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门古琴世家
吴门古琴世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13
  • 关注人气:4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吴门琴韵--------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苏州日报报摘)

(2011-06-07 12:42:09)
标签:

转载

[转载]吴门琴韵--------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苏州日报报摘)


    裴金宝:师承吴兆基先生,曾与吴兆基一起创办吴门琴社,现为苏州古琴学会副会长、吴门琴社社长、中国古琴学会常务理事兼乐器制作委员会专家委员、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琴会理事。
    吴光同:吴兆基之子,十岁随父学琴。现任苏州古琴学会副会长、吴门琴社副社长、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古琴学会理事。
    小海:诗人,本名涂海燕,第三代诗人及《他们》诗派代表诗人之一。苏州古琴学会名誉理事。

    2010年末,一次别开生面的雅集在吴门琴家裴金宝家中举行。美籍华裔小提琴家林以信带来一把18世纪的意大利名琴,裴金宝则拿出他珍藏的明代祝公望亲制的蕉叶琴。巴赫小提琴奏鸣曲和古琴曲《秋塞吟》在中式客厅中回荡。琴声如梦似幻,让人不知身在何处。
    多年以前,作为一位著名的小提琴家,林以信曾经受邀参与马友友“丝路之旅”发表会,与中国著名二胡独奏家许可及琵琶名家吴蛮合作演出。由于对中国音乐的兴趣,他结识了裴金宝的弟子徐樑。
    常有各地的古琴爱好者出现在裴金宝家的客厅里。有出于对吴派琴艺的向往来求教的,也有四处寻访来请他修琴的。常常有家庭演奏会。当然两把名琴的相遇是极其难得的。不过,裴金宝弹起他珍藏的琴,一如既往地散淡、从容,并不让人认为那是一张名琴。这是吴门琴人琴风的境界。
    1986年,吴地琴人吴兆基、徐中伟、叶名佩,和吴兆基先生的弟子裴金宝一起,创立了吴门琴社。当年会弹琴、懂琴的人寥寥无几,今天吴门琴社注册会员已有百人,学员可能有近千。据估计,苏州学古琴的人总数有2000人左右,喜欢听琴的爱好者更难以计数。吴门琴社多年的努力功不可没。吴门琴社每月在怡园雅集一次,常有各地客人专门寻来,想亲身体会吴门琴韵。当然在坡仙琴馆前驻足的,更多的是遭逢意外惊喜的游客。很多人已经不会把古琴误指为古筝。这可能是因为2003年古琴成为非物质遗产之后,日渐受到关注。
    裴金宝说起他的老师吴兆基:他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认为这是文人琴的真谛,也是吴门琴的精髓。吴兆基的儿子吴光同继承父志,致力于古琴的传承,他目前是吴门琴社的副社长,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的传承人之一。吴兆基先生的孙子,吴光同的儿子吴明涛也是吴门琴社的骨干。他们要把吴门古琴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诗人小海十几年前认识裴金宝,从此和吴门琴社结缘。他的女儿做了裴金宝十几年的学生,从小学学到高中。女儿学琴十几年,小海听了十几年。文人和琴有天然的文化血缘,文人听琴,总能一见如故。
