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州郭涛
商州郭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855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郭涛《碎语》(五)

(2019-05-01 07:37:5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碎语(五)


郭涛

A

吴越是1998年夏天走的。就在他走的前几天,我在西街他的老屋门前遇到他。他说你好好写诗,你一定能成。

和吴越认识,是1985年。我在城关镇街道管区,他在环卫所工作。我每写诗,拿去寻他,让他指点。他好酒,见酒几乎就醉。我那时也好酒,总买一瓶绿棒槌”秦川大曲”,两人边喝酒,边谈诗。有时是在晚上,有时白天。记得大多是周日去他家。也在我的宿舍。有一回,在我那小小宿舍,吴越喝酒醉了,呼呼大睡,鼾声如雷。我就陪着他。

后来吴越突然走了,我写了一篇《吴越之死》,拿给《商洛报》鱼在洋老师,鱼老师很意外,他连连问吴越真的走了吗?

鱼在洋老师说标题不好,改成了《吹笛的吴越走了》发表在《商洛日报》上。那是我第一次写悼念文章。田家声老师提供了一个商洛日报记者给正吹笛的吴越摄过的一个照片题《吹笛人生》的事,被写进去了。

吴越下过乡,卖过衣服,扫过街道,吹过笛子,写过诗,给我指点过诗歌。后来突然走了,到今年21年了。

印象里,有一次,我在吴越家和他两人喝酒谈诗,老鼠在糊了报纸的席子顶棚上跑来跑去,惹得吴越发怒,他用棍子往顶棚上老鼠跑动的地方捅,不论怎样,都是撵不上赶不走老鼠的跑动。带着浓浓的醉意,他气的破口大骂,说他在社会上受欺负,连老鼠也欺负他。

B

初次知道野牛角的诗,是党继那里。党继那时在商洛地区一个厂子工作,写诗多年,成名早。他说你看这些诗。那时候是1985年前后,我看了一本《变态心理学》。看了野牛角诗歌,我很惊讶。他的诗比较冷峻厚重,意象奇特,用词怪异,是一个思维方式和正常的人不一样的人。我参照《变态心理学》里的一些提法,当时就觉得作者是一个心理有点变态的人。其实后来接触野牛角后,他也是一个很寻常的人,只是觉得他的诗总是偏于阴冷痛苦一面,他的诗总是自我的很。后来《荒街上的四色猫》诗集出来,四人之中,我多次反复看,我觉得最好的诗,还是野牛角入选的诗,他的诗歌里有生命的悲剧意识最打动人。遗憾的是,1989年后,野牛角不写诗了。

C

麻斌峰生前,我问他每天睡几小时。他说他每天只睡三个半小时。白天几乎没有休息过。麻斌峰在十年里写了八部书,最后不幸突然患脑溢血病故。麻斌峰病故我是悲伤的,他在《商州报》工作时,当时在我人生的低谷时候,他邀请我参加评报,邀请我参加《滨江情事》座谈,第一次在《商州报》刊发我的发言和照片。

我给麻斌峰写过几篇短文章,是赞美他的写作的。

他去世后,我最后去四合殡仪馆送别,心里是悲痛的。一次,在十字口卖瓜子的儿童文学作家宁有志的瓜子摊前,麻斌峰和我站在两边,宁有志站在中间,三人合了一个影,麻斌峰面色红润,气宇轩昂,给我印象颇深。

高闻兄长在缅怀麻斌峰去世三年的文字里,写了他和麻斌峰同学,麻斌峰苦心学习浩然的作品,对麻斌峰的早逝无限哀伤。

高闻今年四月也病故了,宁有志在2009年12月病故。写这段文字,我是伤感的。

2019年5月1日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