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074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空千里兮吟泪

(2019-01-24 15:15:20)

论班婕妤的艺术成就。(西汉)
空千里兮吟泪

 

如果说:“阿里是世界屋脊的屋脊”不是病句的话,那么,定义班婕妤是“才女中的才女”亦最恰当不过。

斗胆说,一曲《捣素赋》,胜过司马相如的《子虚、上林》。

 

 

这里,我不是不敢挑战所谓专家,而是忿然于专家。明明一篇作者亲历的捣素歌舞,怎么被生硬定性为劳动场面的?所以,许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懂古汉语,而是被他们不负责任的乱翻译给整蒙了。

回过来,我们再说班婕妤和她的《捣素赋》:

测平分以知岁,酌玉衡之初临。见禽华以麃色,听霜鹤之传音。伫风轩而结睇,对愁云之浮沉。虽松梧之贞脆,岂荣雕其异心。

若乃广储悬月,晖水流请,桂露朝满,凉衿夕轻。燕姜含兰而未吐,赵女抽簧而绝声。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曳罗裙之绮靡,振珠佩之精明。

若乃盼睐生姿,动容多制,弱态含羞,妖风靡丽。皎若明魄之生崖,焕若荷华之昭晰;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胜云霞之迩日,似桃李之向春。红黛相媚,绮徂流光,笑笑移妍,步步生芳。两靥如点,双眉如张。颓肌柔液,音性闲良。

于是投香杵,扣玟砧,择鸾声,争凤音。梧因虚而调远,柱由贞而响沉。散繁轻而浮捷,节疏亮而清深。含笙总筑,比玉兼金;不埙不篪,匪瑟匪琴。或旅环而舒郁,或相参而不杂,或将往而中还,或已离而复合。翔鸿为之徘徊,落英为之飒沓。调非常律,声无定本。任落手之参差,从风飚之远近。或连跃而更投,或暂舒而长卷。清寡鸾之命群,哀离鹤之归晚。苟是时也,钟期改听,伯牙驰琴,桑间绝响,濮上传音;萧史编管以拟吹,周王调笙以象吟。

若乃窈窕姝妙之年,幽闲贞专之性,符皎日之心,甘首疾之病,歌采绿之章,发东山之咏。望明月而抚心,对秋风而掩镜。阅绞练之初成,择玄黄之妙匹,准华裁于昔时,疑异形于今日;想娇奢之或至,许椒兰之多术,熏陋制止之无韵,虑蛾眉之为魄。怀百忧之盈抱,空千里兮吟泪。侈长袖于妍袄,缀半月于兰襟。表纤手于微缝,庶见迹而知心。计修路之遐敻, 怨芳菲之易泄。书既封而重题,笥已缄而更结。渐行客而无言,还空房而掩咽。

为何说它是歌舞?这个,如果您结合张萱的《捣练图》,更明白一二了。仔细看看,如果是单纯的劳动再现,女子们一个个肥成那样,是干那活的吗?会穿如此鲜艳的衣服画上浓妆干那活的吗?这么粗的一个棒子,一手擎之,另一只手是否在舞?还有捣练的那么多人,而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拣丝者,仅有两人?这里又出了问题,专家们是把《捣练图》也当成劳动场面解析的。

这就如顾恺之因喜曹植的《洛神赋》,便将故事,移上了绢帛。我揣测张萱也是缘于读了班婕妤的《捣素赋》,才有了这幅国宝级的《捣练图》。

这是从画的旁证。回来我们还是从作品本身来找关于歌舞的词汇。

择鸾声,争凤音明明是高吟低和的场面。

 

或旅环而舒郁,或相参而不杂,或将往而中还,或已离而复合。翔鸿为之徘徊,落英为之飒沓。 或连跃而更投,或暂舒而长卷。清寡鸾之命群,哀离鹤之归晚

以上如若不是舞蹈动作,会把个劳动弄得如此复杂?还会有鸿雁徘徊,落花重叠?鸾鸟离群,哀鹤归晚?

说是作者亲历:“颓肌柔液描述的,可是汗香?

 

 

一直,我不接受白居易《琵琶行》里之于音乐的描写: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怎么读,我眼前浮现的都是打麻将的场景。再读读班婕妤之于捣素发出的天籁般音律:

梧因虚而调远,柱由贞而响沉。散繁轻而浮捷,节疏亮而清深。含笙总筑,比玉兼金;不埙不篪,匪瑟匪琴。

翻译过来是:像内空的梧桐,但曲调凝远;捣素棒,由于质地坚实,发出的声音脆响深沉。散淡了奂冗,而在空域轻盈浮现;节律明亮而清净入深。既有笙的含蓄,又有筝的声漫,有玉的清韵,兼有金的陈厚。不是陶制的竹制的,瑟和琴这些人工乐器所能媲美的。