    裴金宝和吴光同,都显得温文尔雅散淡超然。琴不仅是音乐,它包含着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琴是“道”而不是“器”,是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
    裴金宝不仅弹琴,还斫琴修琴。江南自古制琴名家辈出,而今天这已成为一门难得的绝技。裴金宝说,修复古琴也是一种传承。他曾经修到一张名为“耳通”的老琴,是西安的一位画家在浙江拍卖所得,竟是吴兆基的老师吴浸阳送给史量才的。史量才去世时,他夫人用这张琴弹了一曲送他,弹完之后就把琴摔了。这张琴裴金宝修了整整半年,杉木板断了,要修旧如旧,还要声音不受影响。对裴金宝来说,这是太师爷半个多世纪前赠送给友人的琴,有太师爷吴浸阳的题款,如今,他亲手修复了,一把古琴复活了,一段故事重新被讲起,这多么神奇又多么令人欣慰。
    提起吴浸阳,吴光同说起父亲讲述的拜师学琴的往事:吴浸阳跟吴光同的爷爷吴兰荪是好朋友,父亲吴兆基启蒙是跟爷爷吴兰荪学的。 1920年代开过一次全国性的琴会,父亲当时十二三岁,听了吴浸阳的琴,特别喜欢,就千方百计想跟吴浸阳学。但吴浸阳不肯教,认为他太小。吴浸阳到吴兰荪家玩,父亲吴兆基就在一旁听他弹琴,回头自己练、自己看谱。过了一段时间,他弹给吴浸阳听,吴浸阳很惊奇,我的曲子你怎么已经会了?于是肯教了。
    弹起古人弹过的曲子,想象古人的心情,于是弹琴也是和古人对话。这是汇集中国人文精神的古琴在多年之后的今天衍生出的另一重意义。只把它理解为琴曲太肤浅了,琴学博大精深,使人望而生畏,因此它曾经被冷落多年;古琴中的奥秘又诱人探索,尤其是当我们超越了对物质的渴求,需要探寻自己的历史与文明之时。这也许正是今天古琴重新被人记起的原因。
    弹琴就是居家过日子,修身养性
    苏周刊:去年11月苏州的一个艺术品拍卖会上,三张古琴拍出了高价,其中一张蕉叶琴拍出了5800万元。而且一个月后,古琴拍卖价格又被刷新了,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御铭的“松石间意”琴在北京拍出1.36亿元的天价。怎么看待这两件事,古琴为什么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
    吴光同:古琴和中国文化密切相关,从款式说,有连珠式、神农式、仲尼式、蕉叶式等等,有几十种。单从造型看:古琴的长度一般是3尺6寸5分,代表365天;徽位有13个,表示一年12个月,加一个闰月;中国人认为天圆地方,琴是拱形的,而底是平的。古琴有三种音:散音、按音、泛音,寓意是天地人三者合一。古琴不仅是一种乐器,还有丰富的传统文化内涵,有些古琴品种已经很少见,可能这都是价高的原因。
    苏周刊:苏州前不久拍出高价的古琴中有一张据说是裴老师修过的?
    裴金宝:那是一把连珠式琴,拍了1800万。我认为这张琴是元朝的,这个琴声音很好,金石声。琴一是要外观漂亮,二是要声音好,第三还要演奏趁手。这张琴三方面都具备了,是张好琴。价钱高不高?有人认为是天价,我认为不高。林以信那把三百多年的小提琴要上亿美元,古琴卖这个价是不高的。
    苏周刊:吴门琴派大师吴兆基先生,在国内外有深远的影响,有人说他将吴门琴艺提升到道的高度,能否就这一点谈谈?
    裴金宝:吴老先生弹琴不是作为一种技,是一种生活方式,完全是居家过日子中的一个部分。就像中国文人在家中书画自娱一样。当然书画还可以拿出来作为商品,进入市场,弹琴是不可能的。职业琴家古代也是有的,但中国绝大部分琴家,都是居家弹琴。吴老先生是个传统的文人,文人弹琴要弹出人文精神来。他们弹琴,第一是修身养性。弹琴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平常的事情。比如他在苏大数学系任教,周围的人只知道他是数学教授,很多年来大家不知道吴兆基先生是位琴家,也不知道他是位太极拳高手。他不是刻意隐瞒。其实这是中国文人的生活常态。
