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786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六章

(2018-11-21 11:59:48)

十六章

 

 

劲风夹杂着少许的雪片,硬生生砸在雍宗卓玛的脸上。

不需要雨伞,也未着围巾。这样,卓玛才真正感知到圣城冬季的到来。

 

米琼日寺后面的山道上,野石榴暗红色的干果,执拗地挂在枝头,牵引着雍宗卓玛的方向。气喘吁吁地,卓玛还是停下脚步,摘下两粒含泪濡在口中。被时节敷上的苦;内里的甜,让卓玛垂手默立良久。也就是在这个当口,风小了,雪停了。俯瞰顶了雪的米琼日寺,卓玛唱起了经歌。

 

 

一个洞口接着一个洞口,雍宗卓玛没能寻见洛宗旺姆的身影。仿若是一场灵犀感应,这次,卓玛没去找姑姑,即曲尼师父,询问旺姆的去处。不能再回寺院的她,找一处隐秘之地修行。贴合她的性情。

距离山顶不到20的一个掩藏在巨岩后面的修行洞,是卓玛最后的希望。

可不,也只有洛宗旺姆能想到如此孤绝之地。原则上,雍宗卓玛是寻着雪地上梅花状的小兽蹄印,才发现这儿的。别说灌木,这里很难觅到一撮枯草的影子;四周空旷的,让卓玛直觉自己的身形都显得突兀。好在不久就该融化的雪,能让原初的还给原初。

 

深坐在垫子上的旺姆,只是抬眼从一个脑袋大小的窗洞望了下卓玛,便继续面对一尊老旧的嵌在石壁上的巴掌大小的铜佛颂经。

这窗洞是曲尼师父安排寺里的阿尼送餐用的。按理已经还俗的旺姆不享有这样的待见。问题是,如果不是接到到其它修行洞送餐的小阿尼回来汇报,曲尼确信决绝的旺姆可能都已经升天了。

 

“这是我在曲尼师父那里请到的袈裟,是新的。”说着,雍宗卓玛解开包裹,将僧衣舒开些,在脸上贴了贴后,递入洞口。

“白度母唐卡,跟了我许多年了。都说我跟她有些像呢。我哪里配啊?假若是,也解您的一点念想。”

“嗡玛呢呗咪吽,嗡玛呢呗咪吽------”洞里洞外,直到此刻,响起的是一种声音;合起的是一样的掌心!

 

 

同样是源于时节的缘故,梅朵甜茶馆的朝圣客多了起来。晚到的雍宗卓玛“固定”的位子,被两位头系红绳的康巴人给占了。只好退到当初索朗曲宗坐过的位置。

“尘埃落定。痛过的,都让它过吧。”雍宗卓玛试探着将自己的心清空。眼睛凝向电视中的新闻,希望能够捕捉到清早微信中热传的消息:

“明年始,珠峰将禁止一切形式的登山活动。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专业亦或业余。还人类最高的雪山以圣洁和安宁!”

 

“终于,我有个出发的理由了。”雍宗卓玛含泪自语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5章之4
后一篇:蓝罂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