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青衫
李-青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24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漂泊

(2013-03-12 06:03:26)
分类: 锦时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又乱又杂,导致我情绪爆棚没办法只好写写博客排遣一下。但自从我知道我妈踩过我的博客经常浏览我的微博之后,我每每写文就不寒而栗。如果重开小号那么这么多年沉淀的记忆等同销毁,五年前我干过这样的事,后悔至今,好歹长这么大了也不至于再这么冲动幼稚。
这文章应该会又臭又长,因为事情好多说都说不完,这边起了个头那边却会有更多的回忆扑面而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说到漂泊,也可能我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又或者想着想着就把自己绕进去了,绕着绕着路就定了也不漂了。生活中有很多人说我爱多想,也有很多人说我少根筋,三人成虎弄得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其实他们也不冲突,可能只是你们不去想或者你们在其他方面想的比我多罢了。你说呢?有个词叫作茧自缚,还有个词叫飞蛾扑火。都是一样的。

今儿早上看到人人分享的一篇文章,“是否还记得初次见到的她或者是他的情景”,一见钟情云云我不太相信但是不愿否定因为很多事情你绝对的否定了上天就让你深深的栽进去,我不敢。不过这个倒是让我想到很多人,有近有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美有丑,只是有爱无恨而已。有些人很熟悉,但是却不记得第一次相遇的样子了,有些人一面之缘却对这一面印象深刻,这根本什么都说明不了。就是个流水账罢了。他们铺就了我的记忆。

-我对Q最初的印象是个瘦小,黝黑的,当时没我高,仿佛穿着蓝黑色上衣是不是无袖的不记得了。发质不好干枯蓬松还带一点那种很密集的自然卷,被紧紧的束在脑后,紧到让人觉得一旦头发散了这脸上的褶子就会一层一层耷拉下来。所以我对Q的印象就是马尾扎的很紧很紧很紧。宭。那时候他真是超级土,别生气,因为现在我都不忍回顾当时的自己。其实这个印象发生在队风纪比赛,我俩护旗手并排站着,他在左我在右。然后我倒了,事后他告诉我他当时一点都没有察觉。我和Q算是没眼缘但是有情分。现在他呢?这是以前的事,不讲现在。

-小P是我遇到最巧的那一个人,同年同月同日生还是前后桌。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我曾想过是不是应该做些努力让这种巧合擦出火花呢?可惜,你想归你想,上天不这么想。我们只是同学而已连朋友都不是。这些年我和他说的话屈指可数,所有的话题仅仅停留在:真巧,缘分。大概这最后成了厚重的枷锁。所以很多你以为的东西其实不作数,人力更不可逆转,有缘还得有份。

-我是在中学门口见到的L,那天我是被同学骗出门的。他出现的时候穿着一件蓝黑色的羽绒服,我从后门绕出来穿咖啡色外套。当时的那个画面让我瞬间想起我最喜欢的网络写手的成名作中的一段文字。L背对着我,转过身的那一瞬间,露着非常腼腆的笑容,斯文秀气,手里还带着一本英语单词。那一天有阳光,就是那种小说里洒在他脸上安静的阳光。熟悉之后,我一直以为L是最了解我的人我们都是火象星座所以处事方式也相当相似,L也是第一个说我想得多的人。可惜,那时候我以为这是个优点。

-小L是我见得第一个外地网友。见他时候的心情我记得很清楚,就两个字忐忑。至今我还留存着那张照片,他撑着我那把咖啡色水印浮花的伞,米色的毛线帽,红黑格子棉衣,眼睛不大,但他可喜欢笑了,笑起来眯成一条缝让人顿生一种美好的感觉。遇见他也是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坚定信仰的时候。

-见到小X在西安,西安啊。西安。这个地方我一辈子记得。在李世民像前下跪磕头,即便我知道他没有葬在那里。当时我身边没有人其实我知道自己在发疯怕吓着他们。扯远了……见到X是我们在西安的最后一天,他仿佛是红格子的衬衫黑色裤子,我记不太清了,他还背了一个书包戴了一副挺细巧的眼镜,有刘海三七分。而我是藏青色上衣米色长裤,编了个辫子戴一副细框眼镜。初见X我吃了一惊,他从牌楼巷口快步走来叫了我一声‘幽木’,声音好听到一下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然后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拥抱,那个拥抱现在想来其实我俩当时都应该挺尴尬的,抱得不松不紧,也不知是退是进,是继续抱着呢还是赶紧松开。最后还是小X开的口,然后仿佛一直都是小X在说话,我听着应着,这也是我的缺点。那年我们在西安,湘子门。

