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俞晓群
俞晓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080
  • 关注人气:1,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史小记之三:木不曲直,怀想让皇帝的凄美故事

(2018-05-21 22:06:26)
分类: 读史小记

文|俞晓群

读史小记之三:木不曲直,怀想让皇帝的凄美故事

一、“木不曲直”总题记

《书经》说,五行之三为木,“木曰曲直”。何谓曲直呢?它是说,木是可以弯曲、可以笔直之物。就其自然属性而言,如果无法把木弯曲成车轮,无法把木拉直成箭矢,抑或在树木上增生出人之形状,就可以说自然界发生了“木不曲直”怪现象。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现象出现呢?《洪范五行传》将其引入人类社会之行为规范,尤其是针对皇家而言,它解释说:“田猎不宿,饮食不享,出入不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

其实上述《洪范五行传》所言,只是说明事情的一个方面,即人类某些不良行为,会导致自然界出现“木不曲直”现象。反之,自然界中出现哪些自然现象属于“木不曲直”呢?它将预示着人类社会发生哪些灾异呢?

《汉书·五行志》有“木不曲直”例目,它所列举的自然灾异,只有“木冰”一项,其事例取于春秋时代:“《春秋》成公十六年‘正月,雨,木冰’。”班固指出,“木冰”出现,说明有“木不曲直”现象发生,它预示着某些社会灾异将会爆发。至于“木冰”是否应当归属于“木不曲直”名下?它预示着哪些社会灾异发生?汉代儒生刘向、刘歆有着不同说法。班固如实记录了这些争论,但在结论上,他更倾向刘歆的观点。后代学者与史官多有指责汉代儒生学说,称其自相矛盾、不足为信,所举事例,即以刘向刘歆此类争论为依据,藉以否定或更改汉志界说,矮化汉儒。

紧接着,《后汉书·五行志》记载“木不曲直”时,将其与“貌之不恭”混为一处,并且其中没有“木冰”事例。由此推论,《后汉书》记载“木不曲直”有目无例。

《晋书·五行志》与《宋书·五行志》有“木不曲直”例目,且有“木冰”事例,但将“木生变”事例也放入其中,诸如栋梁折、旗杆折、枯木生花等。显然,“木生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它不但有悖汉志,跳出“木冰”一类自然现象界定,而且为各类与“木”相关之变异,打开进入之门,诸如《南齐书》之华表开花、木流血、梁木流泪,《隋书》之树生人形、树自拔、杨树生松枝,《新唐书》之柽杉变为柏树等。如此乱象,为后学整理、归类诸史内容造成困难,尤其是针对例目混乱或阙如之史册,只好挑挑拣拣,将符合汉志之内容者,如“木冰”事例,放在“木不曲直”目下;其余自然现象之取舍,只能尊重史官笔意,加以归类,抑或酌情处理。

应该说,汉志之后诸史“木不曲直”已经很混乱,但到《新唐书》暨欧阳修等宋代儒家学说进入之后,史官记载更加远离古义,造成某些重要历史事件未能记录,或与当时自然与社会景观脱离。例如《旧唐书·睿宗诸子列传》“让皇帝宪”写道:

(开元)二十九年冬,京城寒甚,凝霜封树,时学者以为《春秋》“雨木冰”即此是,亦名树介,言其象介胄也。宪见而叹曰:“此俗谓树稼者也。谚曰:‘树稼,达官怕。’必有大臣当之,吾其死矣。”十一月薨,时年六十三。上闻之,号叫失声,左右皆掩涕。翌日,下制曰:能以位让,为吴太伯,存则用成其节,殁则当表其贤,非常之称,旌德斯在。故太尉、宁王宪,诞含粹灵,允膺大雅。孝悌之至,本乎中诚;仁和之深,非因外奖。率由礼度,雅尚文儒。谦以自牧,乐以为善。比两献而有光,与《二南》而合德。自出临方镇,入配台阶,逾励忠勤,益闻周慎。实谓永为藩屏,以辅邦家。曾不憗遗,(憗,读yin四声)奄焉殂没,友于之痛,震恸良深。惟王,朕之元昆,合升王嗣,以朕奉先朝之睿略,定宗社之阽危,推而不居,请予主鬯,又承慈旨,焉敢固违。不然者,则宸极之尊,岂归于薄德。茂行若此,易名是凭,自非大号,孰副休烈。按谥法推功尚善曰“让”,德性宽柔曰“让”,敬追谥曰让皇帝,宜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

