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635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索朗之死

(2018-11-01 12:34:33)

索朗之死

 

隔壁北京东路上的印度人黛薇开的“巴比伦”日用品店,每天要等到十二点以后才营业。

心事重重的拉洛,没等肥胖的黛薇抹下锁,就用英文热情问候!

“看你就是到我这儿练口语来了。也对,你们尼泊尔式英文跟我们有差距的。”黛薇按下墙角的日光灯,笑容厚厚地堆积在脸上。

“刚到的宝莱坞最新碟片,你拿上吧。”

拉洛二话不说,将黛薇递过来的碟片揣入兜内道:

“我是来请教有关林迦的问题的。”问话一出,拉洛没见一丝的尴尬。倒是对过已经坐下的黛薇肥面过红。

“现今,你们拉萨都开通4G网络了。用你们的百度一搜什么没有?非得来问我。”

“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真实,何况是网上的。这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过来请教。”

“这话靠谱。我也是信奉的印度教,林迦是我们的大神希瓦(湿婆)在尘世的化现,集生、死,创造、毁灭于一身。单纯说是生殖崇拜,可能太简单了些。你不觉得吗?”

“在我们的寺庙里,林迦不是单独存在的。有林迦就有约尼:女性生殖。两者合二为一,是否就涵盖了宇宙万物的运行理念?”说到这儿,黛薇慌忙合十手掌接着道:

“你别介意,我是瞎说的。那么伟大的神,那么伟大的宗教,我可不能随便乱说。”

看到黛薇此刻的神情,拉洛连声表示着感谢!付过碟片费用后,退了出来。

 

 

接到拉洛凌晨打来的电话,雍宗卓玛直觉是索朗曲宗出事了。

 

将车就近停到北京路的巷口处,卓玛疾步走入理发店的里间。眼前,昏沉的灯光下,索朗阿佳口角渗血,躺倒在拉洛的怀中。

“趁我去隔壁的商店,食入了大量的混合了其它毒品的大麻。早有准备了,你看她身上的新袍。”拉洛流着泪缓缓道。

“怎么不送去医院?要不,现在------

“卓玛,不用了------ 是我阻止拉洛的。我听到过------ 你俩的故事。他是------ 好人!只想------ “索朗曲宗”理发店一直------ 开下去,永远开------ 下去啊!”听到索朗断续的声音,雍宗卓玛赶紧俯下身,取过拉洛手上的纸巾,擦拭她的嘴角。然而,那血好像流不完似的,弄得卓玛只有将纸巾叠压在颌下。

“我------ 觉出,你们都想知道那天------ 我在拉姆拉措看见了------ 什么?秃鹫!从来没见过那么------ 大只的秃鹫。它的腹部------ 半透明的:孩子,出生才------ 17天的孩子,在它的------体内------ 眼睛空茫的------ 死死地瞅着我,一分钟------ 都没------ 离开过。”说到这里,血,不再是一缕缕的,而是汩汩的,像河流般流淌。

“那孩子------ 也是------ 我啊!造孽一辈子,我------ 该?------ 我还能------ ------生!------

说完,索朗曲宗合上了似乎累了的眼睑。

一旁的拉洛,挪开身,嘶哑着压低声,叫了两句“阿佳”------ “阿佳。”随后,深深地,紧紧地,将她搂定在胸前。

早已泣不成声的雍宗卓玛,跪倒在床边:泪水洇湿的脸,埋没在两个人身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天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