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2010-05-11 07:38:58)
标签:

宗教

诺氏

德氏

经卷

耶稣

印度

杂谈

分类: 冯冯专辑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冯冯

Mygod123 / 誊录

     诺氏笔记旋即提及伊萨年届十三,其父母援俗为之聘妇,伊萨乘夜私遁,离开耶路撤冷,参加东行的骆驼商队,前往印度寻求佛法──此段之英译原文为:‘Issa secretly left his father's house departed Jerusalem,and with a caravan of merchants, traveled east to India in order to perfect himself in the divine word and to study the laws of the great Buddhas。’ (英版,有To India字样,美版则无)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诺文称:伊萨于十四岁时到达辛特地区(今日巴基斯坦东南部之印度河河谷地带),与当地阿利安族居民相处甚谐(阿利安人约于公元前两千年入居该处,到耶稣时代,阿利安人已衰落)。

     诺文称:伊萨后来前往则格挪城(Juggernaut),追随婆罗门教祭司,学习梵文及韦陀经,亦学习医术与驱邪之神通。

 

     诺文又称:尹萨其后以六年时间,来往于则格挪,王舍城(Rajagriha),班那斯(Barnes)及各处佛教圣城,学习佛法──因为他向最低阶级的农人,劳工及奴隶贱民传道及施医,这是违反婆罗门教规的:婆罗门教不准‘贱民’(Sudras)听经。──伊萨不满婆罗门教的阶级制度与腐化,因此他离开婆罗门教而趋向反对阶级制度的佛教。

     诺文称:接罗门教祭司视伊萨为眼中钉,派人将施暗杀。贱民闻讯,通报伊萨,于是他乘夜逃出则城,前往喜玛拉雅山麓的尼泊尔地带,去参拜佛陀释迦牟尼诞生圣地蓝毗尼。

     以下节译自诺着的英译本(英版)原文:

第五章第一节颂文:

     伊萨他年方十四,越过辛特,来到阿利安人圣地。

第二节:他渡越出玉河之地(按:今之潘闸省),他仪容俊伟,态度不凡,广额隆准……一望而知他乃上帝恩庇之子……

第三节:他们邀他留居神庙,但是他未接受……

第四节:不久他来到基斯那大神(Krisna)应身诞生之乡,他归依婆罗门,成为门徒,研究韦陀经典。

     (译注:该处在今日之卡布(KABU)附近,当地土人传说:活佛伊萨曾在道旁一小水潭洗手濯足,此潭于今仍在,当地称之为‘伊萨潭’(Issa-Pond)土人每年定期来此地纪念伊萨,──此段资料来自阿拉伯文册子叫Tarig-A-Ajhan的英语译本。)

     ……然后六年间,他来往于王舍城,卡西(Kasi)等各处佛教圣地,然后,他前往参拜佛陀诞生圣地卡彼拉瓦斯土(Kapilavastu),在彼处,他追随佛教僧人六年之久,学习巴利文及研读佛经。

     然后,他遍游尼泊尔与喜玛拉雅山,然后西返,他经过波斯,拜火教之地,( Earathustra)……

     他的声名已经遍传遐迩。他返回本国以色列之时,年方二十九岁,他旋即开始向国人弘扬和平博爱之道……’

     诺氏注解称:主持大喇嘛开示称:伊萨在以色列被钉十字架殉教之后,大约三四年,乃有巴利文写成之伊萨行状文献问世,乃系根据曾经接触过伊萨之藏人、印人、商旅、及目击伊萨被以色列人钉十字架者……等人之证言写成。

     诺文后段第九至第十四章叙述伊萨,在巴勒斯坦传道情形,大致与四福音相符。但诺文所提各颂──并无‘施洗约翰’出现,亦无提及耶稣复活──此为不可解之事。

     诺文尚有与四福音互相迳庭之叙述,四福音称罗马总督彼拉多声言对处死耶稣之争说多不问,交由犹太人公审自行处理,但是,诺文称犹太长老联名向彼拉多请愿赦免耶稣,结果是彼拉多授意将耶稣处死。

     关于此段,与圣经新约抵触,难免令人怀疑是诺氏伪造?而非经卷原文。诺氏是犹太人后裔,亦不无可能伪造此一段文字来替犹太人脱罪。情有可原,不过,此一可疑点,引起了学者纷纷怀疑诺文是否全属伪造。

     诺文末段叙述伊萨与两大盗同时被钉十字架,日落时分,伊萨失去知觉,死亡升天。此段与四福音不符,四福音说耶稣气断时是正午,突然天昏地暗,狂风大雨,罗马作家随笔中说突然日全蚀,并举出罗马天文纪录以证之,三说孰是?颇难断定!三说均相同者,为耶稣遗体被士兵置于石洞内用大石堵塞,很多人来拜。