    小海:中国文人的技艺都是由内而外的,吴兆基老先生弹琴,是弹给自己听的。就像练太极那样,是一个人练的。就像裴老师说的,就是居家过日子,修身养性。中国的古琴是琴人合一的。
    吴光同:一般的乐器是娱人的,文人弹琴是娱己的。以前弹琴的人都不事张扬的,如遇三五知己,则可自娱娱人。古琴的音量较小,但韵味悠长。我父亲是教数学的,弹琴是业余爱好,也只是在家里弹弹,弹给自己听。他的风格保留了文人弹琴的风格。但他自己也不知道,后来琴界诸多人士听后一致认为,吴老师弹的琴和别人不一样,这就是文人琴。特别是香港琴人叶明媚博士评价我父亲说,他是把沦为“器”的古琴,提升到“道”的层面上来的琴家。有人习惯于听舞台表演的琴,但是特别是港澳地区的人,更喜欢文人风格的琴风。他们评价我父亲的演奏,用十六个字:中正平和、古朴宁静,清逸洒脱,气韵生动。这十六个字基本体现了虞山派的清微淡远的风格。
    吴门是以古琴文化的方式在传承
    苏周刊:今天的吴门琴派可以看作是虞山派的继续发展吗?
    吴光同:我们吴地,严格来说最早是吴派。虞山派是吴派的继续和发展。吴蜀两地是琴学发展最好的。唐初大琴家赵耶利说,“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 ”又说“蜀声躁急,如激浪奔雷,亦一时之俊快”。这两种琴风和地域文化有关。吴门弹《高山流水》的就比较少,这种琴风弹阳春白雪比较合适。明以后出现了虞山派,是对吴派的高度总结。后来流传到各地,有广陵派、金陵派、诸城派、梅庵派、浙派,其实它们根都在吴地。近现代以后,虞山派形成了两大流派,一是以吴景略为首的,人称虞山吴氏,主要在学院里传播;另一派是以我父亲为首的,大家称吴门琴派,实际上都是吴派的分支或继续。
    裴金宝:原来的概念就是吴,因为生在吴地。成立吴门琴社之后,我们出去参加会议,哪个地方有个著名琴家,身边有一群类似风格的人,古琴圈内就会给他命名。琴派是约定俗成的,大家慢慢叫出来的。1986年吴门琴社成立,后来出去开会、演奏,就慢慢被叫出来了。古代也是这样,各派分分合合,如果没有传人也就不存在派了,比如淮扬派、松江派、武夷派因为没有传人,现在都不存在了。
    苏周刊:现在是否比较难形成地域风格?
    裴金宝:是的,我们谈到琴派的问题,也引起过争论。有些学院里的朋友说,严格来讲,音乐的最高境界是没有派的。但我们认为是有派的。派,一是情感,二是技术。中国人搞艺术,喜欢把自己纳入流派,这叫认祖归宗。中国人有寻根情结。第二,中国人欣赏,不管是眼睛看到的、嘴里吃到的,还是耳朵听到的,还是喜欢不同风格的。目前风格比较明显的就是蜀和吴。蜀派铿锵爽脆,吴派就像抽丝,又像小河流水。一位古琴高手可以带动一个城市,带动一批人,形成新的流派。
    苏周刊:吴门琴派有些什么特点,请具体谈谈。
    裴金宝:吴门琴派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文人琴,是以人为本的。我们都受吴兆基影响,但人人弹出来也不一样的。弹几十年琴怎么会和先生一样?刻意模仿的是“器”。你对中国文化总有自己的体会,只要有体会,弹出来就不一样,那就可称为“道”了。吴兆基的弟子弹一样的曲子,我们听听都有点不一样。这是非常正常的,也是健康的。什么是不健康的?比如某某老师教出来的,像克隆出来的,完全一样。我有个弹琴朋友,人家对他说你的某某曲子我们如何崇拜,您能否弹一弹?这位先生说,我现在精力不够,弹起来很累的。这是受固定思维的影响了。我们弹琴,高兴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热闹的时候,都可以弹,弹出来都不一样。我们弹琴是一种活生生的生活状态,不是乐曲讲什么我们要弹什么,我们可以把乐曲放在第二,人是第一。这是文人琴最大的一个特点。中国的绘画、建筑、家具,都有这么个特点:天人合一,以人为本。
