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635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未乡晨(珠穆朗玛节选)

(2018-09-29 12:15:23)

未乡晨(珠穆朗玛节选)
就算徒步到最近的拉萨百货隔壁的鲜花店,来回也要五十分钟的时间。

“鲜花、桌布,窗帘。”雍宗卓玛认为生活中没有比这更重要的:桌布是在网上比对了好久,购买的酒红配黑、褐,纯棉格子布式样;窗帘,里是褐灰,外设白纱;花,大都是从操场边、宿舍角落里采回来的各色野花。花瓶是透明的锥型。她喜欢连同少许的绿叶一起,没入清水中欣赏。当然,颜色鲜艳些的,比如金菊,比如小玫瑰之类,能够让心情顿生喜悦。

 

卓玛不是很喜欢到食堂就餐。除非是时间上来不及,她一般会在电磁炉上侍弄些青菜、土豆之类。她忠心于手指同植物们的亲密交流。世间的万物都是有生命的。有时候,雍宗卓玛认为这样的交流,是对彼此的礼遇和尊重。

 

应该是由于她同白噶之间的关系。今年,卓玛又被评为市级先进教师。她珍惜这荣誉。总会像个孩子似的,把奖牌带回家给父母共享。他懂得,当了一辈子教师的爸啦益西边觉在手捧奖牌时的心情。

 

 

暗夜如约而至。

虽是近在咫尺,雍宗卓玛却不能够像同多加那样,放学后就猫在宿舍不用出来。两个成年女性频繁的近距离接触,总会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季早已入秋,被冷光掩映的布宫更像是一条孤独的巨轮。想驶向远方,却不着方向。现实里,卓玛的孤独挟裹着遗落、空荡和苍茫。在不情愿地合上窗帘的同时,她颓坐在书桌角上。皆黑的空间中,她相信双手伸展的距离即是这辈子身存的距离。在这个范围中,是密不透风的孤独乃至绝望。藉此,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不安。“咚咚”的心跳声,分明是重生命的抽离。于是卓玛试图让右掌按住心窝。不想,这却加快了抽离的速度。那么,现在唯一还能做的,就是抓起不远处的枕头塞入口内,伴随涛涛的泪水,咀嚼、撕扯。心理作用下,周边的黑暗由液状变作了固体:稍事释展下来的雍宗卓玛直觉连呼吸都成了问题。就再次挣扎着坐到床边,准备尽最大程度地伸开双手:撕裂、推撞。一层层的,突然,她意识到这黑壁就是拉洛、多加,白噶的肉体。完全撕裂之后,死亡会在墙外等着自己。上升到这儿,雍宗的眼前再现的是脚下曾经最深的洋面,而今世间最高的雪峰:“珠穆朗玛!”,从最深的绝望到最高的孤独,要经历多少个暗夜的封存、挤压。也因此成就了这神性之名。那曾经的洋面,是海心莲瓣;而今高耸的,不就是至圣的莲蕊。

“那么,若珠穆只是如我般的刚涉世的女子呢?”

“这孤绝,一定是苍茫生死界面上的一片粉色莲瓣。它之翻转,并不尽是沉浮。就如被冷光掩映的布达拉宫。不着方向,并不代表没有方向。”

“如若生死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那这孤独、遗落,无着和空荡,也只是黑白间的一层界面。反过来,将至的晨,还不即是昨晚的故乡?!”

“我也曾是多加,拉洛的故乡。”

 

这在挤压中梳理、竖立的思维,让抱着枕头的雍宗卓玛呼吸重新顺畅。在翻身睡下之前,她给白噶发了条微信:“归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浴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