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苏-徐凝
江苏-徐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439
  • 关注人气:7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狼吠简评徐凝的部分诗作

(2009-05-26 22:09:50)
标签:

徐凝

诗歌

狼吠

简评

文化

分类: 散文

            自然的营造与田园神性的敬仰

                  ——简评徐凝的部分诗作

                         □狼吠

 

徐凝的诗写得不错,具有一种自然的营造与田园神性的敬仰,由此看来,徐凝的诗歌在技巧上是相当圆熟的,同时更代表了一种视野回归的写作倾向,那即是:“沉郁的写实与诗性的提纯”。在徐凝诗歌中,我们还看到了一种责任与道义的炫鬻,以及对澄清的黎明眷顾和对炊烟深处人家的缅怀,那深深的土地情节与清洁的精神世界,是多架构的,稳固的,颠覆的,水色澄莹的,迎合的,多彩的,环绕的,眩目的,浓稠的,神圣的。隐喻的词语在这里具备了可调和的光润与清澈的折痕,如同大地的纯净和折痕,具有乡村诗歌典范的开拓性意义,讴歌的语境从此奠定。譬如其云:“离开村庄这是我每天早上要做的事  就像/一只蚂蚁  要爬出洞穴  到外面拖回一粒米/用一把扫帚  妻子将黎明一下一下扫到跟前/鸡次第跳出鸡舍  兔子打着喷嚏/一小捆麦秸  就把炊烟的愿望送上了天空/丝瓜的香味  圆满了一顿早餐  多么好的开始/她在围裙上擦着手  看着我/诉说着菜园的小葱  空心菜和满架的豆角/这些  她一天的生活内容  我们清甜的幸福……”。

这种刃具般尖锐的句子,键入了平实的生活,锋利的词性载着光炽如澄净的岁月牢牢抵达时光的农庄。再比如诗人吟呕:“紧靠村庄  白菜一棵棵抱紧了自己/在冬天  谁将打开它们怀中晶莹的秘密/捅开炉门  将冬天从屋子里放出去/最早的雪花以最快的速度  赶上了最后一枚落叶/树掉光了絮絮叨叨的繁叶  变得脉络分明/这多么像一个村庄的历史  一个人的存在与结束/谁也阻挡不了一个人的老去。”我们仿佛读到了叶芝的诗歌,在米沃什的诗歌里,那炫耀的质感又飞回到徐凝的诗歌中。他成就着土地上存在的事物和人们,使一切称之为形象的物质在他的笔下生成,犹如廊檐下悬置的门板被日光倒流中为纯粹的诗性所打破,因之焕然的恬静颂歌在湛蓝的窗前被一纸如山的修辞所切割。

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徐凝的诗,是可以感慰后世的,他既然拥有的话语,也就拥有了词状的典雅与诗人描写人间农人们的快乐,以及空阔远村的玄想与真实瑰玮下的人与物,把握了妙丽的农闲与繁忙,耕种与收获。就像他说:“拉开院门  女儿的酣梦还在继续  我低头/穿过葡萄架子  碰掉了一只蝉蜕  一位歌者的前身/就这样轻易的被丢弃了……”。他继之言:“柔软的阳光  雪地上野兔悄然出没的爪痕/一团意外的野火  提前了凌乱的黄昏/水中的鱼  吐出一个个气泡  凝聚在冰上/重新而来的春天  又将把它们全部融化在水中。”

徐凝的乡土诗歌,感觉是罕见的,具有根须突围状的,隐士的,飘逸而又厚重的。仿佛大地堆积着神圣的泥土与乡音,那撩人怀念的语境是缔造天荒地老的,具备的有别于城市的喧嚣和烦乱的焦灼,那样从容不迫,那样值得赞叹,那样迎合着诗歌的根性及落日远村的冬季。似乎在营造一个乡村的寓言城堡,把词语在颠倒中用母仪与父辈的修辞说出,他说出,而具有了土壤的光泽,他在一种暗喻中制造着人间奇缺的田园幻象,并将之提炼出美妙的诗歌写作中。譬如他说:“我刚转过老家的墙角,夜色里/忽然被一阵香拽住了衣襟,停下来/我感到春天正用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摁住了我的双肩/夜色里,我看不清那一粒粒乳白色的精灵/却听到了它们在齐声轻轻歌唱:'啊——'”。

