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桫椤
我是桫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783
  • 关注人气: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新时代背景下的审美流变——2017年河北散文扫描(河北日报2018年1月26日)

(2018-01-26 19:05:36)
标签:

河北散文

散文综述

文坛回眸

桫椤评论

分类: 意见
新时代背景下的审美流变——2017年河北散文扫描(河北日报2018年1月26日)

2017河北文坛回眸(三)

新时代背景下的审美流变

——2017年河北散文扫描

□桫 椤

与往年相比,2017年河北散文创作出现较为明显的特征。从现象上看,围绕雄安新区的设立和塞罕坝创造的生态奇迹诞生了一批散文佳作,作家深入生活现场,与书写对象保持“零距离”,在新时代背景下抒写个人情感、反映时代精神;从文本上看,在散文“鸡汤化”日甚的今天,一些作家不被流俗裹挟,坚持有深度和有难度的写作,敢于呈现对生命意义和历史本质的思索,同时注重文本的艺术完成度和饱和度;从创作主体看,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批青年作家在这一领域取得不俗的成绩,他们以散文这一文体作为行走文坛的主要标记,“散文作家”的身份或许应得到确认。上述特征不仅在新时代的审美流变中显示了主体的个性,更展示出河北散文纷繁腴健的整体面貌。

1

“大”与“小”的互证

作为一种看起来没有技术门槛的文体,散文比小说、诗歌和戏剧更适合表达直接的、即时的和分散的生活感受。它甚至不需要顾及时间和空间的系统性,也无须刻意于叙事的秩序感——当下散文的文体规范也体现为当代生活对艺术的邀约。历史和时代硕大无朋,但它们是一个相对概念,并不具有完整的、可称量意义上的实体感,其“大”要通过对身在其中的“小”的个体影响力来体现。社会世俗化的一个表象,是历史感在生活中的退却,时代与个人命运的联系变得不那么紧密。但实质上,无论过去的颠沛流离与现在的祥和安定,时代对人的影响俱在,正是“小”的感受映射着“大”的状态,二者成为互证的关系。散文之美,恰在触角探入的时代与人的结合处;它对时代最直接的意义,在于以毫不隐蔽的方式完成“互证”的过程。

今年河北散文创作出现两个突出的主题,即对雄安新区和“塞罕坝精神”的书写。这不是偶然现象,它们以审美化的方式回应了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两个时代话题:发展和环保。在对雄安新区的书写中,关仁山《仰望雄安》以风景之美建立基础,叙事、抒情都被置于个人审美视域中;在澎湃的感情支配下,对白洋淀风光的渲染不吝辞藻,唯美、雅致、艳丽,犹如打开一幅重彩画。一个“仰”字显示出作者的视角,既揭示了对美景的赞赏之情,又体现着对未来的憧憬。尽管以景为框架,但人作为风景中最美的元素没有被疏远,从风光漫步到历史场景中,找到了当代白洋淀人与历史精神的隐秘联系,从而为未来的想象奠定了文化的基础。由景而人,从今而古,又从现实进入想象,有一种虚实相生的灵动。孟醒石《雄安笔记》通篇对历史敬慕有加,且视野兼及雄安三县。作者由当下的风物入手,通过诡谲的历史和被历史决定命运的人物,写出了燕赵交汇之地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内涵。作者显然深谙“精神是散文的灵魂”这一创作中至高的审美原则,由地域精神而扩大为民族精神,并以此统合民间传说、史籍、讲述等材料,使文章在驳杂的气韵中透射出一以贯之的气脉。作者将视点聚焦于某种事物,从而赋予其象征意义,是一种诗意的呈现。

因为不需要在文本中重建真实世界的秩序,散文处理现实生活的能力比其他体裁更为容易;而基于现实的书写又与我们的切身体验紧密相关,更有利于抒发情感。冯小军的两篇短文《塞罕坝情愫》和《塞罕坝新一代》,尽管写法偏传统,但呈现出俊逸疏朗的风格,值得一读。前者围绕一个“情”字,写“我”置身塞罕坝时的个人感受,并以个人的回忆和对地貌风景的讲述佐证塞罕坝人的精神。后者围绕“人”字,用具体的人和事写塞罕坝人如何创造人间奇迹,叙述散逸自然。薛梅《一种生命仪式的存在》仍然以“情”主导全篇,但情、事、象三者相得益彰。作者从人和大地两个方向上看塞罕坝,人的精神和大地的精神被凝结在“生命”这个诗性的意象中。开篇即说“追溯滦河的源头,我们找到了生命丰沛之象”,用数据和概括性的描述为塞罕坝画像,之后将情赋予“以植树造林为使命,以护林爱山为职责,将短暂的生命拓宽、拓深”的具体人物身上。而这一过程中,始终伴随着作者炽热的抒情。

2

从情到智的升华

当代散文写作的问题之一,是失去了对文体的自觉意识,写作在真情实感的大纛下沦为对个人感受的浅白表达。比如对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人类最基本的情感,人和人之间的体会有诸多相似之处,创作难免同质化。或许杨朔、秦牧等那一代散文家对文体的自觉是当代文学中的特例,但现在看来他们的局限性也显而易见,这才有了后来者的探索。写作者趋于成熟,首先在于能够反思文体中的艺术规范,并在创作中显现出个性化的艺术理解。在这个意义上,一批河北年轻散文作家的创作摆脱了自发式的激情写作,进入到了艺术的自觉,从而写出了新意盎然的文本。如果总结他们共有的特点,就是由抒情、叙事进入到智性写作层面,真正升华为对生存和生命本质的体验。绿窗(宋利萍)、刘云芳、刘萌萌等年度内的新作能够代表各自的创作高度,甚至已经初步显现出个人的辨识度。

