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6,958
  • 关注人气: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

(2019-03-21 15:19:17)

清明

 

愕然,这一首思乡诗。并且这份浓情不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能比的。

清明,归乡扫墓,能够让人欲断魂的,要不是亲人,要不是挚爱。但祭奠之后,却借问酒家的,显然不是自己的父母。若是故里人,尚不知附近酒家的。估计是多年未曾回乡的缘故。

借酒浇愁的结果,我们都能猜到。遥指的杏花村,估摸着路途不近。杜牧去了没?如若是我,想必不会去的。剩下的,将是无尽的乡思!

 

 

说亲人故去,音容犹在的。是未亲身经历死亡的人。直觉是对当事者的亵渎。

漂泊之初,源于她死之惨绝!每次梦遇的,皆是生死边缘处的挣扎。是灯不能熄,是枯坐等候天明。

去年,父亲病故。再一次的直面近亲的死亡,我想我是无论如何再逃不脱了。身子像是死了一半。再加上带有种嬉闹般的丧事习俗。我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讨厌死亡。

当年,从上海到西藏,私自我是去雪山寻死的。至少,我可以选择块干净的地方。

前日同宿州作家明华习酒,他说他去的时候,不会让任何人找见。我同他深深地握了次手。

 

 

这样,才有死之静美的意境。

此生,我选择了文学和绘画。确信选对了路子。至此,最后一次的选择,一定是:雾起了,谷口洞开——(临逝前的克里希纳穆提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西,西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