    苏周刊:要延续人文精神,可能比传授技艺更难。空间艺术可以想想看看再动手,作为时间艺术的古琴文化怎么传授给学生呢?
    裴金宝:我们可以通过看得见、摸得到的、能够去体会的东西,再来感悟古琴。传统的琴和舞台上的琴是不一样的。在家里弹,有人给你泡茶,弹琴之前,先说说琴桌的来历;比如讲琴桌的方圆理念,乐曲是哪个朝代的,寄托什么情感。谱是老师传承的或者是某师打谱的,或者是自己打谱的等等。这些东西是我们在舞台上听演奏无法体会到的,弹完之后还可以把琴翻过来看看,背面题着字,是谁弹过的,是什么年代的琴,有怎样的经历等等。
    古琴谱不仅可以看,可以读,并且还可以唱。目前吴门,除了弹琴、弦歌还有唱谱。吴门的琴比较完整,没怎么受到外界的影响。不少琴师在传承古琴的时候是以古琴曲的方式在传承,我们吴门是以古琴文化的方式在传承。掌握了多少,是深是浅,这没关系,有了这个基调,给学生开了这个先河,使他们认识到古琴不只是音乐,古琴文化是个大概念,学生会在其中继续拓展。
    一百个人听琴,可能有一百种感受
    苏周刊:小海在《琴人裴金宝》中写到过,裴老师做的琴,同一种材质的会有不同的香味,这是怎么回事?
    裴金宝:这是巧呀。好多张琴中,只有小海女儿的琴和成公亮的学生的一张琴有香气,一个是橄榄香,一个有檀香,非常好闻。做了这么多年,百多张琴中只有这两张。香琴是很多不可知的因素造成的,也可能是底板和面板,共同酝酿了一种好味道。
    吴光同:古琴和一般乐器真不一样。一般乐器可能还可以标准化生产,古琴就完全不能这样,完全靠手工。哪怕再有经验,同样的木头,做出来的琴,每一把都不一样。琴还要一直弹,如果几个月不摸,它会生气的。蛮好的一张琴,马上音就不行了。你弹弹它慢慢又好了。其他乐器可能也有这种情况,古琴特别厉害。
    裴金宝:所以古人有醒琴的做法,让婴儿拿着琴乱拍,无规律地拍。还有琴要受人气,宋人有抱琴同眠的做法。这说明中国人对琴的热爱,把琴视为精神伴侣。
    小海:文学作品里经常写到,文人诉说的对象就是一把琴,琴为心声,用琴来诉说他的遭遇,他的理想情操。我上次听明涛讲,他爷爷弹琴,中年和晚年都弹得不一样。文人琴,随着自己阅历的加深,人生际遇的改变,弹琴肯定是不一样的。我的小孩从二年级跟裴老师学琴,已经十几年了,我跟着听,发现裴老师弹琴也有变化,去年弹的和今年味道会不一样,文人琴是随着时序变化、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包括说到传承,根据每个人的个性,可能都不一样。裴老师的曲子,跟吴老师也有些区别。看吴老师弹琴,仙风道骨,神态凝重,弹出来又很飘逸,举重若轻,就像吴门画派的画中隐士在弹琴,跟吴地山水是契合的。裴老师弹《普庵咒》是快的,裴老师常跟佛家弟子交往,知道咒语是越来越快的。他弹的《客窗夜话》,里面有种情景,就像落魄书生,有很多故事,比如有人生抉择的快意、红颜知己的缠绵、痛彻肺腑的挫折、怀才不遇的喟叹,甚至有人神对话的感应,一种内心冲突的情景剧,非常奇妙。在加深了对生命的感悟之后,越是夜深人静,此曲越能打动人心。
    苏周刊:不同的人对琴曲有不同的理解,有不同的弹法,是不是就像 “诗无达诂”,没有确定不变的解释?