     诺文说:行刑三日后。罗马总督彼拉多因恐引起以色列人造反,乃派士兵于夜间将耶稣遗体移走,埋葬于一处秘密地点。次晨,以色列人民来拜,发现墓门大开,石洞已空,(按,以色列人风俗将死者尸体置于山洞内)传说立即展开称:‘耶稣已被天使迎接升天。’

     耶稣的圣灵升天,属于不可争辩的神学话题。不在本文讨论之列。至于耶稣的肉身遗体失踪,推论可能性有三:(一)由门徒于夜间移走另葬.(二)由罗马官兵移走以防聚众引变,(三)耶稣复活自行离去。四福音文字暗示是耶稣复活自去,诺文引述文献则称由罗马总督下令士兵移去另葬。关于此点,迄今仍是学者争论未定的话题。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三说孰是未可断定,但有一事可以确定,则是耶稣遗体确曾被置于洞内石上,遗留的裹尸布(Shroud),流传至今世,现在被供奉于意大利罗伦斯市的一座教堂内,布上有血迹,有钉印,经美国科学家多人以科学仪器检查,其所染尘土花粉(Pollen)与布质,证实确为两千年左右以前的尸布,用特技摄影,可摄耶稣全身形象,须发眉目,肋骨手骨,无不显现,经科学检查,确为真品,似是从人体辐射烙印于白布织维之内,而非任何绘画所能伪造。(拙着‘耶稣尸布之谜’一文有详述及图片,文载于皇冠出版社印行拙着‘不能见光的人’一书内,此处不赘)

     作为一个粗知宇宙科学的佛教徒,我毫不排除耶稣升天与复活的可能性,亦不怀疑耶稣的神性(法身)。我亦无分别心,对于诺氏的引述,我亦不存抗拒心。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但是世俗有分别心的人毕竟太多。诺氏著作于一八九四年在巴黎出版后,连印八版,近即出现英国英译版一种,美国译本三种,继之有德文版、意文版、西文版、瑞典文版、俄文版,轰动一时,立刻引起反对浪声口诛笔伐!

     一八九四年五月十九日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书评抨击此书为   ‘荒谬’‘有谁要相信耶稣与印度西藏佛教有关,那他的脑筋必有问题!’‘耶稣怎么与佛教扯上关系?’‘此书荒谬己极,不值得派人研究其真伪!’

 

     纽约时报于一八九四年六月四日再度抨击诺作:‘诺作引用文献纵然事实,亦无价值;凡是基督徒均熟知:释迦牟尼之教实仅为造成一片荒芜之文化而已) (原文Christians know that the doctrines of Sakya Muni have created a barren civilization),若谓佛教纪录比基督教纪录为更有价值可信,则未免太轻信了:! (If infidel believe that the Buddhist records are more worthy of belief than the Christian, they are very credulous!)

     一九八四年五月,著名神学作家黑勒 (Edward E. Hale) 为文抨击诺氏:‘有无法戒寺此一寺院,尚属疑问:‘诺氏著作显属虚构:!’

     一九八四年十月,牛津大学比较哲学系教授牟勒(Max Muller)为文抨击诺文是伪造,诺氏根本亦未去过该一地区。牟氏与诺氏从此展开数年笔战。

    网注:文中所列一九八四年均应为一八九四年。

    牟氏指称基督及身时代不可能有商队从以色列来到印度西藏,牟氏完全忘了旧约中已提及印度与中国(当时称为辛那Sine)

    牟氏说基督身后的数百年后仍无门徒前往印度传道,亦无犹太人往印度通商,未有圣经传入印藏,牟氏之言旋即被诺氏反驳击破。

    诺氏指出纪元前早已有中东商队来往印度与西藏中国,亦有犹太人旅居于各该处,有关耶稣之经文,可能是由圣汤玛士所写或携入。根据‘印度基督教史’所载,耶稣及身门徒汤玛士于公元五十二年抵印度传道,其时已有犹太人聚居于印度西北角地区。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根据‘天主教百科全书’(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所载,埃及出土的汤玛士书(Acta Thomas)是写成于公元二世纪的,它的文字提及:耶稣升天之后,众门徒在耶路撤聚会,抽签决定出发传教地区,汤玛士抽得印度,他恐惧不敢前往:‘我乃希伯来人,如何可向印度人传道?’耶稣显圣对之说:‘汤玛士勿惧,勇往向前可也,人子将佑!’耶稣二次显圣,命令汤玛士往印度。

