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936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史小记之五:稼穑不成,“人相食”的历史记载

(2018-08-11 18:02:26)
分类: 读史小记
文|俞晓群

  一、“稼穑不成”总题记
  《书经》言五行,将土列在第五位。但《汉书·五行志》言五行灾异,却将土列在第三位,或曰居中。为什么?汉儒说:“土,中央,生万物者也。其于王者,为内事。”
  那么,什么事情是“内事”呢?诸如宫室、夫妇和亲属等相生相存之事。它所关注的是“宫庙大小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进退有度,九族亲疏长幼有序。”如果能做到这“三有”,则土不会发生变异,反之有“奢淫骄慢”的现象发生,土就会失去本性。
  《洪范五行传》指出,所谓“奢淫骄慢”,其具体表现有四项,即“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那么,何谓“稼穑不成”呢?即“亡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孰,是为稼穑不成。”
  班固为强调五行中土的重要,还引圣人的话和故事为佐证。
  一是孔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见《论语·八佾篇第三》:“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与其易也,宁戚。”意思是说,林放问什么是礼的根本。孔子回答说:“你问的问题意义重大,就礼节仪式的一般情况而言,与其奢侈,不如节俭;就丧事而言,与其仪式上治办周备,不如内心真正哀伤。”
  二是“禹卑宫室”,见《论语·泰伯篇第八》:“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说的是孔子赞美大禹治水时“卑宫室而尽力于沟洫”,即居住在低矮的宫室但尽力于沟渠水利。
  三是“文王刑于寡妻”,见《大雅·思齐》:“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说的是文王能以礼法对待他的妻子,还有他的宗族,以此为政,治理好整个国家。
  发生“稼穑不成”,需要说明之处:
  其一,《汉书》为“稼穑不成”单独例目。其中记载:“严公二十八年“冬,大(水)亡麦禾。”需要说明,这段话括号中有一个“水”字,很有歧义,而且至为重要。
  对此,汉代儒生意见不同。董仲舒认为,应该有“水”字,如《汉书》记载:“董仲舒以为夫人哀姜淫乱,逆阴气,故大水也。”刘向认为,不应该有“水”字,如《汉书》记载:“刘向以为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亡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者也。”
  其实,对照《左传》庄公二十八年,《经》曰:“冬,筑郿。大无麦、禾,臧孙辰告籴于齐。”《传》曰:“冬,饥。臧孙辰告籴于齐,礼也。”其中只谈“大无麦、禾”,引起饥荒,未言“大水”。
  再者,如果去掉“水”字,变成“大亡麦禾”,恰好符合“稼穑不成”的内容;如果保留“水”字,变成“大水亡麦禾”,就应该归于五行之“水不润下”了。
  另外,以下诸史记载“稼穑不成”,均只记“饥”,即“亡麦禾”所致,也可以反证此事。
  其二,《汉书》以降,正史中有十四史记载五行志及灵征志、灾异志,其中涉及到“稼穑不成”,记载方式不同。《晋书》与《隋书》遵循汉志体例,将五行之“稼穑不成”单独例目,且只记“稼实不成”、“无麦”或“饥”。《后汉书·五行志》即将“土生变”作为一个整体,即将“稼穑不成”与“思心不容”合为一处记录。以下诸史具体情况为:
  《后汉书》:有“稼穑不成”序文,没有例目;
  《晋书》:同《汉书》;
  《宋书》:界定同《后汉书》,但有“稼穑不成”序文及例目,与“思心不容”下属例目并列;
  《南齐书》:没有“稼穑不成”例目,有“思心不容”序文及例目;
