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77级78级79级 点火启动高考机器

(2010-11-11 08:07:44)
分类: 小民家国

 

一大早接到电话,是中学同学的电话,问我在不在北京,我说在,本以为他约我一起去打球,他却告述我说,一些来自西安的中学同学,约了一些在北京的同学有个小聚,定在了北京的国贸边上,一个现在变得很矮小不起眼,建设者自以为会有图腾含义的中服大厦。同学,口气友善强硬,让人无法拒绝。按说,要不是我两个都是高尔夫球友,偶尔还在一起打球,这联系,早就象其他同学一样,断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而同学?聚会?像我这样性格冷僻的老猫老狗out的人,也不太爱参加的.好像每次,我们中间有人幸福的谈着小二给生的孙子般大小的儿女奶粉问题,有人开始等待孙子,其间,每次都开始听到一两个人的圣体方面的坏消息。

 

一拨77级78级以及79级在不同年份考上大学的中学同学,是那一个特定年代的一小段历史碎片,重重落下又很快就扫走的痕迹。

 

我们这个年级或一拨的中学同学,主要是当年西安那个叫西北工业大学的闲散子弟,赶上了当年的高考恢复,比自己下了乡的那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哥哥姐姐们多少幸运了一些。确实,没有直接切身体会那排队签售的明君先生《前缘》里知识青年下乡那样的切肤体会,但下乡的行囊可是准备好的,而且,很多,还和去五七干校或“三线”的父母下过乡了,可是看着“轰轰烈烈”的哥哥姐姐们"玩着"长大的。

 

当年那个大学,现在在航空航天系统很重点的大学,那会儿的大学其实老师们都没啥正事儿干,每家的家长倒是也都怪怪的忙,忙啥真不知道,最熟悉的简单一个概括词是为革命。

 

我们这些闲散放养的子弟忽然就没了中学学校去了,于是,大家集体被在小学还蹲了整整一级。那年头,外面的中学有限,人口高峰降生的我们,社会接纳度极其不够。有些好事的家长,自然这里不是说“黔之驴”典故里的那个往贵州运驴的农夫,不过确也同样偶然好事,临时借了些大学不用的教室,把娃儿们笼在一起,再由好事儿或有点想法的同是大学老师的家长再请些相关科目的大学老师,用教大学生的方法,生吞活剥法子的给我们混混们这些开了课。

 

学校或者说是“小教室”办了那么几年,刚好在我们快毕业前一年那成想撞上了狗屎运赶上了国家高考,用屁股想想你就能猜到,相较于社会其他同龄更不太上课或师资极差的不是一个光年的学校和同学,我们不小心“这拨鱼”的高考入学率出奇的高,小伙伴里有跳级参加77级考的,有78级上的,上79级则是当时反应不过来或一时还不太适应那些大学老师式的教学方式或愚笨点的,当然,理工大学大学子弟学校主体或几乎全部貌似聪明点儿的娃自然是去了理工大学。而我,就是那拨尾巴上上的了,其实对理工科不感兴趣,也荣幸的中了令人羡慕的“科技就是生产力”的著名的理工科大学现在叫电子科大的,学了那会儿看着挺神秘的“微波技术”,哈,这可不是今天的“围脖”啊,是叫个后缀带“技术”的。

 

其实,要说这件事儿受益的,可不仅是我们这些学生。那当时没啥中学名校之说的年代,我们这批出奇高的升学率,确实偶然就让学校引起了教委对这个临时搭起来的学校的关注。而也从此成就了一个西安那地方很火的高考机器“西工大附中”。

 是的,要非谈谁是受益者,集体,那成就了现在在西安很有名头的“附中”,其实,现在收纳的门槛的可都是已经拿各种高分的学生,已经比北京的四中还难入了;要说收益的个人荣耀,最成就的,那就是当时外面临时调来,为解决两地分居从一家工厂而调来的,相较而言更有参加社会活动兴趣的和蛮有爱心的某女老师,也就是当时很多书呆子老师家长不屑去当的,事物活动很多的,后来其实都挣着当的班主任升了的热性张罗的女校长了。当然,顺带以及,当时一个会跑百米比赛很快的复员战士,一个一样很有社会活动兴趣的,并被我们班个别女生认为英俊的,当时年轻的长着很多青春痘的体育老师,当然,后来的若干年的很著名的该校教导主任。再后来,他们以及这个学校,为陕西省乃至全国的教育事业,都做了很多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荣誉,很多。

 

那批孩子们,77级78级79级,印着三个参加中国高考的普通年号,是在文革前毕业老三届之后,停课闹革命后,正式开始大学认真如饥似渴学习的很传奇的老三级,有人说,他们是很有故事和传奇的。在当年我们这些娃娃看,有幸与来自各行各业的大哥大姐叔叔阿姨们一起也如饥似渴的开始了学业,的确难忘的是,那一拨人的社会经历的复杂,感受外部强烈反差冲击的灵魂震撼,是现在很多人无法想象的。就如同没有经历过战争,只能把战争当故事看,无法理解生死边缘挣扎的生命。基督等等各族宗教人物及文化的诞生,好像考证下来,也是在那种气氛里才能产生的。

 

医学和生理学,终于告述我们,为了孩子,出生的婴儿,你尽量不要让他破腹产,因为,母亲的阵痛,同时也强烈的激活了胎体里出勉的婴儿,他的第一声哭泣,其实,是真正意义上自我生命意识的觉醒。那一拨人,感受着凤凰涅槃重生的国家的强烈阵痛,他们哭泣着睁开眼睛,那些顽强的生命,是在冰土里顽强的拱出来的。

 

国贸大厦边上的那个刻意建设的搞搞立起的中服大厦,现在太矮了,早已失去了当年建设它的时候的图腾的意义,淹没在一片高楼里;偶然临时凑起来的西安的“西工大附中”,在陕西教育界有了名气以后变得比那个大学本身还难进入了,依然地成了中学教育升学率的图腾,其实,更像个高考机器。机器,名气是大大有了,当初张罗的很有善意的好事组织者的那些老师家长们,估计早就让人不再记起没有痕迹了。

 

历史,每个符号和图腾后面,都有它更加深刻的真实故事。但,人们,记住的,只是那些若有若无的图腾和符号,无暇顾及那些历史的真实碎片瓦砾,更不要说那些图腾之下的基石了。

 

77级78级79级,老三届之后的老三级,这些符号后面的故事,还在我们这片大地上耐心的演绎着,尽管,依然带着从冰土里拱出的隐隐的痕迹......

 

 (附注:这里,把此文献给聚会的同级人,以及在“围脖”上叫“啥sooner”的好奇的问那个中学起家历史的33年后的小学弟。可以肯定负责任并骄傲自豪的说,我们当年比远在美国的几乎同时期的现在有了些名气的“比尔.盖茨”先生退了叫啥哈喇佛的大学,混在自家里的车库创业出了个微软公司时的硬件条件,那是强太多了,软条件嘛,国家还在改善。大家一起努力,党中央不是说了嘛,带我们前进ing!)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