对于此次“天人感应”,《旧唐书·五行志》与《新唐书·五行志》均有记载,但欧阳修主张“五行志”应当只记灾异,不记事应,而上述“宁王故事”属于事应,自然不可记入。《旧唐书》记“宁王之叹”,不但文章完整,而且使古谚留存,《新唐书》记载却如“蜻蜓断尾”,让人不知所云。请看两者对照文字:

《旧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雨木冰,凝寒冻冽,数日不解。宁王见而叹曰:“谚云‘树稼达官怕’,必有大臣当之。”其月王薨。

《新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九年,亳州老子祠,枯树复荣。是年十一月己巳,寒甚,雨木冰,数日不解。

读诸史文章,纵横比较,妙趣横生。时而引发古今联想,或至唏嘘不已。例如,自汉志始,文章注说,均好引用先人典籍与言论,用以说明所论观点,像《经》曰、《传》曰、说曰、刘歆曰、刘向曰、董仲舒曰、京房《易传》曰、干宝曰云云。但自《新唐书·五行志》始,大量出现“占曰”字样,尤其是汉儒名字,几乎绝迹;《宋史·五行志》亦遵循如此写法;再后来连“占曰”也没有了。想来那时之政坛、文坛,一定发生着某种“文字狱”。不过将“占曰”与京房等汉儒之言论比较,不敢说剽窃,其内容和意义,几乎大同或相同,才情却不可同日而语。例如:《新唐书·五行志》有占曰:“木仆而自起,国之灾。”而针对此条,汉代京房《易传》曰:“弃正作淫,厥妖木断自属。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天辟恶之。”两相比照,自有评说。

凡此种种,难以尽言。下面列出十五史“木不曲直”序文题记,以及十五史“木不曲直”例说题记。

二、十五史“木不曲直”序文题记

在“五行”名下之咎征,《汉书·五行志》有“木不曲直”一项,例目仅有“木冰”一例。此后情况如下:

其一,《汉书》以降,有“十四史”记载五行之咎征,其中只有《晋书》《隋书》遵循汉志,将五行与五事分开论述,因此为“木不曲直”单独立项。但《晋书》和《隋书》“木不曲直”收取内容,与汉志不尽相同,《晋书》有“木冰”、“木生变”两项,《隋书》只有“木生变”一项,“木冰”却在五事之“貌之不恭”目下。

其二,《后汉书·五行志》号称遵循前志,但起步即将五行之“木不曲直”与五事之“貌之不恭”合为一处,例目中也没有“木不曲直”之“木冰”内容。此后除《晋书》《隋书》明确遵循汉志体例,其余诸史均大同与《后汉书》体例。

其三,虽然《宋书》将“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合为一处,但在其例目中,单独设有“木不曲直”一项,其下内容为“木冰”、“木生变”,《晋书》“木不曲直” 内容即取于此。以后诸史,只有《新唐书》遵循《宋书》体例,在例目中单设“木不曲直”一项,其下有“木生变”、“木冰”内容。

其四,诸史之中,虽无“木不曲直”例目,但有“木冰”、“木生变”例目者如《宋史》《元史》《明史》《清史稿》,后二史称“木生变”为“木妖”,本书将其归于“金沴木”。再者,《魏书》无“木冰”、“木生变”事例。《南齐书》有“木生变”事例。《旧唐书》《新唐书》有“木冰”事例。《旧五代史》有“草木石冰”例目,其中包括“木生变”事例。《金史》有“木生变”、“木冰”事例。

