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48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考:毛苹、卓文君,萧观音)

(2019-01-23 16:16:24)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考:毛苹、卓文君,萧观音)

(秦汉、辽)

 

深冬的京城,应心温暖。

在拉萨计划的自析《诗经》,此时被温化成了之于古典女诗者的跨时空遇见。冬柳泱泱,我细听的可是不远的春雷。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说起毛苹,我们只记得此诗。说起此诗,我们才想起毛苹。不管怎样,好忘的我们,怎还是记取了点东西。哪怕是在热恋时脱口而出: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也总比搜肠刮肚地记取史上第一位只一句诗的涂山氏容易。就算她是老祖!

 

我总喜欢以己视觉解读古典。单纯地把毛苹的这首当成爱情诗的,爱情上我确信不能成功。这不怪你我。怪这首根本就不是说爱情的。从第一句的“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就明白是一种假设,一段期许。接着后来的场景,描写的即是世界末日了。让你在世界末日里相爱,浪漫无左!假若以史实做参考:说毛苹同吴芮游湘江有感而发。且于当年病逝。那这首就是世界文学史上的第一首挽歌或叫绝唱。所以,我们在惊鸿于毛苹在秦末汉初的年代能营设出这样的一组“气势”的同时,还应该站在吴芮的视觉理解此作。即:一切都是假设,之于我俩的爱,您应如何?!

“以死相随!”于是也就有了吴芮的:"芮归当赴天台,观天门之暝晦。"

这首诗对后世的影响,绵无绝止:山无陵,江水为竭。即山枯水尽。

冬雷震震,夏雨雪。会让我们记起关汉卿的窦娥。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们眼前出现的一定是祝英台投坟的一瞬。

搁下诗不说,毛苹与吴芮的爱情原则上是善始善终的。那么接下来的卓文君和萧观音?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国人,总是有选择性读取和记忆的。对于移情别恋中的司马相如,我们包容他的理由,即是文君的此作感染了负心的他。只一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能挽回一场爱情?你怎样我不知,但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其它的不说,就诗论诗,做为史上辞赋第一,文学大家的司马相如,一定会怀疑文君文字功底的。那么,我们两千年来忽略了什么——是被错译的或被一语带过的: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这里的躞蹀(音:泻跌)绝不可以简单翻译成小步走。不解字面,既是从音,也能理解皇家御沟边春风得意的司马君行走的姿态。后一句,沟水东西流。是文君的警示,是结果。

接下来的两句,方是卓文君的文字功底:何袅袅,何簁簁(音:筛),并非专家们解读的竹竿柔细,鱼尾像濡湿的羽毛。应该完全颠倒过来,即是:男人如竹竿,就不要故作软骨。我女辈柔弱,但依旧能坚定身形。藉此,后两句是这两句的引伸。

如若是您,会被文君的哪句打动?

 

 

萧观音是辽国的,许多读者一听就感觉跟外国差不多。实际上,民族融合到了今天,早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解读萧观音作品前,请先正视,她亦是你我的先祖。

只是这一才女先祖,是历史上最柔情入骨,最有心计亦是最悲惨的。

《回心院》十首,千百年来,大家都把它当成是挽心词。可我怎么读,都觉着它是因怨生恨的主题。
  打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空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敲坏半边知妾臣,恰当天处月辉光。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使秋来辗转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铺绣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魂。铺翠被,待君睡。“  
  装香帐,金钩未敢上;解除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待君眠。“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叠锦被,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偏使君王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待君行。”   
  蒸薰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蒸薰炉,待君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鸯;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  

 

先说她是极致的淑女,只一句:蒸薰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蒸薰炉,待君娱。

云事之前,能想着以香薰体。文明进展到今天,试问有几人做到,乃至做过?

说她柔情入骨:铺绣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魂。

说她非是挽心,看看每一首的最后:

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待君眠
叠锦被,待君临
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待君行
蒸薰炉,待君娱
张鸣筝,待君听

除去第一句,后面的哪句跟“睡”无关。但反复的叠被就把读者弄得头晕,有时空顺序错乱之感。是的,聪明的萧观音是埋了伏笔的。试将以上顺序颠倒,一下子我们就能明白作者的真实意图:

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

自沾御香香彻肤。蒸薰炉

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

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

不愿伊当薄命人。叠锦被

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

而今独覆相思魂。铺翠被

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

恰当天处月辉光。拂象床

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

 

这样一路读过来,时空顺了罢。结果也就一目了然。此时你还会说才女萧观音是为的挽回道宗帝的心而作的不?对,是怨恨,是预言,是对将来命运的不确定。是宿命!

能写出这等作品的女子,想必大家已经猜到或已知她的命运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苦了蔡文姬
后一篇:空千里兮吟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