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080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史小记之六:金不从革,大宋的祯祥与秦桧的史学形象

(2018-09-14 10:08:26)
分类: 读史小记

文|俞晓群


一、“金不从革”总题记

《书经》言五行,将金列在第四位,《汉书·五行志》亦然。还说它对应西方,对应秋天。而秋天是万物成熟与收获的季节,收获必然充满杀气,所以对王者而言,金预示着兵事的发生。

兵事并非都是坏事,对国家与民众而言,它也是一把双刃剑。

那么,如何用兵才是好事情呢?那就是征讨叛逆与暴乱,维护国民利益。为此班固列举三段名言说明:首先是《诗经·长发》中的诗句:“有虔秉钺,如火烈烈。”讲的是军队将士的认真和肃穆,他们秉持拿着武器,心绪如烈火一般翻腾。其次是《诗经·时迈》中的诗句:“载戢干戈,载橐弓矢。”它是说要将兵器收藏好,将弓箭放到皮囊中,战争的目的不是穷兵黩武,而是为了达到和平的目的。最后是《易经·兑·彖》中的话:“说以犯难,民忘其死。”它是说要乐观地面对困难、克服困难,民众就会舍生忘死,追随王者前行。这样做,金就不会失去它的本性。

反之,如果王者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贪欲恣睢,耀武扬威,不重民命,金就会失去它的本性。正如《洪范五行传》所言:“好战攻,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则金不从革。”

下面列出以班固《汉书·五行志》为先导,五行之中金生变的几个要点:

其一,内容的不同:《汉书·五行志》“金不从革”,仅列举两个例子,一个是“石言”,即石头说话,发生在春秋时期晋国,晋平公向师旷询问原因,师旷说“宫室崇侈,民力雕尽”。而且汉代的刘向、刘歆认为,金石属于同类,石头本来不能说话,这些事情都发生了,因此预示着有“金不从革”发生。再一个例子是“石鸣”,这件事情发生在汉成帝时,当时天水冀南山大石鸣响,像雷声一样,传出二百多里,山上的野鸡都跟着鸣叫。班固认为,这与晋国石头说话的例子类同,也是“金不从革”的表现。

以后诸史,记载“金不从革”多有不同:

《后汉书》:将“金不从革”与“言之不从”合并,无石言、石鸣例目。

《晋书》《宋书》:石瑞、金泣、石有字、钟流涕、剑戟有火光、石生金、金玲生粟、石言、镜中无头、城门上金凤头自飞、古船中古钱失踪。

《南齐书》:金翅自折。

《魏书》:“金沴”一项,有金像流汗、铜像生毛。

《隋书》:铸铁飞散。

《旧唐书》:铁像头落地、金刚流血汗、地出白玉床。

《新唐书》:兵器夜有光、石有字、天雨金、石自鸣、钟自鸣、石马出汗、浑天仪出汗、铃自鸣、玉晨殿自吼。

《旧五代史》:石像自动、石槽漂移。

《宋史》:有地出生铁、金物等祥瑞,还有铜马夜嘶、兵刃生光、大石自移、钱币自飞。

《金史》:野人采石炭。

《元史》:陨石、山石崩飞。

《明史》:“金异”一项,有金钟自裂、铜壶自鸣、井中生石笋、弓弦自鸣、雨钱、兵刃有光、钟自飞、铁斧飞落、大炮大吼、石狮飞出城外。

《清史稿》:“金石之妖”一项,有钟自鸣、雨箭、兵器夜吐火、釜夜鸣。

其二,例目的变化:十五史中记载“金生变”,《汉书》有“金不从革”、“白眚白祥”和“木沴金”等区分,后史记载渐渐混乱,可以见到如下情况:一是史官遵循《汉书》体例已经作出明确区分,像《晋书》《隋书》《宋书》《南齐书》《新唐书》;二是内容遵循《汉书》,但自设题目,像《魏书》“金沴”、《宋史》“金变怪”、《元史》“金石变异”、《明史》“金异”、《清史稿》“金石之妖”。三是没有明确类分,本章根据内容整理或划分,像《旧唐书》《旧五代史》《金史》。

其三,祯祥与秦桧:诸史记载“金不从革”,无论名目与内容如何变化,都应该讲灾异,但《宋史·五行志》却列出十六个例目记载休征,即祯祥。例如:

