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酒诗梦
人酒诗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315
  • 关注人气:1,0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燕张葛战斗 探析  (一)

(2017-08-08 23:57:13)
标签:

燕张葛战斗

八路军

日军

截击战

1939年

分类: 军事、军人、军史

                             燕张葛战斗    探析           

             

燕张葛战斗 <wbr>探析 <wbr> <wbr>(一)



              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连续三年来,每到清明节,我都买上十几元烧纸、冥币,来到西张葛村西烈士陵园给烈士们祭奠、烧纸,以表达我对七十多年前,发生在这一带八路军对日作战中牺牲烈士的崇敬和悼念。

   记得第一次我来这里给烈士烧纸的时候,那时只有几座土坟和墓碑,没有树立 燕张葛战斗 纪念碑。当我向烈士坟墓行三鞠躬后,点燃烧纸、冥币时,一阵旋风突然刮来,我手中和地上燃烧正旺的烧纸、冥币腾空而起!火焰夹杂着纸灰朝我迎面扑来。我迅速斜过身、扭过脸去躲过烟火,同时一脚踩住没有燃尽的烧纸和冥币,大声呼道:前辈们!请不要争、不要抢!我们军队,我们军人是有纪律的,我带的钱币每个人都有的,请不要抢了。话音未落,旋风随之消失不见了,燃烧未尽的残破冥币也缓缓的从空中落了下来。我是无神论者,但当时眼前发生的一幕让我感到很诧异。是不是烈士们几十年没有享受香火之故?一下子让我下了决心:我默默的说,前辈们,烈士们,你们为了打败日本鬼子,驱赶侵略者,辞别亲人当兵打仗,把热血洒在了这片土地上。你们英年早逝,把自己年轻的生命定格在这里,这一带的人民群众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我作为曾经亲历战场、参过战、打过仗的老兵,更加懂得军人背乡离井对亲人的想念和牵挂;更加懂得军人、军涯、军旅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更加懂得生命的无价和珍贵!我从小就听说过你们的打仗故事,作为曾经军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我以后每到清明节都会来这里祭奠你们、给你们祭拜、烧纸的。烈士们,请安息吧。

  去年和今年的清明节,我都是先把烧纸和冥币按坟头分配好,一点燃烧纸、冥币我就说,前辈们,烈士们!请大家都不要争抢,每个人都有的。祭奠你们表达我对你们的敬重和缅怀,也代表你们的亲人给你们送钱来了。有零钱,有面额五十的、一百元的,你们尽管享用。你们可以用钱币买来食物,以备腹露宿之用;买些薄酒抵挡苦雨凄风。钱币有限,计划着花,俭省着用啊。

  回老家祭奠已故父母之时,顺便给烈士烧烧纸是我的心愿,表达我对牺牲烈士们的崇敬之心和感恩之情,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燕张葛战斗 <wbr>探析 <wbr> <wbr>(一)

            张葛集村人眼中的 燕张葛战斗

                        

              (一)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纪念日。八一前夕,也就是前几天,我又一次怀着对革命烈士的无限崇敬和深切缅怀,以及对那次战斗全面了解的强烈欲望,再次来到西张葛战斗旧址及我村刘家坟一带进行探视。祭奠、观瞻了 燕张葛战斗 烈士墓,拍照后随即又去了马坊营村西南烈士墓地。

  这方圆几百米,对我来说,是一片十分熟悉的地方。之所以熟悉,因为我村(张葛集)与西张葛只有一里地之隔。目测了一下,我村刘家坟到西张葛也不过三、四百米距离。之间,两村土地接壤。当兵前的70年代,在生产队时,有好几年我曾在这里割草、看瓜、种庄稼,干种种农活。不是一般的熟悉,而是极其熟悉。