  《魏书》:没有“稼穑不成”序文及例目;
  《隋书》:同《汉书》;
  《旧唐书》:没有“稼穑不成”例目;
  《新唐书》:与《宋书》同;
  《旧五代史》:没有“稼穑不成”序文及例目;
  《宋史》《金史》《元史》:有“饥”例目,归于“稼穑不成”。
  《明史》《清史稿》:有“年饥”例目,归于“稼穑不成”。
  其三,确定“稼穑不成”发生,需要有一个前提,如果在“无水旱”灾害的情况下,发生五谷不收,即认定为“稼穑不成”。著名一例见《晋书》与《宋书》,二者记载同一事例,内容有不同:
  《晋书》:吴孙皓时,常岁无水旱,苗稼丰美而实不成,百姓以饥,阖境皆然,连岁不已。吴人以为伤露,非也。案刘向《春秋说》曰“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无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此其义也。皓初迁都武昌,寻还建鄴,又起新馆,缀饰珠玉,壮丽过甚,破坏诸营,增广苑囿,犯暑妨农,官私疲怠。《月令》,季夏不可以兴土功,皓皆冒之。此修宫室饰台榭之罚也。
  《宋书》:吴孙皓时,尝岁无水旱,苗稼丰美,而实不成,百姓以饥,阖境皆然,连岁不已。吴人以为伤露,非也。按刘向《春秋说》曰:“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无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此其义也。皓初迁都武昌,寻迁建业,又起新馆,缀饰珠玉,壮丽过甚,破坏诸宫,增修苑囿,犯暑妨农,官民疲怠。《月令》,“季夏不可以兴土功”。皓皆冒之。此治宫室饰台榭之罚,与《春秋》鲁庄公三筑台同应也。班固曰:“无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熟,皆为稼穑不成。”
  注意:《宋书》中引《汉书》观点,说到:“无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熟,皆为稼穑不成。”它是说,即使没发生水旱之灾,五谷也不成熟,都是稼穑不成的表现。但此后诸史并未弄清此种含义,不研究各种饥荒的起因,一概归于“稼穑不成”名下。更有甚者,如《新唐书》写道:“谓土失其性,则有水旱之灾,草木百谷不熟也。”显然与《汉书》观点相悖。
  二、十五史中“稼穑不成”序文题记
  其一,《汉书·五行志》“稼穑不成”序文,将五行之中土发生变化时,自然与人类社会之间的反应单独例说。紧接着,《后汉书》改变了这样的叙述体例,而将五行之下的“稼穑不成”与五事之下的“思心不容”合并在土的名下,写道:
  《五行传》曰“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谓土失其性而为灾也。又曰:“思心不容,是谓不圣。厥咎霿,厥罚恒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心腹之痾,时则有黄眚、黄祥,惟金、水、木、火沴土。”华孽,刘歆传为蠃虫之孽,谓螟属也。
  注意,此中引用《五行传》,第一段“曰”是定义“稼穑不成”,第二段“又曰”是定义“思心不容”,即《汉书》中称“思心之不叡”。以后诸史,凡列有五行志,除《晋书》《隋书》遵循汉志,其余或不列序言,或与《后汉书》序文体例类同。
  其二,在十五史“稼穑不成”序文中,有四部史书没有序文。究其原因,分述如下:
  《南齐书》:此中木、金、火、水,均有序文,唯独“土”没有,而且未列“稼穑不成”之例目,直接进入“思心不叡”,称《思心传》,开言:“心者,土之象也。”例目有大风、雷电、地震。
  《魏书》:有灵征志上,记载五行变异中,只有“火不炎上”例目,且有序文,其余如“稼穑不成”等均无例目,也没有“饥”一项。
  《旧五代史》《金史》:只有五行志总序,无分序。
  其三,上面“总题记”中谈到,《汉书》序文中记载刘向一段话:“亡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孰,是为稼穑不成。”这是鉴定自然界发生饥荒时,是否属于五行占“稼穑不成”变异的原则。对此,《晋书》在序言中与汉志一致;《宋书》在例目中也与汉志同。其余诸史则对此没有清晰记载或认识,《新唐书》甚至记反。