《宋史》:太平兴国四年九月,夹江县民王谊得黑石二,皆丹文,其一云“君王万岁”,其二云“赵二十一帝”,缄其石来献。

《宋史》:政和二年,玄圭始出。晋州上一石,绿色,方三尺余,当中有文曰“尧天正”,其字如掌大而端楷类手画者,“尧”字居右,“天正”字缀行于左。都堂验视,砻石三分而字画愈明,又于“尧”字之下隐约出一“瑞”字,位置始均,盖曰“天正尧瑞”云。或谓晋阳,尧都也,方玄圭出,乃有此瑞。四年,府畿、汝蔡之间,连山大小石皆变为玛瑙,尚方取为宝带、器玩甚富。五年正月,湖南提举常平刘钦言:芦荻冲出生金,重九斤八两,状类灵芝祥云;又淘得碎金四百七两有奇。十一月,越州民拾生金。湟州丁羊谷金坑仅千余眼得矿,成金共四等,计一百三十四两有奇。

《宋史》:和四年后,御府所藏,往往复变为石,而色类白骨,此与周宝圭占略同。五年,荥阳县贾谷山麒麟谷采石修明堂,得一石有文曰“明”,百官表贺。五年四月,又获甗鼎三。

《宋史》史官这样做,当然不是独出心裁或空穴来风,其根据在宋代儒生对《汉书·五行志》体例的批判。欧阳修为《新唐书·五行志》作序时,曾质疑汉儒为何只记灾异、不记祯祥,如《宋史·五行志》序文所言:“及欧阳修《唐志》,亦采其说,且于庶征惟述灾眚,而休祥阙焉,亦岂无所见欤?”所以《宋史》中记载许多“休祥之事”:“旧史自太祖而嘉禾、瑞麦、甘露、醴泉、芝草之属,不绝于书,意者诸福毕至,在治世为宜。”

    另外,此处记载秦桧一例:“绍兴中,耕者得金瓮重二十四钧于秦桧别业。”史官此举,显然不怀好意。遍览《宋史·五行志》,共有四处提到秦桧,均为负面的故事。诸如:太室的楹木上生长九根茎的芝草,秦桧率领百官前去观看,表示祝贺;秦桧擅朝时,喜欢伪饰太平,经常以草妖为祥瑞;秦桧死后,人们在他的别业中挖出金瓮,重达二十四钧;天上出现赤黄色的云雾,秦桧让术士说是祥瑞。原文录于下:

《宋史》:绍兴二十五年五月,太室楹生芝九茎,秦桧帅百官观之,称贺。勾龙廉、沈中立以献颂迁擢,周麟之请绘之卤簿行旗。桧孙礼部侍郎埙请以黎州甘露降草木、道州连理木、镇江府瑞瓜、南安军瑞莲、严、信州瑞芝悉图之旗。是冬,桧薨,高宗曰:比年四方奏瑞,文饰取悦,若信州林机奏秦桧父祠堂生芝,佞谀尤甚。明年四月甲午,诏郡国无献瑞。(草妖)

《宋史》:绍兴十四年四月,虔州民毁欹屋析柱,木里有文曰:天下太平,时守臣薛弼上之,方大乱,近木妖也。二十年八月,福州冲虚观皂荚木翠叶再实。二十一年,建德县定林寺桑生李实,栗生桃实,占曰:木生异实,国主殃。二十五年十月,赣州献太平木。时秦桧擅朝,喜饰太平,郡国多上草木之妖以为瑞。绍兴间,汉阳军有插榴枝于石罅,秀茂成阴,岁有花实者。初,郡狱有诬服孝妇杀姑,妇不能自明,属行刑者插髻上华于石隙,曰:生则可以验吾冤。行刑者如其言,后果生。(木不曲直)

《宋史》:绍兴十一年三月庚申,长安兵刃皆生火光。二十六年,郫县地出铜马,高三尺,制作精好,风雨夜嘶。绍兴中,耕者得金瓮重二十四钧于秦桧别业。(金不从革)

《宋史》:绍兴十一年三月庚申,泾州雨黄沙。十八年十一月壬辰,肆赦,天有云赤黄,近黄祥也,太史附秦桧旨奏瑞。(黄眚黄祥)

