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徐凝
江苏-徐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859
  • 关注人气: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世界拥有你的脚步——90后诗人寇记诗作浅识

(2009-06-14 17:38:27)
标签:

徐凝

新作

本土人物系列

诗歌

寇记

分类: 小说

 

            让世界拥有你的脚步

                    ——90后诗人寇记诗作浅识

                           □徐凝

 

    寇记的出现,无疑是让人惊喜的。当她戴着蓝色工装帽的头像出现在我的博客访客栏时,我并不很是在意,就是感觉那样子有些另类。可当她留言告诉我她和我是一个地方的人时,我才点开了她的博客链接,接下来就是为我的这一发现感到很是高兴。我在博客上做的一个本地区诗人档案的收集,正在不断添加中,就是这个把寇记引来了,我不禁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努力而沾沾自喜。很快,我们又通过腾讯聊天工具进一步交流。我对90后的朋友不甚了解,90后的诗人就更是陌生了。而寇记,她现在就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并且还是来自我近在咫尺的家乡。

    寇记现在还是一所纺织类高校的在校学生,很多的生活层面还没有接触,但是把她的一首首诗作一路读下去,却又觉得,她对生活、爱情、友谊、生死等的理解和阐述又是令人惊讶的。在她的诗作里你会发现,她对生命的触摸是那么的直接,对关乎生命而正在发生的一切所发出的疑问与呐喊又是那么的率真,她所牵动的往往就是最脆弱的神经,直抵心灵的深处。如果这一切只是归结为她一个90后的身份,理解起来自然有些牵强与片面。这种纯粹的文字在寇记手里无非是一种工具,她当然比前几个时代的人用得灵活。

    从寇记的诗作里可以看出,她的文字是在幽婉和明快之间自如地跳跃,叙述和表达不屑隐藏,内心直白的宣泄一览无余,但是又丝毫不影响诗作背后的意蕴。她在《茶叶》中写道:“小小的杯子/仿佛盛不下跳跃的身子//管它水冷后是什么样子/现在是快活的时候”又比如她在《当》中写道:“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妙/我融入世界里与众人欢笑//已甘心去承载命运/不再去祈祷/每一天都像这样该多好”再比如她在《众生之殇》中写道:“尽管每个人知道每个人/没有力气的人生/甚至没有文字//只有上天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样一个唯一的知己/是否要用生命换取对话”作者这样的行文,是罕见的,是让人羡慕的。

    对于生活的表象和深层的独特理解和陈述,在寇记的诗作里让人看到了她令人欣喜的运用。我不知道90后的生活轨迹有着怎样的飞翔,单从她的诗作里也不难看出,纷纭复杂的现实社会和芜乱浮躁的内心挣扎,寇记都在大胆地进入,她用自己的解读和诠释,把这个世界进行诗意的打量和挖掘,这对于年轻的作者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我在寇记数百首诗作里看出她一路的伸展和扩张,她从狭窄的内心絮语已经慢慢迈上宽广的现实大道,开始从一己的私怨过渡到关怀民生的悲悯。我非常欣赏寇记在《她中毒了》、《祖国一家人》、《长大了做什么》等诗作中的尝试和表露,使自己的诗作产生金属般的厚重。

    寇记在一篇文章里说:“每首诗都有理由,就像每一个悲剧,都不是无缘由的开始,我的诗,不是无来由的文字,我在思考,并挣扎,然后才坚强,至于是否活的自如,全靠命运给我的赏赐。”这样的自语正是她所有诗作的一个注解。在年轻的季节里,作者选择诗歌这种体裁进行文字上的表达,且没有过多地运用语言上的技巧,从而避免了由此产生的内涵上的苍白和整体架构上的单薄。

    我们有理由相信,寇记在诗歌创作上将迎来一个怎样的丰硕的结果。年轻是一种资本,只有让不再年轻的人艳羡的份。她在诗作中写道:“让上天给予我一些恩赐/留住本属于我的脚步”对于现时代的参与和展示,一位诗歌作者自会有她的融合性。让世界拥有你的脚步,我们为此而期待!

                                     2009-06-14于菹霖斋

 

  寇记,江苏连云港赣榆人,90年生,文章见于《中国新生代》《夜郎文学》等让世界拥有你的脚步——90后诗人寇记诗作浅识杂志,诗歌收录于《中国网络诗歌史编》《黔溪文学100人诗歌年卷》,获第四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铜奖。现为某大学在校学生。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koujiji 网络诗集:天堂不遥远

   

 

    寇记诗选(选十)

          □寇记

 

 

 

 

众生之殇

 

当所有的人都在承受苦难

世间便少了一些哀怜

 

尽管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

没有力气的人生

甚至没有文字

 

只有上天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样一个唯一的知己

是否要用生命换取对话

 

沉没在黑夜中

痛苦飘摇在随处可及

无语的人生只在

回忆中寻找乐趣

 

