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786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章

(2018-10-19 12:26:34)

十章

 

午间,自措美林隔壁的梅朵甜茶馆出来的雍宗卓玛,确信刚才一闪而逝,步入寺院的身影是拉洛的。这无需求证。问题是,就他的性情,是不会或就这么快回到拉萨的。自那次校门口的一瞥一后,卓玛发誓,他将是此生永不会再见第二面的人。一想到这儿,在冬日的艳阳下,卓玛的身体还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突然间出现在雍宗卓玛面前的白噶,像个缩小版的人。随着,她身后吃力地拄着双拐的赵俊,让卓玛误以为,这不是在人间,他俩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

“拉萨到处如陷阱般的劣质窖井盖,没能绊倒他,却在老家陷进去了。阿佳,你不会还在生我俩的气吧?走时没打招呼,是怕你不理解。出事后想给你联系,又怕你焦心。这不,在医院钉了钢钉,上了钢板。就上来看你了。”坐下来后,听白噶不停歇的一连串解释或叫推卸更合适些。雍宗卓玛关切地给可怜的赵俊先捧了杯热水。

“谢谢卓玛老师!”赵俊礼貌地欠了欠身。

“快别叫我老师了。新学期我就要离开学校。”

“怎么这么快。”白噶和赵俊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俩的口气听起来,预备着我要离开?”

雍宗卓玛还未开口,白噶和赵俊就相互匆匆对视了一次,不好意思地红着脸。

“阿佳,不是呢。我的意思是你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呢------”白噶感到自己好像又说错了什么,慌忙继续道:“那么优秀,思维和见地又那么独到。人还那么俊!”当着赵俊的面,她故意不说美或漂亮。

“对了,阿佳的性情和审美观最适合做艺术。”好像终于说对了路,白噶兴奋地捧过雍宗卓玛的脸,深深地亲了一口。

 

雍宗卓玛不想让他们知道这段时间的经历,悄然地拽了拽衣袖,遮挡纱布。

“听说,拉孜那边有个温泉,能治骨伤。效果也十分神奇:大概二十多天的疗程就能痊愈。要不我们去试试。”






“就是呢,那温泉叫西钦。这次急着回来,就是准备去温泉的行程的。我明白阿佳不会放下我的。所以------

“所以,回来就是让我帮你俩办事的!”雍宗故意恼恨道。

 

 

冬日的后藏,稍微启开条窗缝,彻骨的冷风就能把面部蛰得生疼。一群毛色纷扰的牦牛,任凭放牧人吆喝,也不肯让路。它们互相挤兑着,像是要开场马路上的派对。在白噶轻按喇叭的间隙,雍宗卓玛难得将目光投向道边:

短壮的红柳,迎着日头,枝梢上泛出淡淡的红光。偶见,有几只山雀,被冷风掀起浅灰色绒羽,随着枝条轻摆。不见云,天空是重难得一见的彩蓝。坐在副驾上的雍宗卓玛,第一次拿空颜跟脚踝处的绿绒蒿做次对比: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铺展的花瓣。她就是被这花瓣轻柔包起的孩子,从出生到成长。

“终有一天,我将成蕊。每一次的幻化,都会在泪水中轻狂或敛息。深遽或沉静,总在隐秘的地方支持并催生。”

 

借助身后,赵俊的鼾声。就此,雍宗卓玛的心安宁下来。继而在昏沉中进入梦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拉姆拉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