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铁窗内的心灵呼唤——你可以抱抱我吗?(二)

(2014-07-02 00:03:01)
标签:

监狱

教会

诗歌

牧师

灵修

分类: 特别节目

 拥抱每一天20140702   

在我国小三年级的时候,家里从台北的重庆北路搬到大直,那一年的圣诞节,妈妈所任教的学校同事,邀请了几个家里有小朋友的家庭,举行才艺表演,我还记得,在钢琴旁边,摆放了一棵圣诞树,树上有闪亮的电灯,和吸引人的糖果与礼物,只要有表演的小朋友,就通通有奖,虽然,那时候的我,不知道甚么是基督徒,也不知道圣诞节的意义,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那是很棒的一天,每一个人,都有天使般的笑容,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圣诞节,那一年我十岁。
    有一次,我参加的中广儿童合唱团,到圆山大饭店为外宾献唱,指挥老师安排了好几首台湾民谣,外宾们听得笑容满面,直到我们唱起了最后一首歌,他们的脸色,变得既庄严又柔和。会后,有一位老婆婆过来牵我的手,说了一串我完全听不懂的英文,但是,她说话时的亲切笑容,深深地印在我的童年回忆里,那首歌我只记得头一两句:“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信主之后才知道那是“主祷文”,那一年我十二岁。
    我家住三楼,楼下是一间教堂,常常可以听到有人在唱诗歌,李师母知道我有学琴,所以送了我一本诗歌本。那时的我,刚考进一所国小的音乐资优班,插班生的窘境、同学间的竞争、以及老师们的严厉要求,让我喘不过气来。有一天的下午,我正在练琴,听到了以前的同学,在楼下叫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打球?我回答不行,因为我还没练完我的钢琴,他们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走了,我越弹越难过,越想越挫折,这时,记起了诗歌本,就拿起诗歌本弹唱了许久,当时的我,虽然唱得泪流满面,但是,我却能感受到,藉由诗歌,我的挫折感已慢慢地被挪去,而心灵上所获得的平安,更牢牢地,存留在内心深处,那一年我十三岁。

时光流转到我二十八岁,我结婚了,事业也处在最高峰。来年,先生和我移民到加州,顿时间没有了收入,没有了工作上的成就感,生活上的不适应,又加上产后忧郁症,那时,我的人生跌到了谷底。有一次,大嫂有位朋友来拜访她,我知道这位姐妹有上教会,在她要离开之际,我追上她的脚步叫住她,问她的第一句话便是:请问,你们的教会有唱诗歌吗?她回答:有啊!我们一开始聚会就先唱歌,唱敬拜讃美; 我接着问她,那我可以去你们教会吗?就因着这两句问话,我进了教会。到了教会,第一次听牧师讲道,奇妙的是:只要听 牧师说到“耶稣”二字,我的眼泪就啪啦啪啦的掉,从此,上教会成了我生活中最期待的事情。星期天诗班的献诗,我每每细细聆听,他们就像是发光的天使,有着亲切的笑容,而他们所唱的诗歌,让我的心灵,得到莫大的平安,听着听着,我好像是回到了童年,当下我就明了了,神早在我十岁时,就让我感受到他的同在,他已在他的国度里,安插了我的位置,就等着我回到他的怀抱。来年的感恩节,我受洗了,正式归于主的名下,回想这一段我寻求主的经过,诚如《马太福音》第七章第八节所说:“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感谢主耶稣,为我开了这扇大门,让受洗后的我,就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终于可以飞出去,去看看蛹以外的世界,那一年我三十四岁。

