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00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佛,此刻我厚重的呼吸,是颂您的经声(第八章)

(2018-10-08 12:17:02)

佛,此刻我厚重的呼吸,是颂您的经声(第八章)

 

一夜间,十几公分厚的雪铺满窗台,让雍宗卓玛有种些许的兴奋。看来期待经年的沿八廓街磕长头一周的计划可以践行了。连脸都没来得及洗,雍宗先是搬出柜底一整套朝佛的用具:格子布套衫、带有胶面的白手套、棉质护膝,蓝色医用口罩。她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接着凑近了鼻尖------

待她取过扫把,准备清理窗台的积雪时,一只羽毛凌乱的红脚鹬正张着它细长的嘴啄食贴近窗玻璃部分,乌鸦没曾寻到的青稞。啄一口,眼睛谨慎地抬向窗内一次。弄得雍宗卓玛像个雕塑般,一动不动。不过,它的橘红色长脚掩映在白雪中的效果,显然要比乌鸦养眼多了。看它略带慌张的样子,卓玛明白,这只是一位过客。偶然游离在尘世中的!

 

犹豫了许久,雍宗卓玛还是放弃了带上白噶的想法。那样目标太大,原则上公职人员是不可以到这样的场所朝拜的;另一个是偶尔约到的她,一见面总是夸张地亲吻、抚摸------ 不弄得惊天动地,好像表示不了她的衷心似的。这样,反而令雍宗摸不着头脑。

 

 

上午被扫去的雪,被孩子们在街边堆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雪人。虽然街心的石面在午后就已干爽,但这十时之后的夜间,将身体一次次匍匐其间,无异于匍匐在冰面。

寥寥的,比起天好的日子,前后也就四五位牧区装束的人,同自己一同在石板上起伏。

天空是湛蓝的,大块的白云,浮动的速度像是在对雍宗的催促。三步一叩,等身的长度,不息的经文。几公里的长度。让刚磕了五十多米,再次起身的她怀疑能否坚持下来?一百米的距离,浑身就像灌了铅的,早已头重脚轻雍宗有放弃的想法。在她冥思的当口,面前一团的暗红,浑然闪现:一位三十多岁的阿尼,正微笑着俯下身,拿起卓玛提早预备的超大水杯,走到她前头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搁下。

“这就是一种所谓的引领和昭示吧?”想哭又想笑的雍宗,立起身,轻轻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继续她的朝圣路。

 

终于磕至水杯的近前,那一团不是温暖而是火烈的暗红,再次闪现。依旧是星光下微笑的脸,依旧是拿起水杯,走向卓玛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

“第三次,若有第三次,我才确信这是种真正的引领和昭示!”卓玛知道,有此想法都是一种意义上的投机乃至亵渎。但这些年,类似的亵渎还不够多吗?这次的磕长头,又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洗脱吗?卓玛不愿也没有心思想这类烧脑的。

 

现实里,红衣的阿尼,帮助卓玛拧开了水杯。看着她轻啜几口后,带上它,再次搁到了卓玛前方二三十米外的石板上。回首身后晶亮的匍匐路,再看看身上濡湿的罩衫,雍宗卓玛感觉不到丝毫的冷寒。像是刚刚启程:双掌坚定合十,先头顶,再额心再胸口,伸直手臂、跪俯、磕头,塑像般立直,三步等身,双掌合十------ 伴随这循环举止的是盈声的,“嗡玛尼呗咪哄------

 

是的,前方再不见阿尼的身影。玛吉阿米、邦达仓、拉让宁巴,泪水融汇着汗水,白云掩映着星光,雪山连绵向天际的珠峰。多加、拉洛、仓木觉,白噶皆是我生命中的伙伴或孩子,它们只是想挤占我身边孤独的位子,让我多些属于当下的喜悦和自在。他们如我般,是一世只开一次的绿绒蒿,花谢了,如何重来?

 

“佛,此刻我厚重的呼吸,是颂您的经声!”及至重回大昭寺光华的门口,浑身火热但将要虚脱的雍宗卓玛,像清晨窗台上的红脚鹬,张着口,喃喃道。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浴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