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48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绿绒蒿

(2018-10-25 11:47:25)

绿绒蒿

 边巴扎西的工作室,是栋他租住的位于拉萨河边的二层小楼。

微信中知道雍宗卓玛要过来,就顺便交代她带些藏香。

裹着少许暖风进来的卓玛还是被扎西的偌大空院吸引住了:“啊啧啧,这么大片的闲地,我们拿来种土豆吧。”话才刚出口,卓玛扫了眼身旁气定神闲的边巴扎西,慌忙纠正道:“不是我们,是你。画家先生。要走出来锻炼锻炼了。”

“既然是做艺术的,你怎么只想到吃?种些格桑花,向日葵什么的岂不更妥。见过绿绒蒿吧?------

“西方人称它为喜马拉雅蓝罂粟!”还不明白边巴要表达什么?但他口中能吐出“绿绒蒿”这个名词,就让雍宗卓玛从头暖到了脚踝。

“它那水墨画般半透的蓝,形状恰到好处的瓣。听说,英国皇室为了引种它,从高海拔一点点下来,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引种成功。”

“那也太累了吧。其实,它一直长在脚边。”卓玛轻松道。

 

画室的西墙,挂的是边巴扎西自己手绘的白度母油画作品。由于加入了想象和创意,雍宗卓玛总觉着此时的度母是位似曾在哪里见过的阿佳或者普姆;亲近了不少。

“我是将神,生活化了。”看着身边自如了许多的卓玛,扎西道。

檀木的香盒就置在油画的下方。取过打火机,准备点香的卓玛这才发现,藏香的长度,超出香盒许多。犹豫间,正打算道歉的当口,边巴扎西接过香条,一折两段,点燃后一人一段,诵了经文后刚好能搁入香盒。

“看不出是位睿智的细腻的人呢!”卓玛心底幽朗道。

 

 

突然间,雍宗卓玛捋起的裙脚,还是让边巴扎西吃了一惊:这是谁给纹的?可以上升为艺术作品了。可惜是这蓝色------ 他只能用浓淡来表达。换以画笔,在亚麻布上,效果会更加突出!

停顿了一下,从雍宗卓玛的脚踝向上------

“卓玛,我说了,你别生气。你明白我这个民间做艺术的,不比专业的艺术院校。何况还是在咱们西藏。你的身材------!给我做次模特吧?你别有其它想法,如果有,我们就打住,就当我没说。”

“加上今天,我们才第三次见面啊!”

“就因为见的不多。你才懂得我没有任何他心。太过熟悉,性质和目的或有变化。并且,我是见到你不同寻常的美,即时而起的想法。我敢保证,画出来后,你见了也会对自己有份不同以往的认知。”

 

“春来了,房子还是有些冷呢。”看似意外地,雍宗卓玛边说边缓缓地拉上窗帘,然后走到沙发前含羞着,指尖微微抖动着解开裙装------ 而对过的边巴扎西,则适时地拧开取暖器的,调整照向卓玛酮体的光线,端起画板------

 

 

一切恰是自然的,也本就是自然的。

几天后,雍宗卓玛对着边巴扎西电脑上的绿绒蒿图片,在画布前认真涂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