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尘
红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34
  • 关注人气: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得已斋臆语

(2013-10-27 00:41:53)
标签:

文化

分类: 读书札记

一、予读书至今,所得凡四字,曰知、觉、悟、行是也。知者,学问知识也,物之理也;觉者,兴趣感觉也,物之性也;悟者,领悟神会也,物之质也;行者,切身践行也,物之用也。知然后能辨物, 觉然后能状物,悟然后能体物,行然后能用物。由知而觉,由觉而悟,由悟而行,此循环渐进之道也, 缺一而弗可。善知者曰博,善觉者曰敏,善悟者曰通,善行者曰化。学人善知,诗人善觉,哲人善悟,圣人善行。

二、予尝欲戒诗而终不可得,察而思之,诗诚不得已之言也。何则?情动之心不能得已,求学之心不能得已,求生之心不能得已,求真之心不能得已也。准乎此,则无不得已之情,诗可以勿作;无灵感无才思无学养,诗可以勿作。可以勿作之诗,则亦可以勿读焉。

三、诗者所以发感寄心也,而感莫深乎情,情莫贵乎真诚,不真不诚则不足以动人,能真诚则自有境界,而诚又尤要者,以诚者必真也。准乎此,则无我之真实生命体验与感悟之作,可以勿存;与前人相较无新思想价值与艺术价值之作,可以勿传。

四、诗道系乎真诚。予谓诗有三真焉,曰真于情,曰真于景,曰真于事理;有三诚焉,曰诚于心,曰诚于物,曰诚于言行。真则能天然,能本色,能自在;诚则能厚重,能深远,能广阔。太白性情真,少陵心意诚,渊明则真而归淡诚而返朴者,善哉三者之大也!

五、或问如何可悟诗道?曰观心,曰观物。观心多情境,观物多理境,观心偏虚,观物偏实,观心近主观,观物近客观。意境者,即此心与物,情与理,虚与实,主观与客观数者摩荡化生而出。然此虽分而言之,实则舍心无以见物,舍物亦无以见心,二者原是一体。尝观苦水先生《诗词讲记》,中有言曰诗要有心有物,心到物边是格物,物来心上是物格。即心即物,即物即心,心物如一。”,诚微妙明澈,斯录之以为参证。

六、或问如何辨别诗之真伪?作品读之有如自作者肝肺中自然流出,令人心动神摇,气血俱震,油然而生喜怒哀乐之感,是谓情真。作品读之如有景象历历在前,令人可见可闻可画可想,是谓景真。作品读之如有某人某物于某时某地发生某事,可证之以历史、验之以现实、析之以逻辑,是谓事真理真。但凡佳作,必含此四真乃能为知音者所赏心寓目,乃有千载流传不朽之价值。彼有志于作诗者,其持修此四真勿懈哉!

七、或问如何可以作诗?曰必先有真性情真意境。或又问作诗如何有真意境?曰必内外结合。夫不重内心之情志者,其诗必不能动人,以其意薄且伪也;不重外界之人事物理者,其诗必不足以树人,以其境小且窄也。
八、一定之境乃生一定之意,一定之意乃造一定之境。作诗如是,赏诗、论诗亦未尝不如是。然则意境之所共贵者何?曰真切、曰自然、曰新警、曰沉着、曰浑厚、曰高远、曰深广。真切者,虚伪游离之反;自然者,滞涩拘束之反;新警者,陈腐平庸之反;沉着者,轻浮叫嚣之反;浑厚者,纤薄零碎之反;高远者,鄙俗凡近之反;深广者,浅狭逼仄之反。作诗能达乎真切自然之境,是知何者为诗,何者非诗矣,可以谓之入门;能达乎新警沉着之境,是作诗有一定功力且其中有我之面目矣,可以谓之小成;能达乎浑厚高远之境,是作者之诗艺人格俱已渐臻成熟,足以自树一家矣;至若深广之境,则名家与大家之分限所在,大抵名家能深而不能广,大家则深广俱备尔。
九、予尝私自分境为四,曰时境,曰事境,曰物境,曰心境。时境谓时令、时期、时代、时世也,事境谓事件并其因果与发展过程也;物境谓所摄物理形象也;心境谓所现情感心理也。其当与否,请观者试取文字析焉。
十、又取此四境于创作言之,夫时境、事境、物境为外,而心境为内,外起内之情兴,而内应外之机触,内外交感,或表现为和,或表现为力。和则静,而静中有动;力则动,而动中有静,和与力也未可分。以例言之,陶诗人多赏其和,而予觉其有大力之用,惟化而不易觉耳;杜诗人皆赞其力,而予亦觉其有和之用,盖以力抵力,力尽反互消也。