他在筹集一种值得夸耀的诗状,把地核般人间村舍成就,他吟之:“在一场雨水到来之前,让我们准备好足够的/承诺;在一场丰收到来之前,先轻轻打开村庄/那面晒场,铺就一张大地的婚床/苍穹之下,风把我们的目光和气息四处传播/汗水再一次把庄稼的芬芳抬高/土地,让我们集体弯下了腰,顶礼膜拜/季节,在我们身后已经准备好一场盛宴。”他仍含混着词语的关照,用神交的蜃景在大地的崇敬里抚摸,体会着乡间道义的父亲,用妊娠的诗歌鞭打人性,比如他呕之:

“薄雾笼罩了大地的光芒。牛粪的味道/被父亲从家里带到地里。黑夜的翅膀/已经收敛,收敛,昨夜的低语……/在父亲身后走着,我看见季节/正把一根一根草茎一点一点洇绿/风从东边过来,还带来一缕机井房/上空的炊烟。我用锨铲开一块一块泥土,/看见了茅草根须的白。/父亲把牛粪的味道长久地留在了这片土地/泥土是沉默的,像我的父亲和其他人的/父亲,或者就是像我,一个在黎明的包围中,用锨/铲开一块一块泥土的人,沉默着面对土地/薄雾正笼罩着大地的光芒。”

徐凝的诗歌在同类乡村诗中显得特立独行,为泥土中的母亲造出一座神喻氏族的道德谱系,如同灵验的银器在繁殖的土地上,为有力的说唱和行吟者的瑰丽之辞,提供的样板和依据,仿佛在一种榜样的契合中叙言母亲的美感,那万物的生灵皆在她的怀中诞生,并把白菜做为一种符号学的定义植进他的诗里。他因之歌唱:“母亲在寒风里搬动一棵一棵白菜/她的内心被包卷得很紧/很难让人觉察到她所隐藏的疼痛和期望/最先是一朵一朵苇花贴上了她蓝色的头巾/而后是细细的汗珠渗出了她的额头/在一场大雪到来之前,母亲啊/她匆忙地搬动一棵一棵白菜/我多么像一条漂游在外的小虫子/早已从母亲一层一层的包卷中钻出/但我知道她所隐藏的深处,是雪一样的洁白和清凉。”

非常喜欢看到徐凝这些带有泥土和赞礼的乡村诗歌,它犹如带线的针穿越大地,在厚重的田野里,语录着词汇,仿佛掌灯的庄稼,为一个“母亲在潮湿而简陋的屋子里打点农具/这些粗笨的生活的武器,要迎接一个季节的来临……”。于是他同样来临,在诗歌的碾盘上,堆撒稻种,收获晶莹的米。荏苒的阳光如瀑布流淌,“黑夜或者白天,春天在某一个时刻开始飞翔……”。徐凝的诗,具有一种个性思维的空阔和木刻状石板画的修辞和组织。那语境也极其绚丽与澄莹,几乎是桑叶与蚕囊的关系,可以抽出一根根丝了,而潆洄于词汇中的生活在充满生计与苦难辛勤中酿若醇厚的米酒,每一个深省或深情的投掷,近乎力透纸背,保持着原创诗歌在土地伤触中的地位,当“枯草从地下挣扎出一截白嫩嫩的身子/……杂乱的呼吸加剧了一条河水的上涨”,并把“桃花”一样的词语,犹如“一盏盏粉红色的小灯笼/点亮了乡村的三月……”。他那对母性或女性生殖崇拜的赞美,也若荷叶滚珠一般透亮,正如他诗中所语:“羞赧的女人拎了一桶井水回家/惶惑和不安洒落一地,悄然而至的孕育/正在枝头显出嫩黄的芽儿……”。

