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关南丘
关南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6,577
  • 关注人气:17,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多余的话(一)

(2011-10-28 11:37:12)
标签:

事业

爱情

毕业

理想

自由

校园

共和六十二年十月廿七日,阴雨连绵。去广厦已一月有余,尝与 郑重君约为晨报门下食客,拖欠日久,竟尾于小舍,怡然其中,虚度时日。既见秋意渐寒,同窗奔走,追踪逐影,枉费心机,作此文以记之、别之。

——序

 

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多冒险是从与母亲闲聊开始。她当然不是有意针对我。她先聊着自己怎样给人做媒,然后是家长里短,内容与我毫不相干。“又能照顾自己爹妈,又能照顾女方爹妈”、“对上眼就行了”、“现在不适应也算安稳些,处着处着就好了”,言辞之间眉飞色舞,颇为得意。谈及我的工作问题,父亲总会在一番议论之后,略带不屑的口气提一句“这些事你自己定”。

这其中两个主题显而易见:事业与爱情。

回答这两个问题,两句话便可:士为知己者死,士为知己者生。

父亲固然不明了:从未为一个饭碗而惴惴不安,也从未决心为理想而破釜沉舟,即便现状并不如意,我仍自信能在这两者之间找寻住一个安身安心的平衡点。

母亲向来图安定。早年报考大学,她便责怪我不选择师范,又怪我离家太远,一直心存耿介。读书三年来,有意无意间总劝我不要踏入记者这一行,在母亲印象里,记者意味着高风险,除此之外,便是疲于奔波,这一点她深谙我的性情。母亲同样深谙于心的,是她无论如何也劝不动我,某日竟颇为认真地劝我去学习跆拳道,以作防身之用。我私心揣度,自作主张已是不孝,一意孤行更是不仁,早些年的坚定顿然柔软松懈。

事实上我并没有完全的自主选择权,好比自由,心向往之,未必力所从之。尚在象牙塔的高墙之上眺望,倘若跌进人海之中,也不过沧海一栗,条条大道,处处出路,也不定迷糊得不知所往,抑或与观察已久的路线渐行渐远。即便能够盯住那条路,也未必一帆风顺。

对于这条路的形容,我向来排斥“工作”这类的字眼,一个活生生的人多半的时间被打上机器的标签;同样难以理解“事业”之意,不过是为自家的身心打拼,为何摆起这般姿态。想来只有一词差强人意:作为。虽不尽达意,倒也切题。

所谓孤独,大抵如此:并非人人离你而去,而是你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独自走开。

所谓知己,大抵如此:并非惺惺相惜同病相怜,而是给你一把弯刀,披荆斩棘。

倘若一个企业的管理者说,我看中了你,加入我们,我们给你一个发挥的才能、实现价值的舞台,那么我看到的全部价值便是利益的产生与分配,匿于其中灰色地带更不必言说,这只是知我之能,而非知我之志,这算不得知己者。

若在战国,愿为孟尝君三千食客之一;若在三国,愿为江东帐下谋士;若在辛亥,愿为黄花一鬼;若在治世,愿耕三亩良田;只可惜生在当下这土地,有心者无力,有力者无心,进亦忧退亦忧。这么孤独的一群人抱团,虽处一境,却各执一词,也算不得知己者。

当今报业格局,党报体制的主导地位固若金汤,然其中有识之士与有志之士凤毛麟角,权一饭碗耳,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都市报之中,奉家长里短为使命者仍为数不少,疲于鸡毛蒜皮的节奏,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电视媒体发展空间大,却日渐浮躁,人心不古,这也不是我要去的地方。与其说是迷茫,不如理解为悲观。

绝对理想状态的作为环境固然不存在,而一个能最大限度地提供你所希望的模式的方阵却不乏其类。这也是我唯一期待且义不容辞的地方,磨合也甘心。

初在某体制内报纸实习,与一记者出席政府会议,席间这位“老师”埋头苦吃,一连消灭两个果盘,这尚不过瘾,一边往嘴里塞刚果,一边劝我快吃,回忆结束时打了个饱嗝,顺手牵走两根香蕉。后与市政官员同席而餐,会上满嘴仁义道德,酒一下肚胡言乱语,言谈举止大致分为两派:官阶底下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领导者欣然接受,黄段子、相互间的打趣,“其乐融融”。两年过后,该领导事发,走任他城。

回顾自身,这些时日除去读的两本小说,以及每日几小时的乒乓球时间,余下分秒不值。自感委屈于这田地,虽有满腹牢骚,也只能惶惶终日。

 

另一个有关爱情的主题,我却无法让这般坦白面对内心。

前两年的意识里一直潜伏着一个鹰眼,简单表述为“责任”一词,这责任,半数来自于家庭,半数来自于爱情,无人逼迫,却时时束缚着身心。

由此衍生的标签,包括经济基础、工作、房子、孩子、稳定云云,压在一个年轻的灵魂之上,且是一个自由的灵魂,这是多么自寻烦恼且不通人性的事情。

这其中的挣扎仍好比两只打架的毛毛虫,斗得不亦说乎,满头大汗,而于这世界而言,实在又是太过苍白柔弱。时至今日,我仍不确定自己是否真就坦然放下这段情,然而比起我所向往的那个世界,这情也实在是太过苍白柔弱。

海子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写到: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大二时候老师讲海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屑于这世俗的爱情,当时只觉得观点新颖,现在回想,恐怕这解释最接近于海子的心境,也最接近于爱情的本质。

带着强烈的个人喜好与人结交,这种真诚恐怕要大打折扣,前提是“我喜欢”,而后可以贴上任何善意的标签,诸如信任、理解、包容、奉献、负责,不胜枚举,其目的亦是引起对方对“我喜欢”的共鸣。一旦发现“我不喜欢”,那么这些标签也就随之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像从未发生过,只在挂念于此的人心中留下一道无以言说的痕迹。

这再正常不过,倒是责怨者的偏见令人发哂,譬如我们常常听到女人发怒“既然做不到就不要许诺,男人都是骗子”之语,却不问当时又作何感想。随不乏别有用心者,然而对于当时坦诚相待的处境,又何谓欺骗?

如上所述,爱情本身仅是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诸多衍生的内容并不起到任何关键作用,况且这相处的主要成分是私心,本身的个人喜恶色彩强烈。而这世俗的爱情当中,这些衍生出来的内容却又实实在在决定着这段感情的前程,并且愈多的人在这公认的价值中动摇、妥协、接受,甚至于反来鼓吹,时而感慨现实的强大,时而讥笑理想主义,时而述说内心深处的苦闷却又无出路。

殊不知,爱由心生,它存在的本质上,主观意识的比例远大于客观条件,后天的畸形培养反而与爱情本身渐行渐远。我从未否认外界因素与物质世界的重要性,然而过于强调,久而久之,初衷便南辕北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爱情固然只是生活的部分,然而从它的角度而言,生活也只是爱情的一部分。

爱情并不是自由的产物,它理应是,而本身却又与其相冲突;爱情是自私的产物,它本不应是,却无限趋近于此。一个从未接近爱情的人会有诸多顾忌,百般挑剔;置身其中,却又能包容一切;失去之后,那些消失的顾虑又卷土重来:这是爱情的美妙之处,也正是它的丑陋之处。

两个人走到一起可能会很容易,而在一起走却要面对种种处境,时日愈久,爱情便融入了生活,生活至高无上,其余也就无所谓重要与否。在我所能预料的日后中,若非孤独此生,便是相伴于一知己者,虽不定至纯至粹,倒也愿意尽平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通往孤独之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通往孤独之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