十一、作诗有四障,文字障其一,才学障其二,物障其三,心障其四。此四端皆足以致诗境睽隔甚且丧失者,静安先生《人间词话》中所指,犹偏前二者而言,而实后二者乃前二者之源在根本。后二者中,心障又尤难焉,良在因文觅意,以意逆志与知人论世,用心见心之间。
十二、作诗贵有来源。元好问论诗绝句谓“怜渠直道当时语,不着心源傍古人”,此心源即诗源之一,乃诗人性情怀抱与灵气精神凝聚之处。不傍者,所以存我也,然非谓可以弃古,而正须勤师之,古源亦诗源之一也。心源谓之才而禀诸先天,古源谓之学而积乎后天。有才无学才易竭,有学无才笔终钝。故欲为诗,须才学相并为用,方见其源源不绝,生机不断。

十三、学诗贵得“活法”。活法者,用其法而不执着于其法之谓也。盖凡有为法即是有限法,有限法即非人人所适。适者知之用之则为利,不适者知之而不能用之则是作茧自缚反为害也。亦如佛义所云:有心无法,法随心生;有法无心,心随法灭。

十四、好诗必不离于真、善、美,然在物则尚为易识,在人则颇难辨:以真者未必善、美;善、美之真伪亦弗易知也,有貌善而心恶者,所谓伪君子是也,有貌美而心恶者,所谓蛇蝎美人是也。尝与牧之论诗,牧之谓作品之真而远离善者无文学价值,予谓反之亦如是。然两人皆重质于文,以质较文为难立也。能保质者不必待能文而其人可师可友可传矣,而有文无质者纵或得意于一时,终不免乎蒙羞后世,此古人所以重言行之合也,今之作者,能勿慎哉!

十五、好诗须有力量:一,形象之力,贵鲜明、贵丰满、贵典型;二,音韵之力,贵和谐、贵变化、贵清亮;三,感情之力,贵切实、贵浑厚、贵高洁;四,思想之力,贵深刻、贵新警、贵自由;五,人格之力,贵真诚、贵独立、贵坚强。解此五者,可谓知诗矣,足为吾辈之益友;于前三者有所成就,可谓能诗矣,足为吾辈之敌手;若于后二者亦有所成就,可谓大诗人矣,足为吾辈之良师,不仅足为吾辈之良师,即谓其足为天下人之良师可也。
十六、问予诗中极妙若何?曰:妙极不能言。问其例若何?曰: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雨中松果落,灯下草虫鸣。
十七、尝观康德哲学,有一语铭心不忘,曰:当视人人为一目的而非手段。因自思:诗之目的为何?人生也。人生所为者何?心之安定充实与身之健康快乐也。是知无常之名利真不值碌碌计较者。苟一人知予心,得此一人名足矣;苟人不知予心,得其名于予又何有哉!见今之为诗者,多忘为诗之目的,逞才弄学,争奇斗巧,务在与古今诗人计较高下次第,不知其本心既失,虽手段愈多,技巧愈多,反足助以蔽塞诗心,迷惑性灵,故录此以为警焉。

十八、予观夫前贤遗作,多不得意之言,即以渊明之平淡自然与东坡之旷达飘洒,细按之亦多暗藏别绪深心,故前人有不平之说,老子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者?是哀乐之相随亦如是也。惟人在乐境中常易与之安适沉浸而不觉,而一触哀境或由乐境转入哀境,则必思托于物事以对抗排遣逃脱化解,盖人之本能使然,诗人特其性情敏感又善于以诗词此一文学体裁形式表现心中哀乐之情者耳。故若谓彼不为诗词者无诗情与诗心,予不甚然之;若谓彼作诗词者即有诗情诗心,予亦不甚然之。
十九、诗人自其外观之亦只常人耳,然其心独与常人异者,岂非以其欲自全自持其本真自然之性与夫趋善爱美之心耶?心既与常人异矣,求知音难得矣,理想不得实现矣,乃不得不入于孤独寂寞之乡,托之于自然之山水花鸟虫鱼草木,托之于无情之宇宙天地,托之于往古之历史人事,乃至托之于想象幻想以得精神与心灵上一时之安慰解脱,故在常人眼中诗人多是狂者狷者傲者愚者痴者顽者,其本不欲如此而卒至于此,甚且终生穷困潦倒无名不得于当世,乃出诗穷而后工之说,是可悲耶?可叹耶?幸耶?不幸耶?予思及此,时或惘然,未知今之爱诗者又以为何如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近事抒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近事抒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