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00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珠穆朗玛》截稿。

(2018-11-23 13:36:13)

《珠穆朗玛》截稿。

“如果不是曾经一次次的荒唐的经历,怎会恐慌?”快步走在岗顶上的雍宗卓玛,试图让脚步镇定下来。然而,一度被思虑和体力消融的风,重新呼啸起来。就连两侧高耸的山岩,好像也被卓玛的心跳和脚步搅扰似的,石碎滚落------

 

“一定要赶在夕阳余下最后一缕光前,回到山脚。”实际上,最后几十米的岗顶,雍宗卓玛几乎是奔跑着的。

 

然而,在下岗的之前,坐在一块凸岩上按着胸口喘息的卓玛,清楚知道,天,早已经黑了。让她能够少许安静地是:这不眠的珠穆的雪晖。所以此后的路程,卓玛触着一块块“白石”的路标,回到“启点”。

 

“右边,一只绿色的大个的垃圾桶;朝垃圾桶的对过走上几十步,即是不宽的冰河和咖啡色车子。”

问题是,雍宗卓玛借助还算“明亮”的雪晖,就是找不见近在咫尺的垃圾桶。更别说冰河和车辆了。于是,在焦虑中,简单判断了下方向,朝印象中的冰河摸去。然,现实中令她吃惊地是,面前的河道居然是大小不等的两条。按理,靠近右侧的才是回程路过的。越刮越大的风加上越来越暗的余光,促使雍宗卓玛向河面滑去。

滑了很远,也不见车子的轮廓。待要回头的时候,卓玛才发现现实中,她的面前出现的是数条的冰河。

刚刚在焦躁中少许汗湿的头发,在她短暂的犹豫过程中,居然凝结成冰缕。立在河面上,安静一想,卓玛明白这一段的折腾,至少两个小时过去了。那么,也就是说,再次折返找到车子的可能几乎为零。理性地摸出手机准备拨打110求助时,卓玛才绝望地发现,已自动关机。

 

“现时中,唯一还能自救的方式:沿着大些的河道,一直向前。理由是,它们总会是向下游流动的。或许不远的前方就能见到绛红色的绒布寺,或者拉洛出生的巴松村。”

 

雍宗卓玛并非刻意忽略的:此时节的白晃晃一片的河道哪里还能分出大小?哪片冰面还足够结实?

 

只战战兢兢地走出三十几步远,雍宗卓玛觉察出脚下发出的细微破裂的声响。她想尽快离开所在的河道,于是俯下身子,爬向左侧------ “嘣嚓嚓------”仅是一瞬,穿着羽绒袄的雍宗卓玛大半个身子已陷入冰寒的水中。穷尽力气挣扎着爬上冰面的她,清醒自己再无归途。于是挣扎着面向珠峰的方向,坐在冰面。

“最后的,亦是最初的。”想起殉葬在拉萨河水中的仓木觉,昏迷中的卓玛感知到腹部升腾起缕缕的暖热。这暖热沿着小腹弥散出一条条被边巴扎西赞美过的妊娠花纹;接着向下:脚踝处的绿绒蒿舒展了一下。

卓玛坚信:这故乡的高原,既然能够生长出“虫草”这种动、植物合一的神奇物种。那么,用自己一世孤绝的坚韧的身心,也一定能滋生出绿绒蒿鲜活的花朵。

 

泪水凝封,头顶,雍宗卓玛望见了此生距自己最近的银河:每颗星辰,只要站立身子,就触摸得到呢!然而,她无法也不愿站立。像土登达杰的残指,而今自身的消逝也一定能够增加珠峰相对的高度,但再不需孤绝------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蓝罂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