  其四,从序文中可见,诸史对“稼穑不成”引起的自然变异称呼不同:《汉书》大亡麦禾;《后汉书》无;《晋书》《宋书》苗稼丰美而实不成,无麦;《南齐书》《魏书》《旧唐书》无;《新唐书》饥;《旧五代史》无;《宋史》《金史》《元史》饥;《明史》《清史稿》年饥。
  三、《汉书》“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汉书·五行志》“稼穑不成”仅一例。其中有括号中一个“水”字,引来董仲舒与刘向的不同解说。
  其二,刘向所列举春秋事例,与《洪范五行传》中“稼穑不成”五项内容对应。如治宫室、饰台榭:一年而三筑台;内淫乱、犯亲戚:夫人淫于二叔,等等。
  其三,此中“严公二十八年”,严公即鲁庄公。东汉时期,因为要避讳汉明帝刘庄的名字,所以将庄公改称为严公。
  四、《后汉书》“稼穑不成”题记
  《后汉书·五行志》有“稼穑不成”序文,却没有相关例目。但有“思心不容”序文及例目。
  五、《晋书》“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晋书·五行志》遵循汉志,有“稼穑不成”独立章目,共有六例。其中有两例故事取自《宋书》,一为记载“稼实不成”,再一为记载“无麦”。引用时《晋书》改动很大,如“无麦”一例:
  《宋书》:晋穆帝永和十年,三麦不登,至关西亦然。自去秋至是夏,无水旱,无麦者,如刘向说也。又俗云,“多苗而不实为伤”,又其义也。
  《晋书》:穆帝永和十年,三麦不登。十二年,大无麦。
  所谓“无麦”,是说麦田看似生长茂盛,实则不结麦粒。年间又无水旱灾害,当然是“稼穑不成”了。
  其二,《晋书·五行志》列举四例“大饥”,《宋书·五行志》中没有。究其原因,大概沈约认为,这些例子在发生饥荒的原因问题上,不符合汉志界定,或许是水旱灾害所致,因此不应该列在“稼穑不成”名下。《晋书》所列四例如下:
  《晋书》:元帝太兴二年,吴郡、吴兴、东阳无麦禾,大饥。
  《晋书》:成帝咸和五年,无麦禾,天下大饥。
  《晋书》:孝武太元六年,无麦禾,天下大饥。
  《晋书》:安帝元兴元年,无麦禾,天下大饥。
  六、《宋书》“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宋书·五行志》将“稼穑不成”作为一个例目,与五事之“思之不叡”中诸项并列。
  其二,《宋书》仅记“稼实不成”及“麦不收”两例,而《晋书》中有“大饥”四例,《宋书》未见。
  其三,班固曰:“无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熟,皆为稼穑不成。”非班固一人之言,乃汉儒所言,班固录入《汉书》。
  七、《南齐书》“稼穑不成”题记
  《南齐书·五行志》通篇没有“稼穑不成”例目。
  八、《魏书》“稼穑不成”题记
  《魏书·灵征志上》通篇没有“稼穑不成”例目。
  九、《隋书》“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隋书·五行志》遵循汉志体例,有“稼穑不成”单独例目,记载“饥”两例。
  其二,汉志论述五行时,土在第三位,其意在“土居中”。《隋书·五行志》却将“土”放在五行最后一位。
  十、《旧唐书》“稼穑不成”题记
  《旧唐书·五行志》通篇没有“稼穑不成”例目。
  十一、《新唐书》“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新唐书·五行志》将“稼穑不成”作为五行“土”中一个例目,跟“思心不叡”之下题目并列。
  其二,《新唐书》将“土”排在五行第三位,与《汉书》同。
  其三,记载“饥”二十六例,却不言事应。其中有“圣米”一例,写道:
  《新唐书》:大中五年冬,湖南饥。六年夏,淮南饥,海陵、高邮民于官河中漉得异米,号“圣米”。九年秋,淮南饥。
  所谓“圣米”,应为野生稻米。《新唐书·杜悰传》:“时方旱,道路流亡藉藉,民至漉漕渠遗米自给,呼为圣米。”
  十二、《旧五代史》“稼穑不成”题记
  《旧五代史·五行志》通篇没有“稼穑不成”例目。
