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2018-10-24 20:52:15)
标签:

红楼梦

林黛玉

分类: 红楼一梦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作者:赵庆梅

《红楼梦》和《甄嬛传》有一处相同:文中多次写香。

《甄嬛传》中的香用在香囊里、寝宫的熏香里、药膳里、茶饮中。 如皇后宫中每日放些时新瓜果就有不俗的香气、皇帝专宠华妃用欢宜香、安陵容寝宫里有熏香、甄嬛端给皇帝的茶也用了松针、梅花等雅香。因写香,小说弥漫浓厚的贵族、文化气息。《甄嬛传》写香,写得很实在,缺之不可。

《红楼梦》也写贵族生活,自然也不会离了香。而《红楼梦》写香,却写得虚实有致。缺了这些,不影响情节发展,但影响为文的美感。

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有一次实写。因刘姥姥醉迷了路,误闯入怡红院宝玉的卧房,倒在床上睡过去了。袭人找到这里,满屋听到鼾齁如雷,闻到酒屁臭气,看见刘姥姥札手舞脚仰在床上。慌得袭人将刘姥姥没死活地推醒,带到小丫头们的屋子里。又忙将宝玉屋里鼎内贮了三四把百合香,仍用罩子罩上。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这一次朴实功用的写香是因一个最朴实庸俗的人写的。着狠地用了很多百合香,只为了驱臭。也侧面写了贵族公子日常生活的洁净无尘。算是最实的一次写香了。

还有一次写香是半实半虚的。在《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中,宝玉去宝钗处探病,互相偶然识了金锁和通灵玉后,宝玉挨着宝钗坐着,只闻到一阵阵香气,于是问:“姐姐熏的什么香,我竟没有闻过这味儿。”宝钗道:“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裳,为什么熏他?”宝玉道:“那么着这是什么香呢?宝钗想了想说:“是了,是我早起吃了冷香丸的香气。”宝玉笑道:“什么冷香丸,这么好闻?好姐姐,给我一丸尝尝呢。”

后来宝钗介绍,冷香丸是将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花蕊各十二两研末,并用同年小雨节令的雨、白露节令的露、霜降节令的霜、小雪节令的雪各十二两加蜂蜜、白糖等调和,制作成龙眼大丸药,放入器皿中埋于花树根下。发病时,用黄柏十二两煎汤送服一丸即可。其中有一个癞头和尚给的药引,异香异香的。

后人考医书上并无这一药方,但诸药契合病机,配方颇为精巧,值得医人借鉴。这应是曹雪芹基于深厚的医理知识的浪漫笔法了。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这次写香,是为塑造冷美人儿薛宝钗的——一个身有冷香,心思冷静的女孩儿。虽也写得奇奇幻幻的,但终有一种叫做冷香丸的实物。

我最欣赏的是一次完全虚幻的写香。是写黛玉身上的“暖香”。

在第十九回中,宝玉在黛玉处,“又闻得一股幽香”,于是,一把将黛玉的衣袖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 宝玉笑道:“既如此,这香气从哪里来的?” 黛玉笑着:“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笑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饼子、香毬子、香袋儿的香。” 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的香不成?我有的只是些俗香罢了。”

这段公案以黛玉含酸影射结束,终没查出到底是什么香,这也正是曹雪芹巧妙的回避,正如维纳斯的胳膊,有了反俗了,少了含蓄的美。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后人有研究称这是美人身上的香,也有人称这是衣服里的物香。真是烂俗;流亡美国的学者刘再复在他的《红楼梦悟》中也悟道:“这是黛玉“灵魂的芳香”,也许正是其前世绛珠仙草的仙草味儿……”这也却是玄得很了的解释了,并且不幸将《红楼梦》悟成了神话了,岂不难过,我仍不甚赞同。

一次次读到这里,不由忆起幼年时,每每贴近母亲,总能闻得的甜甜的香气,无论冬夏,无论换了哪件衣物,闭着眼,就能知道是母亲在侧。那香气,是生命中独特永久的香气,至今,再贴近母亲,已不能用鼻息闻到,但那种气息却清晰温暖地留在了记忆里。

记得儿子也常把脸埋在我的衣服里:“最喜欢妈妈身上的香味儿”。自己闻闻,哪里有什么香味儿呢?从不用香水,更不会有贵族们那些讲究的香料。想想,只是与孩子单纯的生命接触,在最亲近的人与人之间,能感受到得旁人不能感受到的亲切的气息罢了

亲人之间,魂魄想沟通的人之间, 是有难于言释的感受知觉的。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宝黛二人前世仙缘,于是有今生的生命之约,这样的情感,在曹雪芹的笔下甚至超过了母子间的情深刻骨,宝玉眼里心里,只有这一个神仙似的妹妹,第一次见她,便觉得好像见过的,黛玉写诗,还没有看完他就要脱口赞出,但凡得了好东西,也要好好地收着,等妹妹来了拣喜欢的先挑走……在贾母王夫人处,即使没有黛玉在跟前,宝玉也要引得贾母等称赞黛玉。这样的在意、这样的欣赏、这样的疼爱,如何能没有超出常人间的感受知觉,如何不在她身上闻到亲切的香气呢?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黛玉的这种亲切感,早已让贾宝玉欲罢不能,贾宝玉多次与黛玉吵架说撩开手,其实都是想仅仅地跟随林黛玉,让林黛玉注重他的感受。

那么,这次写香,也就不只是为了塑造黛玉这一如如真似幻的美人,不只是为了写宝黛二人的亲昵,曹雪芹竟是用了最朴实凡俗的笔,写了最真实动人的人性,写的是最平凡不过的人与人之间的至情。这样的生命中最原始的信息的最真实的表达,反而诗化了这世间最凄美的爱情。这样纯粹的人性化的爱情,如何能把它庸俗化甚至冰冷冷地神化呢。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同是写香,安陵容的舒痕胶不知不觉使甄嬛堕胎、皇帝和皇后专为华妃准备的欢宜香贯穿了华妃一生,也导致了华妃命运的悲剧、安陵容为勾引皇上配制迷幻熏香、甄嬛为重回皇宫在头上抹茉莉香……写香很贵族、也很文化。但《甄嬛传》里的香与作品的美是游离的,是仅为推进情节的发展设置的,没有这些用香、谈香的环节,小说的情节就难以为继。这样的写香,甚至在香气背后有一种阴暗的腐朽乃至杀机、仿佛横陈在文中的无数人性的疤痕,玷污着文章的美。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而《红楼梦》中写香,则层次跌宕,虚实结合,既塑造了冰清玉洁、内馥外郁的独一无二的女孩儿形象,更表达着最淳实、自然的人性美。这样的香,才有了形神芬芳的本意。也唯有曹雪芹这样有着宝玉般至善至美的灵魂的人才能思能解能表达。非有大智慧大德行、胸中有大丘壑,难成此意。

这样的文字,是最动人的文字,这样的文学,才是最美的文学。此文首发珍爱红楼梦微信公众号,静候前来支持。

作者简介:赵庆梅,七十年代生于内蒙呼伦贝尔盟,北京市中学语文教师。崇尚自然,爱好读书、写作。

闻香识女人:林黛玉身上的一股芳香,早已让贾宝玉对她欲罢不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