在教会里,人才济济,朋友中常常会有人去到他乡异地、为主做工。我时常在想,甚么时候我才可以跟他们一样,用我的专业去服侍主呢?几年前,我就开始关注监狱宣教的事工,但因家庭因素,迟迟走不出去。就在2012年一次的聚会中,几个朋友提起了在监狱里的服侍,我有很深的感动。聚会后,先生主动问我,你想去吗?想去就去吧!在祷告中,我迫切地问神,神啊!我可以吗?是时候了吗?这是你对我的呼召吗?结果答案是肯定的。有了先生、和孩子们的大力支持,终于,我报名了台湾的监狱宣教。
    为了准备十月份的宣教,读经、灵修,不住的祷告,以及诗歌练唱,这些是毎个诗班成员,天天不可间断的。由于我的监狱服侍是在司琴的部分,所以,我的前置作业除了练琴、还须要编排曲子的伴奏谱。在练琴前,我会向神祈求:“主啊!我在你里面得着的新生命,就是为了要让你来使用,我深知自己只是个器皿,请你帮助我儆醒,让我在曲子的编排上,是讨神喜悦的,更让我在弹奏的意境上,是符合神心意的,既不浮夸也不炫技,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要荣耀你的名”。有时,练琴练到手痛,唱歌唱到声音沙哑,这还是小事情,我最受不了自己的是,眼睛还会哭到红肿,尤其是我们唱的其中一首歌,歌名是《有一天》,每次只要唱到“那一天,不要忘记有人爱你”这句歌词,我就开始喷泪了。常常,先生听到我哽咽的声音,他就会走过来,问,
“又怎么了啦!”唉!我就是忍不住嘛!朋友常常笑说,我的泪腺如此发达,到了监狱宣教,肯定会像泄洪一般,我深知自己的弱点,为了不让自己到时哭到泪崩,看不到谱,我还特别去买了防水的防晒油,作足了事前的准备。
    不仅是防晒油,我还带了三大包面纸,没想到第一天,在宜兰监狱,就用完了一大包。当天早上,我们就被告知,受刑人组成的管乐团,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特地为我们表演两首曲子,我心想,真好,有音乐可以欣赏。进了宜兰监狱,在同学的拍手欢迎下进场,领队吕长老还开玩笑的对我说,“纯如,你看,托你的福,第一次有人列队欢迎我们”,我还回答,”是喔,最好是啦!“会场上,同学声音洪亮地跟我们打招呼,等我们坐定,一位女长官宣布,现在由 “管不住乐团”为我们演奏两首曲子,我们大家听到这个名字都笑了,然后,我看到一群年轻的同学,拿着他们的乐器,陆续走上台,站定,当时,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因为,他们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啊!你能想象得到吗?一群像国中或高中的男生,其中有很多位,带着斯文的眼镜,端正地站在台上,专心地等候指挥给他们的指示,而指挥穿着隆重的燕尾服,手拿着指挥棒,举手投足间,就像是个专业的音乐人,他们演奏出来的音乐,更不在话下,当时,我不只泪流满面,而且,心痛的喘不过气来,因为,这一幕,已彻彻底底地颠覆了我整个思想,你说,真有这么严重吗?唉!就有这么严重,从小我们就知道,“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这句话,我心想,难道,眼前所见的全是假象吗?事后我得知,这个指挥,原本就是个音乐老师,在冲动之下犯了错,现在,他正在为他的冲动付出代价。
    还有一场在台北监狱,偌大的会场上坐满了同学,我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孩,不停地在台上、台下穿梭着,忙着调整灯光与音效,等他过来为我调整麦克风的时候,我有机会跟他说到话,我问他,“你怎么这么厉害,所有的设备你都会”,他以谦虚的态度回答我说,“这没什么,常常做就会啦!而且我也是学音乐的,不过我学的是古典音乐”,我听完,心又破了一个大洞。在台北监狱这一场,我的哭功,真的是发挥到淋漓尽致,在唱到《有一天》时,眼泪完全无法控制,趁着指挥洪老师,在说着下一首歌的串连,这个大男孩在我的钢琴座位上,悄悄地放了一迭卫生纸,虽然是粗粗的草纸,老实说擦在脸上很痛,但是我的心更痛,我心里想,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啊?结束时,我盖上琴盖,准备和大家一起离开,这个男孩过来问我,“老师,我可
不可以问妳一个问题,为甚么我弹八度音的时候,弹这部琴,我的速度就比较慢,弹家里的琴,我就可以弹得比较快 ?”我回答完他的问题,他还跟我一鞠躬,说“谢谢老师!”当时我有个冲动,很想问他,同学,你还必须在这里待多久?我知道不可以跟受刑人谈论这些,但是我真的很想告诉他,出狱后要好好的做人,到教会去寻求主耶稣,你的人生一定会大不一样,加油喔!