-和X还有L都是网络上遇到的,那时候还有小Y,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脑子里总是臆想了一个大致的形象。06年的时候从早上8点一直到晚上8点的畅谈我现在都记得,最后畅聊结束的原因是因为我要看武林外传了,那天那一集正好放到白展堂葵花派的小师妹来找他,印象最深的台词是‘因为北长老是他们的二大爷’我一人傻乐了半天。行文至此,让我惊叹一下自己的记忆力吧!呸,高考时候怎么一个英语单词都没记住,又扯远了……对于小Y我一直以为是他引领我走上了文学之路的,不仅如此,我用了七年的邮箱也是他帮我注册的并且让我充分意识到文字中所包含的丰沛的感情,这种情感由诗词引出散到了极致。之后的我曾经深深的迷恋一本小说,而小Y因为存在于虚幻之中,我本能的就把他嫁接到书中人物去了。小Y从来没说过我想得多,因为他自己想得比我还多,所以我现在怀疑我这个毛病是当时传染上的。对小Y的印象是几个词,画眉和忘川。

-我记得今年春节说过这句话,是小Y引我走上了文学之路,而老P则是为我开启另一扇思想之门。对于老P,他也是个奇葩似的存在,其实就性格属性来说应该是水火不容的相反,却在矛盾中让我感到莫名的相似和惺惺相惜。照理对这样的人应该是印象深刻吧,但是我有很深的印象而且经常去回想这个轮廓却始终没有那么强烈的画面感,对很多人的印象都是一幅画,即便是只见过一次人物穿着动作色彩甚至是表情神态都异常的清晰。对于老P只记得第一次,他们笑着推开门,从玻璃门后面斑斑驳驳出现的那个身影,模模糊糊的走来,有时候回想起来我始终觉得他很像一个人然后这个影子慢慢清晰快要成形的时候一下子又散了,也可能因为我是个近视。我能说这印象算是深刻么?对于老P,太多的文字和言语的汇集勾勒成非常具体的抽象,加上一种了解反而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抽离现实,其实他也是一副画不过是泼墨的总是笼着一层雾。当然他也是其中一个,说我想得多的人。

-还有就是小C,至今对于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都存在误会所以实在说不准,反正那天他是白色的圆领外套推着一辆自行车憨憨的朝我走过来。其实和小C不太聊天,但聊起来却没有隔阂。他一直陪我经历了很多事,所以不可避免的他也是觉得我是个多想的人。去年生日的时候,收到小C发给我的邮件是他做的PPT一下子把我这个脆弱敏感的小心啊扯得生疼,我心里就反复思量,我是怎么走上了这么一条漂泊之路的?活该啊,活该。

-在克莱蒙的印象除了S大叔那帅帅的脸庞,小S大叔那胡子拉碴一副欠多还少的臭脸,只有老J走路一跛一跛的背影了。我就这么跟在后面眼眶湿润愣是没敢上去帮他一把的。这事儿我后悔到现在。其他也就匆匆走过没有记忆了。

还有很多人,没有初见的具象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形成了感情,这感情变成了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所以没事不要绝交什么的,离了一个旧人断了一份感情抹了一段记忆对我来说好像那几年就跟没活似的,不划算。
这种特定的感情又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懂得,比如小R和我建立了这种深厚的革命感情,个中滋味如人饮水。我说那一个月有种莫名的飘荡感,你处在一个灰色地带,这边没你的名字那边不收留你,很多笑脸背后都带着嘲讽。我这么说又有人要嗤我一句多想多心,所以么我说了也没用,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设身处地将心比心的。又好比我和老D这一年走的路,他总是说我们痛并快乐着,好吧我无语,请问快乐在哪里?其实没有一件事是快乐的,只是因为不是一个人经历的所以一切不快乐的事都有了快乐的理由。最近的一次三八节,这件事是漂泊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由于我错误的估计了自身承受力导致非常优美的在大庭广众倒了下去,你别不信那个姿势我之前演练过很多次绝对是美的,不过我没想就这样换了四次担架被救护车给拖走了,虽然笑的力气都没有但是我控制不住的傻笑,推上车的时候就听到老D在转角嗔一句‘别笑了’赶紧止住,结果嘀嘟嘀嘟喇叭一响加上帅哥救护员严肃而认真的叫我别闭眼别闭眼我又控住不住了。大哥,我闭眼是因为累的睁不开不是因为快死了……接着又是老D的话‘怎么和电视里不一样,我应该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啊。’然后我就失控了,不过老D最后的结论是‘你这个神经病’也许你不相信,我真的很开心就跟我住进这件房子第一天把半条腿给摔紫了那样开心。因为我不是一个人,这件事情变得都不一样了,他是经历而不是磨难。但是如果我是一个人,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自怨自艾到自我了断,至少我的笑声都没有人听了。

其实在我写出‘孤魂野鬼在游荡,此心安处是吾乡’这个状态的时候我就应该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一段漂泊之路,幸运的是,每一个阶段都有人陪我经历不至于孤零零一个人,上天是仁慈的,你没事嚎两声他总能听见,睬不睬你是另一回事。

初动笔 2013年3月12日 晚十一点 于克莱蒙家中。想的太多,头疼。
初修改 2013年3月13日 晚十点三刻到十二点。文至小C,终于我对漂泊之路的记叙可以开始了,但是,我困了。
进入漂泊,回忆慢慢填补 2013年3月14日 凌晨00:39。眼睛疼。
2013年3月14日 晨十点半至十一点二十七。要上课了,只好——收!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日出东方
后一篇:时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日出东方
    后一篇 >时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