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条黄金和一张分家单

(2018-01-14 10:44:52)
标签:

鼻烟壶

雕刻

历史

收藏

文化

二十条黄金和一张分家单
二十条黄金和一张分家单



王杏岩老头高高的个,很瘦,有点驼背,因脚底有数个鸡眼,走起路一颠一颠的。我们一同在生产队管理果树有8年之久。那时生产队“果树专业队”,多由老弱病残构成,剪枝、疏果、喷药等,比地里其它活轻,因此有“养老院”之称。我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大家休息的时候,杏岩老头喜欢用剪枝剪剜挖他脚上的鸡眼,顺便闲聊些过去经历的事。

老头30年代曾在附近的泊镇经商,50年代初形势大变,他将铺子内存货处理掉,换成20条黄金卷铺盖回家务农。
回家后不久,突然有两个穿制服留分头干部模样的男子骑自行车来到村里,二人先找到村支书王庆西,拿出一个一寸的小照片,声称找这个人。王庆西一看便知道是杏岩,随后带那两个人在地里找到干农活的杏岩老头。

两个来人拿照片对照杏岩瞅了下:“你是王杏岩?”语气像点犯人名,随后又掏出一个小照片拿到杏岩眼前:“你认得不?”杏岩此时很紧张,看了一眼照片上的那个人似曾相识但又不能确定:“嘛事呢?”杏岩老头战战兢兢。

来人称:“他已经被我们公安局抓起来了,据他交待某月某天在某地卖给你十条金子,我们来取金子!”。时间、地点、数量全部吻合,此时的杏岩已经闻风丧胆,惶恐地领这两位公安人员到家,从墙缝里、锅台下好几个地方抠出那十条金子交给那两位,当时还庆幸那两位公安人员走时没有将他捎上。

杏岩老头后来讲到这件事不无懊悔:“咳,那一会光害怕咧,也没敢让人家打个条,到底是公安局来人,还是卖给我金子的那小子故意设的圈套?。

杏岩老头剩下的十条金子在58年“挖潜力”时被动员出来。58年大炼钢铁、成公共食堂,“挖潜力”也同时进行。所谓挖潜力就是将家中一些杂铁、财物、粮食等物贡献出来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当时挖出来的杂铁堆在供销社的院子里,那院子就是我家的东院,杂铁堆的像山,里面有生锈的马枪、战刀、废旧农具等。我和一些孩子们在里面拿枪舞刀觉得好玩极了,可就是没有胆量将喜欢的东西偷回家。

挖潜力是有目标的,通常找那些被认为是富裕的人家,村西王杏崖(另一个人)也是目标之一,他已经拿出六百斤粮食,但仍被认为“潜力”很大,没黑没白的接连被“动员”了几天,绰号“狠绝户”的村干部王清泉,看他比较顽固,实在气不过,抽了他几个嘴巴子。王杏崖想不开了,晚上投入村西南角的井中身亡,第二天才被发现。井口留下衣服和鞋,打捞上来时是全裸,据打捞的人说:幸亏他穿着袜子,铁勾子要不是勾在袜子上还不容易挂上来呢。

王杏岩是重点被动员的对象,此时的王杏岩已经经历过“三反五反”、“打老虎”、“搬石头”等运动,已经吓得风声鹤唳了,这次挖潜力对他没费多大劲,乖乖地自愿将那十条金子奉献出来。

我和杏岩老头的四子友问自小在一起玩耍,他父亲70年代末去世。80年代初搞落实政策,村里王珍瑞解决了当年挖潜力时上交的银元,据说按每块银元赔一块人民币结算,但王珍瑞保留有当时上交时给的收据。杏岩老头连个白条都没有拿到。到了80年代,当年的村干部已死,杏岩老头的子女空口无凭,一直没找到黄金的下落。

这件事他子女掌握的信息还不如我多,58年我的一个表哥陈维海曾在信用合作社当干部,他对我父亲说过,那十条金子村里确实交公了,信用社也上交了。村民传言村里用金子的利息在60年代买了9条牛。后来我和父亲推断,按当时十条金子产生的利息绝对买不了九条牛,当时的黄金国家收购价每两还不到一百元,估计他那一条金子是小两的一两重,相当于现在的31克多。大概是村干部在60年代从信用社将黄金换算成人民币支取了,用近千人民币给村里买成牛了。当时只是极少数村干部经手,黄金是以村的名义在信用社存的。到了80年代经手人都不在了,他家当然找不到金子的下落了。 

我是77年进城,春节前回家后去看杏岩老人,他得了重病,正在炕上哼哼,他病痛时吃点泊镇上班的外甥们剩下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药片,不久便去世了。他四子友问将分家单让我拍照,看了令人伤感,分单文抄录如下:

立分约人王杏岩,年67岁,因年迈力衰不能料理家务。所生四子友义、录、祥、问,只因义、祥在泊居住
,录、问在家不能夥居,故将遗产分清。友祥分去檩条12根盖房两间,友义分去檩条七根外加人民币50元,
能买木五根,也能盖房两间。友录分南房两间,下余北房三间大柜一个、大缸三口暂归为父所有,除我防
老和友问娶媳妇外全归友问所有,你们兄弟四个和儿媳三个全同意并无任何意见。将遗产分清各奔前程,
自给自足不赖兄弟,勤俭节约、自力更生美满生活逐渐到来,前途光明大有希望的。

最后父再嘱咐:你们谁过富裕可以慷慨怜悯,念同胞之情;谁过的困难不准依赖兄弟,或借家没分清之辞。
恐后无凭,立分据四张,各执一纸为证。友问买遗产小橱一个、无胎自行车一辆共人民币50元交友义。全
体同意按左手食指印为证。
长子友义   媳李廷秀
次子友录   媳王慧琴
三子友祥   媳陈凤英
四子友问

1971年 7.20,父手亲笔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