     汤玛士坐船抵达印度之后,服侍当地国王根打科洛士(Gundaphorus),王给他一笔钱,命他营造宫殿,汤玛士却将钱周济穷人贱民,传以基督教。王大怒,下令拘捕汤玛士,后者不认罪,并辩称是为王建宫殿于天国。王受感动,释放了汤玛士,并且信奉基督教。此乃基督教传入印度之始。后来汤玛士遍游全印传道,最后被四个士兵用长矛刺入胸中而殉教。

 

     从名字来判断,根王可能是希腊姓名,可能是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印度(公元前)留下的希腊军人后裔自立为王,天主教百科全书说:‘大约在公元四十六年左右,根打科洛士王统治喜玛拉雅山南的地区,即现在的阿富汗、潘阐、辛特等地,该地带出土之希腊古代银币可以证实……’

     纽约时报于一八九六年四月十九日三度抨击诺氏。该报称:拉达克地处遥僻,不易前往,诺氏根本并未去过该地。

     纽约时报刊出自称为印度阿格拉(Agra)地方的官立学院(Government College)英人教授德格勒斯 (J. Archibald Douglas)的文章,德氏自称曾访西藏法戒寺,曾获主持大喇嘛接见及回答问题。德氏文章称:大喇嘛称从未有过西方人到达该寺,亦无欧人来问及有关伊萨之经卷。该寺并无该一经卷。

     德氏引用大喇嘛之言:‘老衲掌任主持四十二年,对本寺经卷无不熟知,实从未有问及伊萨之名,老衲询问各处寺院,亦均不知此事。’

     德氏说老喇嘛完全未见过俄人诺氏,并且出具一封公函,盖印为证云。

     德氏文章指出诺氏纯系伪造。但是,德氏也同样提不出足够的反证证据,他无有力佐证他曾去过法戒寺。后来的一些学者追查,甚至于查不出德氏生平。该处学院纪录亦无此人!德教授可能竟是化名!

    ‘失踪年代’之谜的争辩,参战的学者越来越多,各有理论,令人莫衷一是。争论相持不下,胜负难分。

     本文不可能一一枚举辩论入物,但是必须一提后期参加争辩的一位重要学者,此人乃是上文提及的牟勒教授的好友,原籍印度的英人史弯米.阿喜达南达(Swami Abhedananda),此人于一八六六年十月二日出生于印度加尔各答,原姓灿特拉(Chandra),为加尔各答的东方学院的英文系主任教授拉斯卡拉,灿特拉(Rasiklal Chandra)之子。本名卡立拉沙(KALIPRASAD),此人精通英文及梵文,原为基督徒,于一八八四年改信印度教而改今名,从一八八六年起,他即遍游恒河流域与喜玛拉雅山,以后往英伦及欧洲弘扬印度教,专长讲授韦陀经的后经韦丹陀经(Vedanta),因而结交了德国的梵文学家保罗.都森(Paul Deusen)与上文提及的牟勒教授。

     阿氏后来往美国传教,曾被美国总统威廉、麦坚利(William McKinley)在白宫接见,并认识了爱迪生,又认识了很多美国名人学者。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阿氏于一九二一年七月,从三藩市乘船往印度,一九二二年,年已五十六岁的阿氏,率领一批学者,专程前往西藏法戒寺,探查伊萨传说一案。

     阿氏在日记中写着:‘一九二二年……余从喀什米尔前往西藏,徒步越过喜玛拉雅山脉,考察佛教喇嘛教之情形……余沿雅干(Yarkan Road)路线,到达西藏西部拉达克区首府列城(Leh,Ladak),【按:现已被印度占列为喀什米尔境内,地图上可见该城位于西藏吐玛城之西,在喀玛昆仑山脉之西南,及印度河与西藏班公湖之间的山谷内──请参阅美国民族地理杂志出版的亚洲地图,经一三二,纬五十四──冯注】──余之目的地为列城郊外二十五英里之法戒寺(Himis Monastery)【注,译之根据阿氏著作‘从喀什米尔到西藏’(Kashmir Tibet)一书(由阿氏日记与助手笔记编成。一九二九年正式出版)

     阿氏文章叙述同行众人均平安到达法戒寺,阿氏询问该寺主持及各主要喇嘛有关俄人诺氏之故事是否属实,阿氏日记这样写:‘余从彼等获得答案,诺氏故事全部属实!’