    昆剧里有一词,“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们所到的桃园女子监狱,为我们印证了这句话,因为我实实在在地看到,跟我们同行的一些男弟兄,看到这些女受刑人的处境,而流下了不舍的眼泪。在未出发之前,有朋友特别提到,有些女受刑人,会带着小孩在监狱里一起服刑,听的人都不胜唏嘘,我心想,小孩,他们是何其无辜,却要因着大人,所犯下的罪而受波及。好多人一直在帮我打强心针,他们告诉我,虽然这是人世间最悲惨的事情,但到那时我一定要忍住,不要哭的太伤心,不然,唯一的司琴无法继续弹,他们就得清唱,这会是人世间第二悲惨的事,当时,听到这些话,我还觉得啼笑皆非。可是,我也真的完全没有料想到,我竟然会这么懦弱得无法去面对,面对那让我揪心万分的情景。
    那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天气不冷也不热,很舒服,舒服到我差一点忘了,我们回到台湾的目的。进入桃园女子监狱,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全部收容女受刑人的监狱,“女孩子的心是豆腐做的”,这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在我们演唱《阿爸的风筝》与《天上的星》时,从我的背后就不时的传来啜泣声,我的心也瞬时柔软下来。接下来话剧的演出、见证分享的影片,和牧师的信息呼召中,时不时夹杂着些许婴孩的哭声,和小孩子纯真的说话声,节目进行到最后,到了要离别的时刻,我们又轻轻地为她们唱起那首歌《平安》:平安,愿上帝时常看顾,平安,愿他慈爱引导你,平安,我必定为你祷告,平安,上帝赐福你。短短的一首歌,我一次次地弹,大家不停地唱,唱出了我们的不舍,也唱出了我们满心想传达的祝福,我听得泪蒙住了眼,眼前一片模糊,不敢回头看,团员中的弟兄刘维成Michael,站在我的旁边,告诉我:“纯如,快看,好多妈妈牵着小孩,抱着婴儿,在跟我们说再见,你快看看。”我死命地摇头,不看就是不看,他说:“真的,你看一下,就一下下,这样的情景,在监狱是不常见的,你不看你会后悔。”最终,我顽强的压抑自己的心,没让自己看到,内心最不舍的那一幕,事后我后悔了!我非常的后悔!如果,我回头
 了,我一定要给她们一个最温暖的微笑,甚至于大声地告诉她们,加油,耶稣没有放弃你们,你们也不可以放弃你自己。就因为当时没回头,所以,在往后的每一场,我不再压抑自己,我很努力地跟他们一起哭,跟他们一起笑,跟他们一起高高地举手,鼓励他们决志。
    我觉得很有成就感的是,在最后一场的云林监狱,有一个看起来意志很坚定,身材非常魁梧的男受刑人,就坐在门旁边。进场时,我看到他手上拿着佛珠,在牧师传讲信息的时候,只要牧师说到“上帝”或“耶稣”,他的佛珠就转动得飞快,我眼看着他越转越快,我的心也越跳越快,我在想,完了,他不愿意接受这一份从主而来的救恩吗?结果,令我惊奇的是,牧师在呼召决志的时候,我看到他举手了,只是,他的手呈四十五度角,而且,像是怕被人看到,他把头垂得低低的,之后,我跟他四眼对看,看到他那羞怯的脸,于是,我定睛注视他,对他大大的一笑,再来,我的手举得老高,他好像在跟我比赛似的,手举得比我更高,然后,我伸出我的大拇指,跟他比了一个“赞”,他还很不好意思地回我一笑,我心想,好棒!他得到神的祝福了。我由衷地希望,我们大家的这一份爱心,这些受刑人,都可以感受得到,那我们就真的是不虚此行了。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在还没到监狱之前,我也坚信,人做了坏事就必须得到应得的惩罚,但是看到这些边缘人,从他们的经历中,我学习到了,事情不能只看表象,有些人,或许是身不由己,有些人,或许是遇人不淑,更有些人,是家暴的牺牲者,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们不会走向这条路。我比他们幸运的是,我有一个爱我的主,这就是最大的福分了。一开始参加监狱事工,只是想为主做工,没想到,我却因此得到更多。自从移民到美国,我常常做一个梦,梦到,我渴望有人爱我,每每梦醒时,就觉得很空虚,但,就在前几天灵修时,突然听到一句话,说,“我这样爱你,你还是觉得不够吗?”顿时间,我醒悟了,我怎么这么愚昧呢?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想通,为此,我要向主说:“亲爱的天父上帝,我要感谢、赞美你,我知道人生中有风也有雨,但自从认识了你,我的生命不再孤寂,因为我知道,你会与我同行,直到天荒、直到地极,我爱你主,因为,你先爱我,我坚信,你的爱永远不会与我分离,这样的感谢祷告,是奉靠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们!”

(作者:宋纯如)

诗歌铁窗内的心灵呼唤——你可以抱抱我吗?(二):《再给我一机会》、《有一天》

铁窗内的心灵呼唤——你可以抱抱我吗?(二)

 拥抱幸福生活  幸福满家园  生活无国界 亲情不断电 好牧人博客  节目资料库  

听友可在节目官博和主持人及听友互动,也可写邮件到节目邮箱:yongbao@liangyou.net

  节目QQ群: 92097548 验证信息请写:拥抱幸福生活(写此验证信息才能加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