当这首《春天在某一个时刻开始飞翔》瑰丽的诗歌,俨然船舷呈现在我面前,那桨声灯影中的词锋簇新而显目,诗歌的航船也同时抵达,停靠在乡村的港口,一如一只语言的大鸟在颠覆的汉语丛林里筑巢,个性的写作充沛地献身于脉动的土壤中的,我们仍然希望看到的已经看到,就像诗人所吟:“这卑微的生命异乎寻常/它躲在重新选择的高度里,观察随之而来的春雨/一声惊雷,打开所有的猥琐和隐藏,幽暗的/深处,梦境的终止,像一条蛇要暴露在阳光下……”。可是,这诗毕现的欺侮和祈望的土地,提纯着更为神魂倒置的思想与拷问,于是诗人如是说:“苍穹之下,山冈在夜色里奔跑,大地的腹腔/发出震耳的轰鸣。请相信我们的脚步吧/它会在泥泞的小路走过,踩响一个一个水洼/月光的触须开始变得如此温柔,我们/内心的呼喊可以穿越时空,梦想的火把/被点点星辰传递到遥远的地方……”。那惯性的“呼喊”,加剧了“梦想的火把”,“穿越时空”,被星辰传递到遥远之地。而“春天!温暖的气息里,看不见的事物……”,正在变化着的,“都在发生变化,令人激动的生长在暗暗进行”,如诗人之吟:“像一只刚刚换了一身新毛的小兽,一双眼睛/发出那样惊奇的光……”。该诗以大地春回寓意生命的复苏,而升幂感在道德与人性的契合中,令我们懂得,蛰居的缄默是有益的。它使一切称之为美感的物质在春天生成,并促使生命抵达另一面,那就是写作和表述的抒情层面,熹微的感受着“昆虫们/蠢蠢欲动……/一只蚂蚁的出行”,这昆虫影射着孱弱的人或乡村元素的基本构成,当然“蠢蠢”形容也是法布尔笔下《昆虫记》的词语象征,绝对是动词状的,而这些正隐含着诗人在颠覆汉语实验中寻求返回元语,犹如《诗经》所现,如汉语最早的诗歌,大多用叠状动词和意声字,以朴素的词义来形容古汉语的精练、简妙、特立、独类与不可置换。因此我们说徐凝有些诗歌,具有某种元诗歌的形态。它有别于高贵,而是一种迎合自然的流露,是匍匐于大地的诗歌智慧和语言需求。

阅读徐凝的诗歌需要具有一种大爱的仁慈和感怀乡土的悲悯。那深挚者的识荆的才智在宣扬一种文本中的乡土意识的奢靡与审美中的良知。徐凝的诗,是密植的、盥洗的、荣耀的、关切的,它给人以思考与后继的憧憬,仿佛一片色泽的泥土被灵魂之瞳照耀,那诗歌的才华被一派浊黄农人之肋形成的禾苗上,看到了茂盛的丰收与耕耘的文字,因此柔软与钢性的知识为之赞誉,湿润的土壤时常干涸,却始终如一地保持写作的情由的冲刺与快感的描画。

狼吠(唐明),笔名知缘村。1964年出生,河南作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文学评论、长短诗、散文、随笔、杂文、小说、史著、剧本等多种,计字五百余万。代表作有长篇小说《中午》、《淘米水》、《鼠群》等。现有史著《香国纪·中国闺阁文化史》(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48万字)、《闻香识玉·古代女子脂粉文化史》〈上海三联版/120余万字〉等面世。另著《中国兵器史》(上下两卷/含古代/现当代)、《古代妻妾考》、《中国佛典史述钩沉》、《东西方古代文化艺术史》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