 

     一九五四年,阿氏弟子重印此书,并无修改原文。该书英文本现仍可见于美国国会图书馆,英文书名为‘In Kashmir And Tibet’书中详述寺僧证实诺氏前来求经之故事,内容与诺氏著作一致。

     阿文中有一段:‘一位大喇嘛带领史温米治(阿氏)参观;并示以一卷伊萨经卷,并称此乃副本,原卷仍藏于拉萨附近之玛宝寺(译音Marbour Monastory,原名不详),又称,原文为巴利文,副本为藏文译文。’

     阿氏获准请译员将伊萨经译为英文,列入他著作内一并出版,后来经学者鉴定,大意均相近诺氏一昼所载伊萨的经译文,所不同者,为阿氏内载有耶稣于卡布路旁水潭洗手濯足一段故事,而诺文则无。

     伊萨经卷至是已获证实存在,学术界争论平息,可惜阿氏当时并未携回照片作为具体证据,诚为美中不足。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于是又有一位学者挺身而出,前往列城求经,此人亦是俄人,名为尼古拉斯.罗厄烈冶(Nicholas Roerich),一八七四年十月十日生于圣彼得堡,他毕业于圣彼得堡大学,是一位美术系教授,一九二○年,他已是国际知名的艺术家了。

     罗氏夫妇与一子佐治及六位友人,一共九人,组成探险团,于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间,遍游西藏、新疆、喀玛昆仑山脉、喜玛拉雅山、阿尔泰山、戈壁沙漠、甘肃、喀什米尔、拉达克、潘闸、锡金……等各地,并专程去列城法戒寺查询伊萨经卷,一路考察民俗,做笔记,罗教授是一位画家,途次绘了五百幅油画,其中不少是西藏风光,长子佐治出身美国哈佛大学,是一位考古学家兼西藏语文专家,精通藏文,中文,梵文。同行者还有一位西藏文学研究专家,和一位西藏喇嘛洛章明耀多泽(英文音译Lobzang Mingyur Dorje藏文原名不详)

 

     由于罗氏长子佐治精通藏文与熟悉藏人风俗,他率先访问各处佛寺,毫无困难,亦无隔膜,而且还颇受欢迎。很多向来不纳外人的寺院也都接纳他们一行。佐治发现了二百多卷极有历史参考价值的经卷,他后来于一九二四年独留于锡金研究佛典一年,写了一本‘极亚游记’(Trails To Inmost Asia)

     罗教授一行在极亚地区收获很丰,发现了欧洲早期民族往来居住印藏地区的遗迹,亦发现了弥勒佛(NILA)是印藏及极亚地区的普遍信仰,伊萨活佛也是相当普遍的神人。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罗教授将旅游见闻写成很多本书:包括‘喜玛拉雅山 (一九二六年出版),‘亚洲的心脏地带(HEART OF ASIA,一九二九),‘阿尔泰──喜玛拉雅’(ALTAI──HIMALAYA,一九二九)等名著,轰动国际,‘阿尔泰’一书内,全是罗氏的旅行日记见闻实录,其中详述伊萨活佛在印藏地区及阿尔泰山喜玛拉雅地带的流行传说。

     罗教授的‘亚洲心脏地带’书中说:‘在殊零那格(SRINAGAR──注西巴基斯坦接近拉达克边境之城) ,我们就初次听到耶稣基督曾来过该地的传说,稍后,我们发现这种传说多么广泛流传于印度,拉达克邦国,乃至中央亚细亚,都传说耶稣失踪年代就是来了此等地带。’

                          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中)

     罗氏说:‘伊萨活佛的传说,流行于喀什米尔,拉达克,蒙古和新疆,佛教喇嘛很多都知道此一传说,各说大同小异,共同点就是:耶稣的失踪年代就是来了印藏极亚地区。’

    ‘在拉达克,喇嘛寺的文献说伊萨活佛赞扬妇女为世界之母。’

 

     罗着“阿音”一书内说:‘一位印度人对我们说:‘我曾闻拉达克一位官员说:前任法戒寺主持说:伊萨曾在潭边树下讲道。’

    ‘又一位印度人说:耶稣失踪的年代,到何处去了呢?当然就是云游参学了,青年耶稣随着商队来到印度西藏研究佛教,有何不可?’

     罗氏写道:‘在列城郊外的法戒寺,阴暗古老,又暗又混乱,乌鸦太多,喇嘛们大多数是半文盲。佛经和文献都堆放在黑暗角落。’

     罗氏在法戒寺黑暗角落找到了‘伊萨经卷’,他的长子佐治精通藏文,又有藏僧洛氏同行,因此可以直接从经卷翻译,无需依赖译员,罗氏等发现的伊萨经卷,译文载于罗氏著作‘喜玛拉雅’一书内,内容与诺氏著作‘耶稣佚史’相近,无甚重大差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