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商州郭涛
商州郭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847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郭涛《割麦书》

(2018-10-17 04:46:44)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割麦书


郭涛

        正是虎口夺食时节,金黄金黄的麦子等待母亲的镰刀。

         母亲守寡时才35岁,父亲走后,母亲撑持了一个残损的家。母亲在四十六岁上,喜得两个孙女。

          那个收割麦子的下午,开始天空阴沉。母亲和我去距离家里三里远的麦地割麦。那是架子车上拉了四岁的我的女儿和三岁的我的侄女。架子车停放在南秦河北岸的河堤上,河堤上高大的白杨和粗壮古拙的槐树在夏季带来了绿意和凉风。

        母亲和我在河堤下面的地里割麦。不大一会,那片不甚大的麦地快割完了。

       突然,天上雷声轰然大发,随之而来的一道闪电像鞭子,狠狠击打天空和土地,坐在架子车上的两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那一刻我和母亲匆忙捆了两捆麦子,放到架子车上,两个孩子一直吓得战战兢兢,大雨倾盆而下,电闪雷鸣之中,我拉着架子车拉着车上的孩子,母亲跟着,一路逃命似的小跑回家。衣服淋湿了,割好的麦子一样淋湿了。

        许多事情忘记了,唯有忘不了那次割麦的事情。估计孩子早已经忘记了。

        出身农家的我,每年三夏季节,都要放假回家割麦,注定和麦子生死相依

        后来读到海子的诗歌,异常喜爱,他是麦子诗人。他是最后一个中国乡村歌手。

       他卧轨自杀了,他的母亲仍是麦地的主人。他的传奇式的死结束了麦子的抒情时代。一个汹涌澎湃的商品世界像一列碾压海子的火车,载着我们向未来奔去。

        和母亲带着女儿侄女割麦的经历经常在梦里闪烁,雷声,大雨,闪电,我拉着架子车,小跑在南秦河堤上回家路上,一家三代四口人,仿佛是我的命运象征……

2018年10月17日晨4时33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