其五,《宋书·五行志》有言:“班固曰:盖工匠为轮矢者多伤败,及木为变怪。”此为《汉书·五行志》“说曰”内容,乃汉儒言论之集合,非班固一人之言也。

其六,《南齐书·五行志》不言《洪范五行传》,而称《木传》,其文字也与汉志及诸史所引《洪范五行传》不尽相同。待查。

三、《汉书》“木不曲直”题记

《汉书·五行志》言“木不曲直”,仅举《春秋》一例,曰“木冰”,也就是俗称“树挂”一类自然现象。汉儒对于此例性质之界定,观点不尽相同。刘歆称此为“木不曲直”,说明上下阴阳不通达;刘向称此为“常雨”,应归于五事之“貌之不恭”目下,称树木对应大臣,冰雪附在树上,或预示着大臣将受到加害。再者,刘向又称木冰为“木介”,兵象也,预示着会有战事发生。但是,班固撰写时,选择按照刘歆观点,将“木冰”归于“木不曲直”;而以刘向观点作为辅助,融入其中。

四、《后汉书》“木不曲直”题记

《后汉书·五行志》将“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合为一处,有例目如“貌不恭、淫雨、服妖、鸡祸、青眚、屋自坏”,每项均无明确归属,亦无“木冰”一项。“屋自坏”似可列在“木生变”目下,然《后汉书》明确称之为“金沴木”,故遵古史,此处不列;其余均为“貌之不恭”例目。

五、《晋书》“木不曲直”题记

《晋书·五行志》遵循《汉书·五行志》,将五行与五事划分开来。因此有“木不曲直”内容单列,未与“貌之不恭”混为一处。几点说明:

其一,文中“木不曲直”,包括“木冰”、“木生变”两项内容,较《汉书·五行志》内容有扩展。

其二,文中有两例之归属问题,存在争议:

一是例目“其一,魏文帝黄初六年正月,雨,木冰。案刘歆说,上阳施不下通,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雰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曰,冰者阴之盛,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年六月,利成郡兵蔡方等杀太守徐质,据郡反。太守,古之诸侯,贵臣有害之应也。一说以木冰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是岁,既讨蔡方,又八月天子自将以舟师征吴,戍卒十余万,连旌数百里,临江观兵,又属常雨也。”

此段例说,貌似给出两种阐释,即按刘歆观点,此例属于“木不曲直”;按刘向观点,此例属于“有兵甲之事”,又曰属于“常雨”,归于“貌之不恭”目下。实则此例完全套用《汉书》“木不曲直”笔法,其中二刘之观点,均取之于班固记载。

二是例目“其八,元帝太兴四年,王敦在武昌,铃下仪仗生华如莲华,五六日而萎落。此木失其性。干宝以为狂华生枯木,又在铃閤之间,言威仪之富,荣华之盛,皆如狂华之发,不可久也。其后王敦终以逆命加戮其尸。一说亦华孽也,于《周易》为枯杨生华。”

干宝认为,“枯木生花”属于“木不曲直”之“木生变”;但史官指出,也有观点认为,这是“华孽”,那就要归于五行之土生变,对应五事之“稼穑不成”。

其三,《晋书·五行志》“木不曲直”包括九项事例,均取自《宋书·五行志》,但文字多有不同。例如:

《晋书》:魏文帝黄初六年正月,雨,木冰。案刘歆说,上阳施不下通,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雰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曰,冰者阴之盛,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年六月,利成郡兵蔡方等杀太守徐质,据郡反。太守,古之诸侯,贵臣有害之应也。一说以木冰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是岁,既讨蔡方,又八月天子自将以舟师征吴,戍卒十余万,连旌数百里,临江观兵,又属常雨也。

《宋书》:魏文帝黄初六年正月,雨,木冰。按刘歆说,木不曲直也。刘向曰:“冰者阴之盛,木者少阳,贵臣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年六月,利成郡兵蔡方等杀太守徐质,据郡反,多所胁略,并聚亡命。遣二校尉与青州刺史共讨平之。太守,古之诸侯,贵臣有害之应也。一说以木冰为甲兵之象。是岁,既讨蔡方;又八月,天子自将以舟师征吴,戎卒十余万,连旍数百里,临江观兵。

六、《宋书》“木不曲直”题记

其一,《宋书·五行志》首先将“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合为一处,又在此例目下,将“木不曲直”作为其中一个单独例目。此后除《晋书·五行志》《隋书·五行志》之外,其余诸史均采取《宋书》“二合一”方法撰写;但将“木不曲直”直接例目者,只有《新唐书》如是。

