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00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边城

(2018-09-25 12:22:55)

边城

都说女大十八变。可年仅十七岁的瓦蒂已经出落成标准的美人儿了:一米六五的个头,白皙的皮肤,丹凤眼、薄嘴唇,高鼻梁。一颦一笑好像都能颤动边城吉隆的空气。

问题是,瓦蒂不光是个安静的姑娘,同样她也不属于这里。

“下个月,也就是十一月。我要同博卡拉的玛哈斯结婚了。”

“是说着玩的吧?在我眼里你可还是个孩子。”

“别,拉洛哥哥,你才比我大四岁哦。再说了,别看我才十七,我可是结过一次婚的人。”

“跟谁,不会是跟这香蕉吧?”看着坐下前瓦蒂搁在木桌上的两只香蕉,拉洛脱口道。稍后是面红和自责。

“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可不,八岁那年我就是跟水果结的婚。那是一种坚果,叫贝尔。”说着,瓦蒂比划了下它的形状。

听到这儿,恍若被解救了的拉洛重又坐直身子,啜了口不加糖的咖啡,好奇地听瓦蒂悦耳的声音。

“我们那里的姑娘,没成年前也就是七到九岁,都要先结一次婚的。对,就是同贝尔果。真要解释,可能就是它的坚韧和永恒吧。预示此后真正的婚姻美满,永固!不是吗?”

听到这里,拉洛的魂好像都飞到了并不遥远的国度。眼前出现了一个个,描了眼线,额心朱砂,身着纱丽的女孩,怀抱尖圆的果子,走入洞房。

“我要参加你跟玛海斯的婚礼。”又是脱口而出的一句,再次让拉洛面红耳颤。要知道,四年的朝夕相处,他同瓦蒂有种特殊的连自个都说不出的情感。怎么说呢?就是跟阿佳索朗曲珍,由亲情,衍生出感情。相反的一面。对,由刚认识瓦蒂时一腔的爱,沉淀成而今的兄妹亲情。

拉洛为终于理清这段关系,有种小小的兴奋。于是端起咖啡杯:

“说了半天,都忘了祝福了。祝福,祝福我的瓦蒂妹妹和未曾见过面的玛海斯,百年好合,坚若贝尔!”

“那么做为娘家的哥哥,你是要参加我们的婚礼的。”

“出国!到对面?”话一出口,拉洛把自己都给惊到了。更别说隔壁角落里五位在聊天的戴着花帽的尼国汉子了。

 

“哥,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只要几百块钱,签证,护照都能拿到。你以为,这来来往往做生意的都有合法证件啊?”

“真没想到,我的英文老师还懂这么多边境知识?”

“被逼的。哥。”

“无论怎样,会发生什么,我都会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因为------

“因为什么------”话刚一出口,瓦蒂便隔着桌子,同拉洛的肩头,拥连在一起。眼里是久违的泪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