  十三、《宋史》“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宋史·五行志》有“土”章目,将“稼穑不成”与“思之不叡”合为一处,有“饥”一项,列于此。
  其二,《宋史》将“土”列为五行第五位。
  其三,《宋史》遵循宋儒观点,大量记灾异,但无事应。
  其四,《宋史》中“饿殍”及“人相食”事例极多,触目惊心。略取数例,录于下:
  《宋史》:建炎元年,汴京大饥,米升钱三百,一鼠直数百钱,人食水藻、椿槐叶,道殣,骼无余胔。三年,山东郡国大饥,人相食。时金人陷京东诸郡,民聚为盗,至车载干尸为粮。
  《宋史》:绍兴十一年,京西、淮南饥。十八年冬,浙东、江、淮郡国多饥,绍兴尤甚。民之仰哺于官者二十八万六千人,不给,乃食糟糠、草木,殍死殆半。
  《宋史》:乾道七年秋,江东西、湖南十余郡饥,江、筠州、隆兴府为甚。人食草实,流徙淮甸,诏出内帑收育弃孩。淮郡亦荐饥,金人运麦于淮北岸易南岸铜镪,斗钱八千。
  《宋史》:淳熙八年春,江州饥,人采葛而食,诏罢守臣章骍。冬,行都、宁国、建康府、严、婺、太平州、广德军饥,徽、饶州大饥,流淮郡者万余人,浙东常平使者朱熹进对论荒政,请蠲田赋、身丁钱,诏江、浙、淮、湖北三十八郡并免之。
  《宋史》:嘉定二年春,两淮、荆、襄、建康府大饥,米斗钱数千,人食草木。淮民刲道殣食尽,发瘗胔继之,人相搤噬。流于扬州者数千家,度江者聚建康,殍死日八九十人。是秋,诸路复大歉,常、润尤甚。冬,行都大饥,殍者横市,道多弃儿。
  十四、《金史》“稼穑不成”题记
  《金史·五行志》无章节分段,但正文中有“饥”之例目,寥寥记载,言辞简单。
  十五、《元史》“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元史·五行志》将“土”列在五行第五位。在一、二章,五行“土”名下,及“稼穑不成”名下,按时间记载大量“饥”灾异,但无事应。
  其二,“人相食”事例很多,举一例:
  《元史》:至正十九年正月至五月,京师大饥,银一锭得米仅八斗,死者无算。通州民刘五杀其子而食之。保定路莩死盈道,军士掠孱弱以为食。
  十六、《明史》“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明史·五行志》称饥为“年饥”。年饥是“土”章目中一个例目,与“思之不叡”内容并列。
  其二,《明史》记载“人相食”现象严重,列几例:
  《明史》:弘治十七年,淮、扬、庐、凤洊饥,人相食,且发瘗胔以继之。
  《明史》:嘉靖三年,湖广、河南、大名、临清饥。南畿诸郡大饥,父子相食,道殣相望,臭弥千里。
  《明史》:万历二十二年,河南大饥,给事中杨明绘《饥民图》以进,巡按陈登云进饥民所食雁粪,帝览之动容。
  《明史》:崇祯六年,陕西、山西大饥。淮、扬洊饥,有夫妻雉经于树及投河者。盐城教官王明佐至自缢于官署。七年,京师饥,御史龚廷献绘《饥民图》以进。太原大饥,人相食。九年,南阳大饥,有母烹其女者。
  《明史》:崇祯十四年,南畿饥。金坛民于延庆寺近山见人云,此地深入尺余,其土可食。如言取之,淘磨为粉粥而食,取者日众。又长山十里亦出土,堪食,其色青白类茯苓。又石子涧土黄赤,状如猪肝,俗呼“观音粉”,食之多腹痛陨坠,卒枕藉以死。是岁,畿南、山东洊饥。德州斗米千钱,父子相食,行人断绝。大盗滋矣。
  十七、《清史稿》“稼穑不成”题记
  其一,《清史稿·灾异志》将土列在五行第五位。遵循《明史》体例,有“年饥”例目,归于“稼穑不成”。
  其二,“人相食”记载:
  《清史稿》:康熙四十二、四十三年人相食。
  《清史稿》:雍正九年春,肥城大饥,死者相枕藉。
  《清史稿》:乾隆十三年春,曲阜、宁阳、济宁、日照、沂水饥。夏,福山、栖霞、文登、荣成饥,栖霞尤甚,鬻男女。十四年春,安丘、诸城、黄县大饥,饿殍载道,鬻子女者无算。
  《清史稿》:道光十二年春,昌平饥。夏,紫阳大饥,人相食。二十七年,南乐饥,人相食。
  《清史稿》:咸丰七年春,肥城、东平大饥,死者枕藉;鱼台、日照、临朐亦饥,人相食。
  《清史稿》:同治三、五、七年,有人相食,鬻子女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