其四,陨石:《元史·五行志》记载灾异,历来有些与众不同。比如“火不炎上”一章,诸史皆记火烧宫殿、民宅,《元史》却记“火烧草原”。现在,《元史》在“金”和“金不从革”名下,记载“陨石”多例,列例目如下:

《元史》金:大德元年,云州聚阳山等冶言,矿石煽炼银货不出,诏减其课额。二年六月,抚州崇仁县辛陂村有星陨于地,为绿色陨石,邑人张椿以状闻。

《元史》金不从革:至正十年正月甲戌,棣州白昼空中有声自西北而来,距州二十里陨于地,化为石,其色黑,微有金星散布其上。有司以进,遂藏之司天监。十一月冬至夜,陕西耀州有星坠于西原,光耀烛地,声如雷鸣者三,化为石,形如斧,一面如铁,一面如锡,削之有屑,击之有声。十六年冬十一月,大名路大名县有星如火,自东南流,尾如曳篲,坠入于地,化为石,青黑光莹,状如狗头,其断处类新割者。有司以进,太史验视云“天狗”,命藏于库。十九年四月己丑,建宁路瓯宁县有星坠于营山前,其声如雷,化为石。二十三年六月庚戌,益都临朐县龙山有星坠入于地,掘之深五尺,得石如砖,褐色,上有星如银,破碎不完。

总览十五史记载“陨石”,《元史》在“金不从革”之下,记录“陨石”的记法,为古今唯一一例。《汉书》“白眚白祥”之下,有陨石一例,但非专论“陨石”。可能是遵循汉志此例,《晋书》《宋书》《隋书》“白眚白祥”名下,也有几个“陨石”例子,再后来的史书中就没有记载了。录于下:

《汉书》:史记秦始皇帝三十六年,郑客从关东来,至华阴,望见素车白马从华山上下,知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持璧与客曰:“为我遗镐池君。”因言“今年祖龙死”。忽不见,郑客奉璧,即始皇二十八年过江所湛璧也。与周子鼂同应。是岁,石陨于东郡,民或刻其石曰:“始皇死而地分”。此皆白祥,炕阳暴虐,号令不从,孤阳独治,群阴不附之所致也。一曰,石,阴类也,阴持高节,臣将危君,赵高、李斯之象也。始皇不畏戒自省,反夷灭其旁民,而燔烧其石。是岁始皇死,后三年而秦灭。

《晋书》:魏明帝青龙三年正月乙亥,陨石于寿光。案《左氏传》“陨石,星也”,刘歆说曰:“庶众惟星陨于宋者,象宋襄公将得诸侯而不终也。秦始皇时有陨石,班固以为:“石,阴类也。又白祥,臣将危君。”是后宣帝得政云。

《晋书》:武帝太康五年五月丁巳,陨石于温及河阳各二。六年正月,陨石于温,三。

《晋书》:成帝咸和八年五月,星陨于肥乡,一。九年正月,陨石于凉州,二。

《隋书》:开皇十七年,石陨于武安、滏阳间十余。《洪范五行传》曰:“石自高陨者,君将有危殆也。”后七载,帝崩。

其实在《汉书·五行志》中,大量的“陨石”记载,都放在“皇之不极”名下的“日月乱行,星辰逆行”之中。《晋书》与《宋书》有“皇之不极”一章,没有“陨石”例目。《新唐书》有“皇之不极”一章,其下有“天鸣”与“陨石”。《宋史》《明史》和《清史稿》中均没有“皇之不极”一章,但将其中内容放在“水”之后,其中有“陨石”例目。

二、十五史“金不从革”序文题记

诸史“金不从革”序文中,只有《汉书》《晋书》《南齐书》和《隋书》为“金不从革”专论的序文。而以《南齐书》序文最为特别,即在《南齐书·五行志》中,只有木、火、金、水四项,有这种专论的序文,而土的序文写的是“心”,即《思心传》。后面还有“皇之不极”的序文。

《后汉书·五行志》开创在五行之中金的名下,将“金不从革”与“言之不从”合为一处。以后诸史,基本遵循《后汉书》这个格式,也有不分别开列序文的史书,如《魏书》《旧唐书》《旧五代史》和《金史》。其中《旧唐书》序文,取自《旧唐书·五行志》总序之中。

