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朝花夕拾(9) 童年的年

(2017-02-11 15:34:09)
标签:

过年

童年

元宵节

分类: 朝花夕拾
朝花夕拾(9)

童 年 的 年

      我们老家河北过年,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了。
      男人们累了一年,终于可以歇一歇,张罗着祭灶、杀猪、挂灯、贴春联……
      女人们忙了一年,现在更忙了,煮肉、蒸馍、包饺子、炸年糕……
      孩子们呢,盼着放鞭炮、穿新衣、扎红头绳……
   朝花夕拾(9) <wbr>童年的年

   

      我呢,最喜欢帮着大嫂炖猪肉。
      蹲在灶口旁边,我不停地把木柴递到大嫂的手上。大块儿的猪肉在锅里噗噗地冒着热气,香味弥漫了整个厨房。过了好半天,大嫂才用筷子扎了扎肉皮,说:“行啦,不用添火了。”然后切了老大一方肥肉,放在碗里,递给我。

      那时候的猪是自家养的,那时候的猪是不喂配合饲料的,那时候的猪肉不蘸佐料就是喷喷香的。后来,我长大成人,走南闯北六十多年,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炖肉。


朝花夕拾(9) <wbr>童年的年

    

       转眼就是正月十五。
      这一天,古人叫上元节,城里人叫元宵节。我不懂什么上元下元,故乡也没有元宵汤圆,但是正月十五那烫手的烤年糕,至今还在我齿间留香。
      白天,大哥他们到林子里砍来一些柏树的枝丫。柏树不象松树,它的枝叶是片状的。
      入夜,当一轮圆月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露天烧烤开始了!
      哥哥用干柴把第一层柏枝点着,青湿的柏枝不会起火,只是熰起浓浓的白烟。我们赶紧把事先切好的又冷又硬的黄米年糕片摆放在柏枝上。然后,哥哥再拿几枝柏叶压在这些年糕上面,我们都围过来,鼓起嘴巴拼命地吹。第二层柏枝也冒烟了,顾不得眼泪汪汪咳嗽不止,我又去摆放第二层年糕……
      如此再三,柏树枝终于着起来了。一层层的年糕片被烤得吱吱作响,又从枝杈间掉落在炭火里。我瞅准最早放上去的那个大块儿,嗖地用手捏出来。哎呦——烫死啦!一松手,年糕掉在地上。不甘心,撅根小树枝儿把它挑起来。看看,烟熏火燎,黢黑;闻闻,柏香米香,奇绝;咬一口,又热又黏又甜,史无前例!


朝花夕拾(9) <wbr>童年的年

                (这是今年春节吃的黄米炸糕。样子蛮诱人,可没有当年那焦糊的烤糕好吃哦)

 

      月上中天,大地一片银白。一蓬篝火只剩下一抔灰烬一缕轻烟,还有一圈儿舍不得离去的黑手黑脸黑嘴巴的孩子和咯咯的笑声。

      难忘你,童年的故乡!

      难忘你,童年的年!


朝花夕拾(9) <wbr>童年的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