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958
  • 关注人气: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厉害了!我们发展到了一个无需读书的时代。

(2019-06-25 21:43:19)

厉害了!我们发展到了一个无需读书的时代。

(来云南旅游,在候机的日本小朋友。)

1

 

成都的宗归妹妹发来微信道:“抱歉呢!田哥。你赠我的小说至今还没读完。”

“你在读就已不错了。在内地,在江南我没见还有谁在读书。”我回应道。

前日,台湾籍的散文家小英来看我。问了身边晚辈分的亲人,有没有读过《红楼梦》。回说没有。我说这个之于我并不见奇怪。月前在京城的某著名艺术机构。我问身边的艺术家们有几位读过《红楼梦》?回答跟小英的晚辈是一致的。

 

艺术家朋友说,也许大家都在用手机阅读呢。

于是,(这里请原谅我的偷窥。)在京城和上海的地铁里,在航班中,在江南的咖啡馆里。

结果?说真的,我只见过一位男生在阅读网络小说。

 

2

 

上下五千年文明。我们已经发展到无需阅读的时代!

那么,在非洲的小镇上、在印度脏兮兮的火车厢里、在欧洲公园的长椅上,为何他们还在捧起书本?是他们落后了吧?就像我们已经用上了二维码支付,而他们依然现金、信用卡。是我们的男人集体进化到娘娘腔,太监文化的怪圈。而他们还在数着自己的腹肌。

就此,我费力地翻出几天前朋友圈里发的,一群来云南旅游的日本小朋友人手一本书坐在地上等航班的照片,转给了小英。

 

回头想想,从打甲骨文开始。我们有文字的历史也不过三千多年。结果在短短的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们看似要跟它告别了。要知道,这可是唯一我们能汲取祖先文明养料的脐带。脐带断了,我们注定是这时代的巨婴。

 

3

 

只有短短几万字的加缪的《局外人》,我是偷偷地躲到楼道口荫凉处读的。捧着它在地铁、在茶馆里?我肯定像个戳在匆忙人流中的牙签。

记得在京城,喜欢《读者》的我,硬是回到住处,才好意思翻开。

 

不过我坚信:这个物欲膨胀到极限的国度,到了最需要阅读的时段。

越是经济的高速发展,越是精神层面的滞后。这个都不用去找什么资料来验证。忘记了那位意大利学者的名字。他说,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脊梁的。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几乎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这里,我可以引申为:一个没有阅读的民族,是不会被人尊重的。一个没有阅读的国家,迟早会再次被他国奴役。

 

4

 

那么,就请你们再次捧起书本。别在意别人的眼光。这就像集体在玩手机游戏的留守儿童。其中,哪怕有一两位拒绝的。他们的未来,我们都能想见。

这些时间,我的朋友圈里还在读书的是:在合肥的玛吉,人民大学的学者光华,拉萨的永琪卓玛。其它的,有,但我没发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