  我们第一生产队的土地,大部分都在村西南方。有好几块足有几十亩地在西张葛村北边,习惯上称西张葛村后。这些土地都与西张葛地接壤、搭界。所以,我们队的人干活的时候,经常与西张葛人碰面。也因为是邻村,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见面了免不了边干活边闲聊几句,或者开几句玩笑。我队的康春征只要见了西张葛的李某和李某某立马开始打起嘴仗。“三弟,还活着呢?当年,日本鬼子跟八路军开战时,怎么没有把你捎走啊?都是八路军罩着你们西张葛,你们西张葛的人才能活到今天。你们可沾了八路军的光了。”“要不是当年八路军抗着日本鬼子,你们西张葛早就完蛋了。”“二弟啊,你们西张葛的人,能够活到今天,那是托了八路军的福啊。要不是八路军,你们西张葛早就从地球上消失了。”这些玩笑虽然有些过分甚至偏激,但恰恰说明了康春征等人对那场战斗记忆犹新。那年这里打仗的时候,康春征三十五六岁。我们队里的还有康春生、我二叔等。我父亲比他们大几岁,但也都在一个年龄段上。打仗时,他们及我父亲等人在村边曾经偷偷的观战,目睹了那场战斗。在生产队时我们年龄小,大人开玩笑我们不敢插嘴。他们的玩笑结束了,我喜欢问他们亲眼目睹的打仗故事。每当说起当年日本鬼子跟八路军发生在这里的战斗,他们眉色飞舞,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表现出异常的兴奋。 

  这些年回顾他们开的玩笑,重温他们讲述的战斗故事,我对这一片土地有了新的理解和更深、更进一步的认识。七十八年前,我八路军以西张葛后土围墙为依托,日本鬼子以我村刘家坟为阵地,敌我双方发生过一场殊死、激烈战斗!这里是八路军用鲜血和生命驱赶日寇、消灭侵略者的一片热土!我更加热爱这片被烈士鲜血浇灌的土地!

    

                        (二)

  我村刘家坟地,位于西南路(去南于町村)和正西路(去北于町村)之间。刘家坟是老坟地,有十来座高大的土坟墓。坟地有七八颗柏树,长势茂盛。这里坟墓间有野甜瓜,野枸杞等小孩喜欢吃的东西。且坟大树多、树高,记得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常和小伙伴们来这里割草、歇凉、找野甜瓜。但每次来到这里总感到有一些阴森森的感觉。

  我村刘家坟地周围地势平坦,四周望去能看到邻村人影。日本人在情急之际,选择、利用刘家坟为抗击八路军阵地,实为最佳地形选择。十来座交叉错落高大土坟和七八颗大小、高低不等的柏树,是平原作战的天然屏障,是阵地战的最佳天然工事。我想啊,要是当年八路军事先在刘家坟地部署一部分兵力埋伏,同隐藏在西张葛村后土围墙内的八路军协同作战,两边同时向日本鬼子开火,歼日军于路上、车上,那岂不快哉!看来,这次战斗准备是不足、不够的。

  在生产队干活经常听他们说,那年的腊月十三(阳历193921日)上午多半晌时,日本人开着好几辆汽车,车上载着好多日本兵,从西南的曲周方向,经古城营、南于盯村东至我村西南北路,像旋风一样开了过来。汽车开到西去我村至北于盯路口处,突然转弯掉头向西,在我村刘家坟北边停了下来。日本鬼子一边下车一边叽哩哇啦的喊着,端着枪向刘家坟冲去。到了刘家坟立马卧倒,枪口朝向西张葛村猛烈射击。

  他们说,那年的腊月十三天寒地冻,农户人家大多都宅在家里。富裕一些的家庭,男人们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贫穷的农户,穿着单薄,更加不敢出门,屋里虽冷但总比外头暖和。

  当人们听到日军十来辆汽车急速从南开来,多辆汽车巨大的隆隆声和马达的轰鸣声,及大地颤动的震感,把人们从宁静中惊醒!啥声音啊?不像是打雷。随后,炮声、枪声响成一片!啊?打仗了?好像在西南地、西张葛那边。谁跟谁打啊?枪声这么急?这么激烈?人们在自己家里小声的嘀咕着,自言自语着。村子里多数人,躲在家里战战兢兢听着枪炮声,反反复复地加固着门窗,哪敢迈出家门半步?