其二,《宋书·五行志》“木不曲直”共十一例,前九例《晋书》有录,文字不尽相同;其十、十一例,《晋书》无。列举文字不同两例:一是《宋书》例目“其一”,引《汉书》例目刘向父子界说,但删去很多文字如“常雨”等;《晋书》抄录《宋书》此例时,又将《汉书》文字补回来。二是《宋书》例目记载:“其二,晋元帝太兴三年二月辛未,雨,木冰。后二年,周顗、戴渊、刁协、刘隗皆遇害,与《春秋》同事,是其应也。一曰,是后王敦攻京师,又其象也。”《晋书》抄录此段时,仅剩下“周顗等遇害”。

七、《南齐书》“木不曲直”题记

《南齐书·五行志》有“木生变”内容,并未明确归于“木不曲直”名下,但在其序文中写道:《木传》曰:“东方,《易经》地上之木为《观》,故木于人,威仪容貌也。木者,春生气之始,农之本也。无夺农时,使民岁不过三日,行什一之税,无贪欲之谋,则木气从。如人君失威仪,逆木行,田猎驰骋,不反宫室,饮食沈湎,不顾礼制,出入无度,多发繇役,以夺民时,作为奸诈,以夺民财,则木失其性矣。盖以工匠之为轮矢者多伤败,故曰木不曲直。”

遵其结论,故将例目列于此。然则观其内容,涉及到枯木复生、冬日开花、栋梁流泪等,显然史官并未考虑“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之区别,将其混而论之。

八、《魏书》“木不曲直”题记

《魏书·灵征志上》无“木不曲直”例目,但有“貌之不恭”例目两项:“青眚”与“鸡祸”。还有“鼠妖”,却被归于五事“言之不从”之“毛虫之孽”。

九、《隋书》“木不曲直”题记

其一,《隋书·五行志》遵循《汉书》,将五行与五事分而立目。但在“木不曲直”目下,只有“木生变”例目;而将“木冰”放在“貌之不恭”目下。

其二,《隋书》史官在此引用三部著作,以佐其说,京房两部:京房《易传》与《易飞候》;还有一部《宋志》,即《宋书·五行志》,此段事例写道:“仁寿元年十月,兰州杨树上松生,高三尺,六节十二枝,《宋志》曰:松不改柯易叶,杨者危脆之木,此永久之业,将集危亡之地也。”其中所谓《宋志》引文,在《宋书·五行志》“视之不明”之“草妖”目下可见,即“晋海西太和元年,凉州杨树生松。天戒若曰,松不改柯易叶,杨者柔脆之木,此永久之业,将集危亡之地。是后张天锡降氐。”另外,刘知几《史通·书志》有句曰:“如休文《宋籍》,广以符瑞。”称《宋书》为《宋籍》。

十、《旧唐书》“木不曲直”题记

《旧唐书·五行志》通篇无章目之分,但有一段从“则天时”记起,其中有无云而雷、霹雳、火灾、雨木冰、雷震、大风、霜、大雨雪等例。此处择出“雨木冰”例目。另外有“宁王故事”,前文已载,此处不再赘述。

十一、《新唐书》“木不曲直”题记

《新唐书·五行志》将五行与五事合为一处,而将“木不曲直”单列为其中一个例目,内容包括树复荣、雨木冰、果实互变、枯树复生等。《新唐书·五行志》序文乃欧阳修所撰,他提倡只记灾异,不记事应;而正文执笔者乃刘羲叟,与欧阳修观点不尽一致,但成文已与前史有所不同。一是事应均无,记事不及《旧唐书》,连“让皇帝雨木冰故事”也不提。二是虽不提事应,却有占文,只是不说占什么。三是占文多言“占曰”,不言明出处;其文字风格与京房同,原理多有不同,或大同小异。例如:

其一,《新唐书》占曰:“木仆而自起,国之灾。”京房《易传》曰:“弃正作淫,厥妖木断自属。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天辟恶之。”

