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838
  • 关注人气:6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

(2019-01-29 15:16:26)



 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

------致被无端隐藏的,作品境界超越李清照的词人朱淑贞(北宋)

 

1

 

昨日,京城苹果园的一间明亮茶舍,偶读主人去年创作的现代诗中,一句使用了五个“孤”字:“孤心孤念孤行孤活孤死/世界空荡荡/------”加上她所铺设的意境,惊呼她之于宋代女词人朱淑贞的灵犀。

“我真的不知道朱淑贞是谁?也许是出于同样的感触------

 

2

 

话到这儿,我确信在中国,大多数人不知道朱淑贞是谁?但若举出她是: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的作者时,势必会扯出一段公案来。“这明明是欧阳修的脍炙人口的佳作,怎么倒成了“名不经传”的朱淑贞了?”

正是因于朱淑贞风格太像欧阳老师了,于是乎被历史上不喜朱淑贞为人的“正人君子”张冠李戴给了欧阳修的。试读一首欧阳老师作品对比: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是的,欧阳老师的笔触还没能绰约细腻到朱淑贞的程度。特别是:“泪湿春衫袖”句,非乎女子,如何描述?

 

3

 

还不单以上这些,如若你拿李清照词同朱淑贞比较。一定会觉出风格上太过雷同。

“抄袭!”我不敢断言。但有可能。要知道,清照南上杭州的时间是朱淑贞之后的二十年。那么在这二十年时间里,同是杭州,说清照没读过朱淑贞作品,谁都不信对吧!实际上,我要说的是朱之作品无论是从艺术角度还是情感蓄、释,境界上都超出李清照。李作,太过浸淫,情绪上不能拨空见日。而朱作,情绪收放自如不说, 且每作尾处,皆现曙色、夕阳。

如: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

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等等。

再析她们的雷同在哪里?如开篇的“孤字运用:《减字木兰花 春怨》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这词堪称精典。以文字勾画相思成病女子的动态身姿:孤独地在轻寒的闺室徘徊,边歌边酒,可最终还是颓卧到床上。现今电影才能表达的意境,被淑贞的五个“独”字给表达的毫无遗漏。孤独的,像一个移动的雕塑,接着是靠在床头神伤,无奈轻寒著摸人。词到此止,我们就知觉是篇佳作。然淑贞老师厉害在她的移动雕塑还在移动乃至升华:“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泪洗残妆是动,无一半,是之于篇首的五个“独”的升华。这里的“无一半”亦是此作的主旨,思念的人,不会再来。于是“移动”继续:剔尽寒灯梦不成。是“无一半”的情感延申。

回头我们再重温李清照描写孤独的名篇: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对比下,哪首境界更高?一目了然。

 

还有“卷帘”和“绿肥红瘦”。我们先看看朱淑贞的:《西江月 春半》

  办取舞裙歌扇,赏春只怕春寒。卷帘无语对南山,已觉绿肥红浅。

  去去惜花心懒,踏青闲步江干。恰如飞鸟倦知还,澹荡梨花深院。

《生查子》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这里的:“卷帘无语对南山,已觉绿肥红浅。”要结合前句的“明知春寒,却故意办取薄裙和凉扇。这样方能卷帘对南山,想象出夏日才见的绿肥红浅。我的解读中,此句不亚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亦认为:绿肥红浅。比起清照的绿肥红瘦,更恰然。

《生查子》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亦要结合:“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这才有卷帘的殊途同归的绝佳意境——寂寞梨花落。

所以,朱淑贞是位结构感很强能够在时空中排序的词人。这样的才女,古今少见。下面我们读读清照的绿肥红瘦篇: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是不是很雷同?境界上跟朱淑贞的作品?!

借此,我们不妨再读读李白老师的: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都说心里话,这还是一个层次的吗?甚至我认为比朱淑贞小了许多的陆游名篇:《钗头凤·红酥手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都有:“几日东风恶。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的影子。境界上,比起朱淑贞差了多少?!

 

4

 

下来,就不做比较了。让我们好好欣赏朱老师之部分经典: 《卜算子》

  竹里一枝斜,映带林逾静。雨后清奇画不成,浅水横疏影。

  吹彻小单于,心事思重省。拂拂风前度暗香,月色侵花冷。

感应到了吧?朱老师许多作品出奇地安静,并且不是大漠孤烟直黄河落日圆的那种。比这个蚀骨:静静的竹林,斜出一枝,衬托出林子极致的宁静。雨后的风景不能作画,因了它们自己就是画师。以动喻静。后句以动开局,以静节落。然后动静结合,使得:月色侵花冷。这最后的一句,升华了首句。令人不得不佩服称奇。

再来:《眼儿媚》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首句,谁都能读出其中的“色情”,但谁又都不能说它色情。就如我长篇作品中的情色描写,欲说还羞,欲羞还说。清澈朦胧,朦胧生烟。

 

5

 

最后,说说“公案”的源起。

《清平乐》 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对,就是此作,被“正人君子”们给贴上了淫词的标签。继而基本上否定了朱淑贞的为人及至作品的传播。那么此作究竟是不是淫词?我们来分析一下。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现在我们把自己的身份换成当年的朱淑贞,穿越到今朝。你同你热恋中的人,在西湖的苏堤上携手散步,突然一阵细雨,懂点艺术文学的你,是像许仙及时举把伞呢还是借着朦胧细雨躲到爱人怀中,轻撩细拨?结句点出是分别的时候,回家后,为的留住此前娇痴相拥时弄乱的发丝花容,干脆就由着它罢,有处怀想。不需整理添妆。

“是淫词艳曲不?”非也!且是一阙难得的爱情诗经典。

 

我们读到的仅是朱淑贞的半部词篇。其它的,都被迂腐的母亲给烧掉了。近年一位来自美国的朱淑贞铁杆粉丝,专门跑到杭州敬寻她之早已湮灭的古巷旧居,未然。

所以,我们期待喜爱文学的您,能够以生活的俯瞰的姿势寻觅书丛中被随意忽略的古典。能够在沉浸李清照婉约的同时给朱淑贞一次邂逅,一次记取和怀念!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