没有信仰

抬头看见召唤自己的主

沉痛落下一滴泪

哀鸣所有人

 

说谎

 

当青春不再飞扬

年少的心不再痴狂

我开始回忆爱你的时光

 

曾经以为这是叛逆的借口

只想在孤独中得到心殇

 

却也憧憬了地老天荒

从此有了一种美丽的忧伤

 

不去理会你的脸庞

我只在乎自己的惆怅

 

回首遥望

终于明白无知的过往

 

原以为和上天说好的事

也能弃我流淌

 

无所谓心的留放

只求真正成长

 

所有伤我的痛我的

所有我怨的我恨的

都当作是对自己说了个谎

 

 

当灵魂安安静静地
伏在我身上时
 
我便做一些事
读书写字
歌唱游览
让我暂时忘记烦恼
 
看起来一切都很美妙
我融入世界里与众人欢笑
 
已甘心去承载命运
不再去祈祷
每一天都像这样该多好
 
她中毒了
 

那个我有十年没见的姐姐

尽管她的家就在前面

 

农村里的恋情

远不如书上写的

连悲剧也不吸引人

 

她选择了一个偏远的地方

那个男人

受到了她家人的阻挠

 

她终于在灯红酒绿中

回到娘家

却是为了流产

 

后来

她竟又与他在一块儿

又流了两次产

 

再后来

家人终于同意两人的婚姻

应该是没办法的事了

 

偏远的地方

远不如这儿舒服

连吃的都是那么刻苦

 

回一趟娘家

当然得多住几日

她生了个儿子

七八个月

一并带到娘家

 

但这次住的时间太长了

可能有两三个月

或者更长

半年

 

命运安排了这么长的一个假期

就是为了让她吃那有毒的贝

 

他的父亲出了一麻袋的贝

分给亲戚朋友

许多人都吃了

或轻或重的出了症状

已经死了一个人

 

而她躺在医院里进行抢救

好象是不行了

 

母亲对我讲的时候

我还不以为然

食物中毒能出多大的事

 

但后来

听人说

她真的不行了

拔了氧气

就没命了

 

母亲唠叨该怎么办

她今年才二十一岁

还有个不满一岁的娃

 

母亲却说

不一定能活下来

她是大年初一生的

 

该死的大年初一

那么她到底能不能活过来呢

她的寿数就该如此吗

 

许多人

都像我一样

静静地等待着

 

心情与风景

 

有的人

有了心情

没了风景

 

有的人

有了风景

没有心情

 

有的人

既没心情也没风景

 

有的人

什么都不需要

上帝却把两样都给他

 

茶叶

 

茶叶

它们舒展开来

放肆的笑

 

借着水的力量

上上下下

沉沉浮浮

 

小小的杯子

仿佛盛不下跳跃的身子

 

管它水冷后是什么样子

现在是快活的时候

 

生活

 

生活
一只挤出栅栏的鸭子
惊恐地看着陌生的世界
蹒跚着不知去向
等待着时间的发落
 
长大做什么
 

我在童年时

想象自己是个杀手

 

英勇地驰骋着

杀掉那么多坏人

 

然后出其不意地

中了一刀

看到血

我露出独一无二的笑

 

坚强的忍受着伤痛

快乐的呻吟着

 

或者

我是一个法力无边的魔女

和恶魔做斗争

 

用咒语神秘的干掉异族

成为全人类的救世主

我整日潇洒放荡

 

无所事事时

便躺在镶满宝石的床上

玩弄亮闪闪的水晶球

永远过着年轻的日子

 

然而

直到现在

我什么都没作成

手上破了一点小伤

我会痛的大叫

 

小时侯曾经苦练过的自发明的轻功

终于在长大后销声匿迹

 

我没有城堡

连套像样的武器都没有

 

我对着月亮念一百遍咒语

也无济于事

 

我在人群中

普普通通

 

天黑后

便一头钻进黑暗

避免这个世界的纷争

 

命运的形成

 

路过一段坎坷的人生

它孤寂的没有主人

我便把灵魂趋进去

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总是把生命想的这么偶然

自己骗自己说

这都是很无奈的事

 

但是看到别人的欢声笑语

看到这个世界的祥和

我感到孤独

 

生命的变幻莫测

总是有太多的起伏

却没有一个起伏

将我送上美好的天空

 

那列火车给我带来了什么

 

那列火车给我带来了什么

我亦坐在车上

如同世间所有的旅客

疲惫加各种不同的心情

夜幕的外界在玻璃的隔绝下

似乎与我无关

它在朋友的提醒下

撞入我的眼帘

一节节的车厢

连成一只只房灯

宛若一条巨大的虫子

从未知驶向遥远

仿佛与我很近

而且越来越近

直逼心底

将里面某些踟蹰一击而溃

几秒钟无声的观望

被划成节变得内容

而它

仅仅是一节列车    (感谢您的阅读,请支持寇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