间后转世轮回。而我也恰好是在1956年1月后出生的,所以我的父亲以西村的名字给我起了名字。小时候我母亲常告诫我:“总是淘气的话,死后一定转生做坏动物啊!”那时,我渐渐开始相信自己是西村真琴的转世。于是,我想有一天也为中日关系的改善做些贡献。

 

    中日关系并不像人们说的那么坏。但同时中国人和日本人并不像人们感觉的那么充分地互相了解。真正做到衷心理解也许还要花好几十年。但是我希望有一天作为亚洲同胞的中日人民,能成为永远的好朋友。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在中日友好交流上略尽绵薄。我决不会忘记在东京、在上海,看到过的风景,生活过的地方,相逢过的人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