    吴光同:是的。古琴都是标题音乐,我父亲特别重视对标题的理解。比如我父亲特别喜欢《秋塞吟》,它还有一个标题是《搔首问天》,也可以称为《昭君怨》。我父亲的理解是“搔首问天”。他认为这是中国的《命运交响曲》,描写一个古代的读书人,奋斗坎坷的一生,和命运抗争的过程,这是他的理解。裴老师是跟我父亲学的这个曲子,但是他的理解就是描写秋天的景象,王昭君的情怀。于是弹出来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人文精神。
    裴金宝:有一次到苏州大学去讲课,我和学生拉家常。第一我不认为我是个文人,我认为我就是一个爱好传统文化的人。第二,我不认为我是古琴的专家,我认为我是古琴爱好者。弹曲子的时候就展现多种形式,古琴独奏,弦歌,琴箫合奏等,各种形式。弹的时候我就报一个标题。我说我不解说。有一百个人听,可能有一百种感受。结果效果很好。
    苏周刊:古琴曲没有固定的弹奏方法,和它的记谱方法有关系?
    吴光同:古琴和其他乐器确实不一样,古琴不能用现在的五线谱和简谱标出,也不是用工尺谱,它有自己独特的记谱方法——简字谱。古琴的指法,演出方法特别复杂。有七十几种指法,得到某个音的方法,起码有十种。所以自然会形成不同的风格。各人弹得都不一样。
    裴金宝:确实很复杂。如果你不喜欢,简直是受罪。有小朋友,学了古筝,再来学古琴的,就适应不了。同样是“do”这个音,一会儿在一弦,一会儿在七弦,一会儿在三弦二弦而且用不同的指法弹出。但我有个无锡学生,打太极拳的,节奏还没掌握,指法已经学会了;还有我吴江有个学生,也是打拳的,而且是个书法老师,很快指法就适应了。他们感到很有趣,认为十指的运动是最美的。谱子没有固定节奏,可以形成一曲多姿、人人不同的面貌。这里面奥妙无穷,其乐无穷。
    苏周刊:弹奏就是再创作,因此它特别能够体现个人的风格?
    吴光同:是的。搞音乐专业的人刚拿到古琴谱——已经是我们打谱、标上了节奏的谱,可能这一小节是三拍,下一小节就是五拍——开始都认为太不正规,认为搞错了。但这恰恰是古琴的优点。对于古琴的这种特点,现在的音乐工作者都认可了。
    小海:以前常有人讲古琴的缺点是无法固定节奏,但慢慢地他们知道讲这话是外行。古琴曲就是不固定的。古琴独特的记谱方式留给个人演绎和创造的空间非常广阔,这是古琴历久弥新、充满生机和活力的重要因子。
    裴金宝:这样空间就大了,个人有什么智慧都可以发挥出来,还要做得好听,要有逻辑关系。瞎做只是音响的堆砌,不能成为七根弦上的音乐。
    苏周刊:其实古琴是和一定的文化环境相吻合的,现在它有危机吗?
    裴金宝:危机有一点,我认为危机在于,古琴是以曲的面貌在传承,作为一种音乐没错,但是有的演奏剥离了文化,为了取悦大众,中国传统文人那种中正平和、那种散淡、那种自我,其实在这里都很难听到了。古琴不只是耳朵欣赏的东西,眼睛还要看,还要用心去感知。

 

 

                                                                         □高琪/文 大沐/摄

                                                               原载苏州日报1月21日C02W文化访谈版

 

[转载]吴门琴韵--------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苏州日报报摘)
小海先生

 


[转载]吴门琴韵--------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苏州日报报摘)
明祝公望蕉叶琴

 


[转载]吴门琴韵--------弹琴是一种生活方式(苏州日报报摘)
吴浸阳赠史量才“耳通”琴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