再来:“调非常律,声无定本。任落手之参差,从风飚之远近。通过此句,我们知道这一切的声音都是天籁,都是人为。“风”的出现,更直接告诉读者,这场我直觉班婕妤亲自编排的歌舞剧,舞台设在室外。

 

 

如果,通过以上解读,就简单定义班婕妤是位才女中的才女,显然分量不够。

重要的是作者通篇是以捣素作为过度,实则表现的是贞洁质朴的宫女,一世孤凄地期待帝王或能够或懂得欣赏美跟艺术的君子的垂睐。赋中运用了大量的对比,如御用的高层歌舞伎:“燕姜含兰而未吐,赵女抽簧而绝声。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曳罗裙之绮靡,振珠佩之精明。

由于天冷,由于想看看捣素舞者的笑话,就有了燕女想唱却不唱,赵女抽簧却不演绎。拽起华丽的衣裙,临走还震动珠佩,来炫耀。l

再看捣素的底层舞者:若乃盼睐生姿,动容多制,弱态含羞,妖风靡丽。皎若明魄之生崖,焕若荷华之昭晰;调铅无以玉其貌,凝朱不能异其唇;胜云霞之迩日,似桃李之向春。红黛相媚,绮徂流光,笑笑移妍,步步生芳。两靥如点,双眉如张。颓肌柔液,音性闲良。

这段描写,我认为是古往今来之于民间艺人,准确地说是班婕妤临时编排的草台班子,低层宫女们最生动的写照:“就这样,目不斜视走上来,姿态各有不同,娇柔的,带着羞涩,明媚的,给阳光就灿烂。高洁的如崖畔之月,灿烂的,像日下荷花的叶脉。化妆不能比上她们的容颜,不涂口红,更觉唇香;像云霞在太阳边环绕,像桃李迎春。”累啊!后面的自己翻译去。

若乃广储悬月,晖水流请,桂露朝满,凉衿夕轻嗯,这段也是之于捣练女的清寒描写。开句以月作比,很不简单。

还有:笙、筑,琴、瑟之于鸾声凤音的对比。

 

 

班婕妤的艺术成就,在于整篇作品的架构是如流水般缓缓自上而下流淌的。绝不见蔡文姬的泪水蒙心,萧观音的“绕着圈子”。“焕若荷华之昭晰

赋首,即点名了作品的主旨:“虽松梧之贞脆,岂荣雕其异心

就是说仲秋里,虽然梧桐叶敝,没有松树的盎然,但不能因此刻意区分对待。接下来是以对比的手法(各国请来的专业歌舞伎同捣素女;琴瑟等同天籁的捣衣声。)希望能够引起唤醒成帝的回忆和注意。结尾一节,是整篇的精华:“若乃窈窕姝妙之年,幽闲贞专之性,符皎日之心,甘首疾之病,歌采绿之章,发东山之咏。望明月而抚心,对秋风而掩镜。阅绞练之初成,择玄黄之妙匹,准华裁于昔时,疑异形于今日;想娇奢之或至,许椒兰之多术,熏陋制止之无韵,虑蛾眉之为魄。怀百忧之盈抱,空千里兮吟泪。

大意是,为您,我幽闭若圣洁之日的少女之心。就算生病了,还会唱阳光之歌,东山之歌。我的美,只给您一人赏:对着明月,我不让心悸动,迎着清爽多情的秋风,亦会把镜子掩起来。刚织好的布匹,我会选玄黄的,准备为您缝制时,担心由于您的身材变化,衣不合身。幻想您会再次娇宠于我,运用多种香料,薰引您常驻身边,目光不再离开我。怀无数的愁思,只为博君长久相拥,然而最终换来的,是千里泪光。

这段还不够惊心,惊心的是:“侈长袖于妍袄,缀半月于兰襟。表纤手于微缝,庶见迹而知心。意思是:“想您想到憔悴了,故把长袖裁短,会显得高挑,拿月形的布段兜在胸部,让它看起来依旧高挺。同时会在旁边留个小缝,让您能够很容易触到。看到我设计的这些细节,您该懂我的心了。”

一个国色天香,而今失宠的才女,能够想到把胸垫高,且在旁边留个可以探手的衣缝。说真的,读到这儿,我的眼圈湿了。我们再看看结局:“书既封而重题,笥已缄而更结。渐行客而无言,还空房而掩咽

“给您的信写好了,又续了几句;封好了,重又打开。望见你从身边走过,却沉默无言,我惟有寂寞地回到空房掩面抽泣。”

揪心到这儿,我不想谈什么学术了。忽而恨起赵飞燕姐妹来。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嗯,就是李白诗里的飞燕,“环肥燕瘦”里的飞燕。汉成帝,被双燕迷惑后,才抛下了班婕妤的。可话又说回来,没有这场轰轰烈烈的负心案,也就读不到如此高规格的《捣素赋》。再说,最后被贬为庶人,专职守陵的赵氏姐妹,双双自杀。不还是维护了点基本的做人的尊严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