其二,《新唐书》占曰:“天雨草木,人多死。”京房《易传》曰:“君吝于禄,信衰贤去,厥妖天雨草。”

十二、《旧五代史》“木不曲直”题记

《旧五代史·五行传》有“草木石冰”例目,包括“木不曲直”内容,择录如上。有几点说明:

其一,此中第一段例说,既为“木生变”,又为五事“言之不从”之“僭咎”:

梁开平三年春正月,潞州军前李思安奏,壶关县庶穰乡村人因伐树倒,自分为两片,内有六字,皆如左书,曰“天十四载石进”,乃图其状以进。梁祖异之,命示百官,莫有详其义者。及晋高祖即位,人以为虽有图姓,计其甲子则二十有九年矣。识者曰:“‘天’字取‘四’字中两画加之于傍,则‘丙’字也;‘四’字去中间两画加‘十’字,则‘申’字也。晋祖即位之年,乃丙申也。”

其二,此中第二段例说“庄宗故事”,乃为休征,非咎征也:

唐天祐五年,长柳巷田家有僵桃树,经年旧坎犹在,其仆木一朝屹然而起,行数十步,复于旧坎,其家骇异,仓皇散走。议者以汉昭帝时,上林仆木起生枝,时虫蠹成文而宣帝兴。今木理成文,仆而重起,乃庄宗中兴之兆也。

其三,“草木石冰”非汉志例目,此中内容列于“草木石冰”之下,自然未明确遵循汉志例目归属,因此亦可归于“视之不明”之草妖、“稼穑不成”之华孽等例目之下。

十三、《宋史》“木不曲直”题记

《宋史·五行志》将“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列在一起,未做区分。本书将木有字、木连理、木倒复起、雨木冰放在“木不曲直”目下。此中最大问题,有许多例目属于休征内容,即祥瑞,而非咎征,即灾异。例如,此中“其一”至“其十六”事例均为祥瑞,这也是受到宋儒欧阳修等思潮影响,所谓“且于庶征惟述灾眚,而休祥阙焉,亦岂无所见欤?”故而导致《宋史》大量记载休征,改变“五行志”本义。当然其中亦有不同声音,见《宋史·五行志》记载:“(绍兴)二十五年十月,赣州献太平木。时秦桧擅朝,喜饰太平,郡国多上草木之妖以为瑞。”

《宋史·五行志》引“占书”方式,同于《新唐书·五行志》,亦称“占曰”,不注明作者及出处。其占辞内容,亦多取自《新唐书·五行志》。

十四、《金史》“木不曲直”题记

《金史·五行志》未按汉志体例编写,其《五行志》序言说得清楚:“金世未能一天下,天文灾祥犹有星野之说,五行休咎见于国内者不得他诿,乃汇其史氏所书,仍前史法,作《五行志》。至于五常五事之感应,则不必泥汉儒为例云。”

此中亦谈到“不必泥汉儒为例”,故成文体例混乱,记灾异而不记事应。本书整理“木不曲直”例目,遵汉志界定,仅取“木冰”事例列出。

十五、《元史》“木不曲直”题记

《元史·五行志》有一、二两卷,在五行志一“木”例目下,记载木冰、大风拔木、木有字、虫食桑等自然现象。其中“木有字”为祥瑞,虫食桑前史未见。在五行之二“木不曲直”例目下,有木冰、木生变等,后者包括桑叶上有龙纹、椿树结实如木瓜、李树结实如黄瓜、松树结实大盈尺等事例。

十六、《明史》“木不曲直”题记

《明史·五行志》将“木不曲直”与“貌之不恭”合为一处记录。有“木冰”例目,遵汉志原则,列于此。另有“木妖”例目,归入“貌之不恭”之“金沴木”。

“木妖”一词,前史未见,即诞生于此。再者,受宋儒影响,如此书写“五行志”,已无人文可言,故无注释可记。

十七、《清史稿》“木不曲直”题记

《清史稿·灾异志》遵《明史》体例,有“木冰”与“木妖”例目,前者列于此,后者列入“貌之不恭”之“金沴木”。

再者,《清史稿》不但遵《明史》不记事应,而且将 “五行志”改称“灾异志”,使之达到名正言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