绿窗《桃花马上》和《耕稼的圣母》是写人的作品,面对熟悉且亲近的乔西和马丽奶奶,“我”的情感被理性约束,以对人物命运的智性思索把抒情节制到有限的范围内。有节奏的叙述跳跃、魅性十足的语词运用、人物自身跌宕的命运使日常经验被解构后再建构,人物不屈服于苦难,不忌惮流俗,不辜负内心的性格鲜活动人。可贵的是,作者的情感转化为潜藏的敬意,从读者角度看,精神引领取代了情感按摩,文章显现出坚硬的骨感,与人物自身的性格和燕赵文化的地域品格形成了同构关系。刘萌萌《小径分岔的叙述》选取家族两代人作为叙述的对象,梳理家族复杂的伦理关系和家族史,单靠情感已经无法支撑。作者从个人的亲情体验中脱离出来,从祖父一辈跌宕起伏的命运落笔,“分岔”到父亲、母亲和大伯一辈在困顿生活里的坚韧,然后再回到对祖父的怀念中。作品一方面以冷峻的逻辑分析遮蔽住个人的情感流泻,含蓄的抒情向理智攀升;另一方面始终贯穿着“人是历史的产物”这一命题,写出了时代对人物在命运和性格上的双效影响,作品已经超越了个人意义,而扩大为对时代和人类命运的反思。赵海萍《我的母亲》在司空见惯的题材中超拔而出,对情感的深度表达在同类写作中是少有的。深刻并非泛滥,作者体味到日常与命运和灵魂的关系,用理智把握生活与母亲双向度的影响,彰显了本体意义上的母亲形象。

刘云芳的写作从另外的角度抵制散文私语化、平庸化的趋势。在《奔跑的兔子》中通过兔子与人的视角转换,使两者之间形成对应关系,透过兔子被人类围堵揭示人类被现实捆缚的命运,二者皆无可遁逃。在物与象的关系中,作者并不以情系之,而施以寓言化的重构,使文意出现哲理化的效果,这是智思的结果。在《梦的几种招式》中,这种特征愈加明显,“梦”被拟人化,与“我”的叙述交相杂陈,讲亲人间的思念、日常的艰辛,以及存在于个人头脑里的冥冥之意,甚至借“梦”的招式重新排布一个人可能的命运。作品富于情感,但浓情被寓言手段拆解,理性浮出感觉的地表。叶勐《小的城与岛上书店》由一座小书店的变化表达个人思索,从书店这座“小城”到所在城市的那座“大城”,用象征抒写由知识而到精神再到思想的个人享受,个体的“思享”再现的是“小城”对“大城”日常品质的影响,个人经验感受上升为一种知识。

3

回味从前与品鉴日常

商业消费时代,与历史感在生活中的退场相对应的是“日常”的崛起。人浸淫于实在的、常态化的、物质性的现实状态中,表现在散文里,是严肃和崇高被悬置,日常和俗世成为最主要的审美对象。这些作品或直抒胸臆,表现生活中的甜美与忧伤;或因境因事起意,表达个人对生活现象的见解等。偶有对从前的回忆,但回忆的内容常被当作叙事和抒情的材料或工具,本身并不被作为书写的主体。这类作品在散文现场中最为丰富,它们散布在报纸副刊、大众刊物和网络中,有指导人生、抚慰心灵、怡情养性、传布哲理等效果,深受读者喜爱。这一作品整体上的缺陷在于,由于人对生活的体验有共通之处,相似题材的作品很容易陷入套路,所以在堪称海量的庞大基数中真正能写出新意并不容易。

虽然(李亚)《里城道的传说》由九个小节组成,每一小节都单独成为一个故事。语言活泼,格调清新,内容却从深厚的中国民间文化中撷取而来。以拟人化的、寓言式的写法讲述家乡动植物的故事,以及一些民间神秘的传说,情节有传奇性,不仅能激发儿童阅读的兴趣,且能在潜移默化中起到教育作用,让人联想到过去农村常见的老人向孩子“讲古”或“讲曲儿”的场景。王义合《卖纸花》回忆过去的生活,通过一次卖纸花的过程,表面写与生活的抗争,暗含的则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路艰难的表象下有作者倔强的精神,也饱含对爱人的情感,在现实中有积极意义。宁雨(郭文岭)《八月黍成》从泥河湾人类史前文明的大处放眼,以“黍”这种远古遗存至今的北方农作物为叙述的脉络,最后通过具体的人与事将文意归拢到当下乡村的衰变上,个人情感放大为历史的情感,激情与智性合一,文章具有磅礴的气象。

王继颖《意象三题》是一组怀乡作品,作者由怀人而渐至怀念乡下生活,进而追念人物品格代表着的传统道德。其中《风声》回忆和怀念姥姥,《纸钱》写一个叫“老圈”的远房亲戚,《蔬菜》由同事种菜联想自己的人生经历。作者回忆的内容是被记忆定格的时间切片,“故乡的景物人事,都如我少年时”,文章有很强的画面感,语言和意境优美。庞永力《厚酒、薄牌、烟袅袅》是典型的日常审美,面对生活中喝酒、打牌这样常见的事,作者没有以清规戒律批判它们的庸俗性,而是施以哲思的品鉴,从世俗中看到参与者不同的性格和观念。作者在其中进行思辨,使之有了“随笔”式的解析风格,不乏明清以来小品文的性灵,传达着恬淡的凡人心境。

进入新时代,文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散文的源头在于火热的生活,更在于创作者的自觉。回顾河北散文2017年的收获,无疑是作家们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结果。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