燕张葛战斗 <wbr>探析 <wbr> <wbr>(一)

               (三)

  我父亲那时候四十来岁,身强力壮胆子也大。甩下一句“你们都不要出去,我去看看就来。”那时候我大哥六岁,我二哥才几个月。大哥、二哥依偎着母亲,哪敢出门啊。“外面正在打仗,别出去了。”母亲的话音未落,我父亲早已走出门了。他匆匆来到村边一处闲宅子里,站在破墙头后面朝西南方向望去。不一会,康春征、康春生等住得近一点的几个人也来了。“这是日本人跟八路军打仗。”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在刘家坟地,有汽车的肯定是日本兵,在西张葛的肯定是八路军。”“嗯。应该是。”

   他们听到刘家坟和西张葛噼噼啪啪枪声并伴随咚咚的炮声不绝于耳。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最常说的一句:“双方打得厉害呀,枪炮声简直跟过年放鞭炮一样!”不一会,刘家坟被滚滚尘烟笼罩。扭过脸去,西张葛也一样,似被浓浓、厚厚的晨雾罩住。鼻子里不时闻到随风而来的浓浓的火药味。他们听到枪炮声的同时,首先眼里看到的是刘家坟北侧有好几辆汽车。(耕地冻得梆硬,多数汽车停在地里。)我父亲对大家说,查查几辆汽车。可是数了几次也没有数清。因为,汽车不是停在一条线上,怎么能数得清呢

  整个下午,我们村里来这儿观战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拨,为了看的更清楚一点,胆子大的人,往前移动了一些距离。

    这场战斗开始激烈,期间双方打打停停,一直持续到傍晚。

到了夜里,没有了枪炮声,恢复了昔日的宁静。人们估量着八路军和日军可能都撤走了。

  我母亲说,打仗的第二天,天还未亮,我父亲就早早的起床了,父亲背着大箩头去了刘家坟地,捡了满满一箩筐子弹壳。父亲把子弹壳倒在家里又去了刘家坟地。这次不一会空着箩头回来了。父亲说,刘家坟地里有好几个人背着箩头拾子弹壳去了,拾完了没有了。我想那天晚上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子弹壳呢?

  听我母亲说过,这些子弹壳有大的,有小的,全部是铜的。大的应该是轻机枪或重机枪弹壳,小的应该是步枪子弹壳。我父亲在我家院子里找个地方悄悄的挖了个坑,把捡回来的几十斤重的子弹壳埋了。到了五六十年代,我父亲想起了这一箩筐子弹壳,准备挖出来当作废品卖给收废站。可是,时间太长了,竟然忘记了埋子弹壳位置。父亲把整个院子挖遍了,也没有找到。打我记事的时候起,经常听到父母亲提起子弹壳的事情,唉声叹气,后悔当时埋子弹壳的时候,没有做个标记。我想啊,当年我父母和我二叔携全家老小,于民国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去山东梁山县黑虎庙一带逃荒逃难,在那里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那些年,都是灾荒年,又兵荒马乱的,在那人吃人的年头里,村里多数人逃荒要饭去了。家里房屋、家什无人看管,留在村里的少数人还不是任意所为?父亲埋在家里的子弹壳一定是被人挖走了。父亲说,子弹壳埋的很隐蔽,别人都不可能知道。我说,虽然你埋的具体位置人家不清楚,但是,你在刘家坟地捡了一箩头子弹壳,很多人都知道。你不可能把子弹壳埋在别人家里。家里一年没有人,人家可以大着胆子慢慢找啊,总会找到的。

  其实,这几十斤废铜,按现在价格,也不过卖几百元而已。但在上世纪生活紧的五六十年代里,这几十斤废铜,可是对我们这个人多孩子多的家庭生活是个不小的贴补。我能理解、体谅到父亲当年捡弹壳、埋弹壳,后来挖弹壳,失去弹壳,乃至为此唉声叹气的想法和心境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