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312
  • 关注人气:6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题

(2018-10-11 12:10:29)

无题

 

本来打算好了,寒假同白噶一道去趟墨脱度假的。

“我要穿越那条生死临界的隧道。去探寻那朵传说中的隐秘之莲。”(墨脱,汉译:隐秘的莲花。)最主要的,卓玛一定是想让白噶也体验一次白雾中的寂寥、空旷和轮回的次第。并且,她坚定地认为,小多加看不懂的场景,她能深入心地。

 

计划的总没有变化的快。

整整一周,人间蒸发了般的白噶和赵俊,让雍宗卓玛有种置身冰窖中的冷寒。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这样对待我的。就算当初彼此没曾承诺过什么,但也不该如此绝情。至少要打个招呼。回内地结婚?”好像突然间醒悟过来的卓玛,打了个激灵。大冷天,双手抱在肩头,在逼仄的室内来回走了两遍,泪水濡湿眼窝:“结婚了,也该给我打招呼的。怎么我也会出份礼呀!”

“从头到尾都是谎言!骗子!”雍宗卓玛大叫着,扑到在床上。

 

再一周的时间,足不出屋,憔悴的快要倒下的雍宗,挑起了窗帘:依然不见乌鸦的踪影?

干裂碎落的糌粑,似有一种死亡的预示。来不及思考,卓玛迅速穿了件外套,快步走到校外的印度货商店买了瓶白朗姆。这是拉洛喜欢的牌子。再迅速走回。

阳光,嗯,她偷偷地抬头看了眼:死惶惶的,不见一丝生气。

 

回到宿舍,她发觉,僵硬的阳光还是部分撑开了窗帘。懊恼地,卓玛找来书夹,拽紧缝隙处,彻底将阳光夹没。

 

“看来,死亡无需任何准备。”雍宗卓玛关闭了手机。喜欢“捣腾”点氛围的她,连背景音乐也懒得设了。窗外的鸟鸣、蓝天,都随它去吧。唯一的,她在玻璃杯中,点了支浮腊。

时空遑遑,烛火冉冉,除去外套,只穿了件黑色吊带背心的雍宗卓玛,取出笔筒里的有蓝色把柄的锋利美工刀,放空了思维般,连眼睛都不眨地切入左腕:一丝探入骨缝的痛,即时弥散至胸口,脑心。卓玛没有马上移开刀锋,而是眼睛一眨不眨地停留在雪肤上瞬间凝聚的血线:“一定像极了夕阳中珠峰上的沟壑。”;“欧杰次仁的纹身针,一辈子都做不出的效果!”

 

短暂地兴奋过后,雍宗卓玛在靠近酒杯的上方,才抽掉刀刃。

红奶汁一样的血,一颗颗地滴溅在白噶贪婪的口里;透明的酒中。借助微弱烛光,卓玛望见游丝状的血,像是一群在湖面跳锅庄的女子,是那样地优雅,那样地娴巧。她们都长着一样苍白的面孔,一样地娇弱。

“是白噶。临死前的折磨。”

一口,接着一口。混合着滔滔的泪水,雍宗卓玛请白噶在体内舞蹈,在体内永伤!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珠穆朗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