三、《汉书》“金不从革”题记

《汉书·五行志》“金不从革”列举“石言”、“石鸣”两例。第一例“石言于晋”,有师旷、叔向解说,要义是说,有非言之物而言,必为妖之大者。对于这个例子的归属问题,汉代刘氏父子还是发生了争议,刘向说,这个例子应该归于“言之不从”中的“白祥”;刘歆说,应该归于“金不从革”。

在这两个例子中,还提到“金不从革”的原因,正是发生了《洪范五行传》中提到的“饰城郭”的事情,即如二例中写道:

《汉书》:“于是晋侯方筑虒祁之宫。”

《汉书》:“虒祁离宫去绛都四十里,昌陵亦在郊壄,皆与城郭同占。城郭属金,宫室属土,外内之别云。”

这里面谈到的“虒祁离宫”、“昌陵”都在郊外,所以“皆与城郭同占”。而五行占又定义:“城郭属金,宫室属土”,所以这两个例子都说明皇家犯了“金不从革”的忌讳。另外,“宫室属土”的定义,见《洪范五行传》定义:“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正是对应土生变。

四、《后汉书》“金不从革”题记

《后汉书·五行志》以五行为章目,在金的名义下,将“金不从革”与“言之不从”何为一处。但按照汉志划分,《后汉书》没有“金不从革”即“金石之变”一类例子,只有“言之不从”诸项如:讹言、旱、谣、狼食人。

五、《晋书》“金不从革”题记

《晋书·五行志》遵循汉志体例,将“金不从革”单列篇目,共有十一例,其中有十例取自《宋书·五行志》,自撰仅二例:

《晋书》:惠帝元康三年闰二月,殿前六钟皆出涕,五刻止。前年贾后杀杨太后于金墉城,而贾后为恶不止,故钟出涕,犹伤之也。

《晋书》:愍帝建兴五年,石言于平阳。是时帝蒙尘亦在平阳,故有非言之物而言,妖之大者。俄而帝为逆胡所弑。

六、《宋书》“金不从革”题记

《宋书·五行志》未单独设“金不从革”,与“言之不从”合为一处。《晋书·五行志》取其中例目,文字有改动。如:

《宋书》:魏世张掖石瑞,虽是晋氏之符命,而于魏为妖。好攻战,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魏氏三祖皆有其事。刘歆以为金石同类,石图发非常之文,此不从革之异也。晋定大业,多敝曹氏,石瑞文“大讨曹”之应也。

《晋书》:魏时张掖石瑞,虽是晋之符命,而于魏为妖。好攻战,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魏氏三祖皆有其事。石图发于非常之文,此不从革之异也。晋定大业,多毙曹氏,石瑞文“大讨曹”之应也。案刘歆以《春秋》石言于晋,为金石同类也,是为金不从革,失其性也,刘向以为石白色为主,属白祥。

七、《南齐书》“金不从革”题记

《南齐书·五行志》有“金不从革”之“序文”,且有一例。例子似与“言之不从”之“木沴金”不分。

八、《魏书》“金不从革”题记

《魏书·灵征志上》有“金沴”一项,其下三例,讲铜像、金象流汗,铜像生黑白胡须。究其性质,可归于“金不从革”,也可归于“言之不从”之“木沴金”。

九、《隋书》“金不从革”题记

《隋书·五行志》遵循《汉书》体例,将“金不从革”单列,其下有一例,讲东冶铸铁,天降赤物将铸所炸飞。

十、《旧唐书》“金不从革”题记

《旧唐书·五行志》没有“金不从革”明晰条目,从正文中集合事例有四:一为白马寺中一铁像头无故飞到院中;二为佛堂中一金刚像胳膊上滴黑汗,用纸擦,竟然是血;三为十三国宝;四为修古汉宫时,从地下挖出一张白玉床。

十一、《新唐书》“金不从革”题记

《新唐书·五行志》将“金不从革”列为本节例目,与“言之不从”诸项并列。其中有些例子与《旧唐书》故事相同,但写法不尽相同。比如:

《旧唐书》:上元三年,楚州刺史崔侁献定国宝十三:一曰玄黄天符,形如笏,长八寸,有孔,辟人间兵疫;二曰玉鸡毛,白玉也,以孝理天下则见;三曰谷璧,白玉也,粟粒,无雕镌之迹,王者得之,五谷丰熟;四曰西王母白环二,所在处外国归伏;五曰碧色宝,圆而有光;六曰如意宝珠,大如鸡卵;七曰红色靺鞨,大如巨栗;八曰琅玕珠二;九曰玉玦,形如玉环,四分缺一;十曰玉印,大如半手,理如鹿形,陷入印中;十一曰皇后采桑钩,如箸,屈其末;十二曰雷公石斧,无孔;十三缺。凡十三宝。置之日中,白气连天。初,楚州有尼曰真如,忽有人接之升天,天帝谓之曰:“下方有灾,令第二宝镇之。”即以十三宝付真如。时肃宗方不豫,以为瑞,乃改元宝应,仍传位皇太子,此近白祥也。

《新唐书》:上元二年,楚州献宝玉十三:曰“玄黄天符”,形如笏,长八寸,有孔,云辟兵疫;曰“玉鸡毛”,白玉也;曰“谷璧”,亦白玉也,粟粒自然,无雕镌迹;曰“西王母白环”二;曰“如意宝珠”,大如鸡卵;曰“红靺鞨”,大如巨粟;曰“琅玕珠”二,形如玉环,四分缺一;曰“玉印”,大如半手,理如鹿,陷入印中;曰“皇后采桑钩”,如箸屈其末;曰“雷公石斧”无孔;其一阙。凡十三;寘之日中,白气连天。

十二、《旧五代史》“金不从革”题记

《旧五代史·五行志》中的题目是自己创立,因此在例目上,与汉志无法对应。如“草木石冰”,其中有二例,可以列在“金不从革”名下:一为先帝古佛刹中的一座佛像突然摇晃不已;二为一次大雷雨,明德门内的一个石制的走水槽,竟然漂走数十步,石槽上的一个龙首也断掉了。

十三、《宋史》“金不从革”题记

取《宋史·五行志》中“金石之变”内容,共二十一例,但其中有十六例为祥瑞。其实将休征列入五行志就不合汉志初衷,不但名不正,同时还会引来假造祥瑞、阿谀奉承之风气。再者有些祥瑞也有争议,还会引来灾异,如下例:

《宋史》崇宁四年三月,铸九鼎,用金甚厚,取九州水土内鼎中。既奉安于九成宫,车驾临幸,遍礼焉,至北方之宝鼎,忽漏水溢于外。刘炳谬曰:“正北在燕山,今宝鼎但取水土于雄州境,宜不可用。”其后竟以北方致乱。

十四、《金史》“金不从革”题记

《金史·五行志》中,没有“金不从革”明确事例,其中有一段记载,颇为有趣,且列于此:“海陵天德二年十二月,野人采石炭,获异香。”

十五、《元史》“金不从革”题记

《元史·五行志》记载事例,往往不遵前史,如在“金不从革”名下记录“陨石”,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另外,除陨石之外,文中记录的其他故事,也往往祸福不分,事件奇异。如:发现铁矿,矿石炼不出金属,山崩飞石杀人。

十六、《明史》“金不从革”题记

《明史·五行志》中,在金的名下,序文中有“金石之妖”一项;正文题目为“金异”,可以列于“金不从革”目下,许多内容也符合“木沴金”。《明史》记载故事颇为细致,生动原创,举一例:

《明史》:洪武十一年正月元旦甲戌,早朝,殿上金钟始叩,忽断为二。六月丁卯夜,宁夏卫风雨,兜鍪旗槊皆有火光。十二年十二月甲子,徐州卫谯楼铜壶自鸣。乙丑,复鸣。是岁,胡惟庸井中生石笋,去之,笋复旁出者三。次年,惟庸伏诛。

十七、《清史稿》“金不从革”题记

《清史稿·灾异志》遵循《明史》体例,在五行之金的名下,有“金石之妖”例目,可以列在“金不从革”名下。共有七例:钟自鸣三例,金铁出火一例,兵刃出火一例,雨箭一例,釜自鸣一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访叶家小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访叶家小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