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074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跳舞的小苍(节选)

(2018-09-19 11:49:05)


 跳舞的小苍(节选)

(西藏方舟。布面油画。田勇。)

周日的午后,扭曲在一起的两人都没有要下床的意思。汗水淋漓的白噶脑袋还紧贴在卓玛的乳旁。

“该透透气了。”说着,卓玛轻轻掀开她头顶的被角。

“白噶,快看啊!苍蝇们在跳舞。”

“是呀,我俩这状态可不就是苍蝇在跳舞。”

“普姆,你在说什么?内地来的赵老师不是说我们拉萨的苍蝇都是绿色的、自然的吗!”

 

白噶的探出的脑袋依旧搭在雍宗卓玛的臂弯上:果然,四只灵巧的小苍蝇伴随着反复播放的那曲锅庄,在她们床前的位置自由舞蹈。

“一挫一顿的还真是在跳锅庄。”白噶终于惊大了眼睛脱口道。

“小点声,你会吓走它们的。”

借着窗外泄入的阳光,苍蝇的腹部像着了件褐色的半透明裙装;翅膀倒像是飞翔的灰斑。要不是那黑色的小脑袋,你一定会认为正在参加一场空中的精灵舞会。

其中的一只总跟不上曲调似地,在靠近雍宗卓玛的地方盘旋。它翅膀振动的频率,让卓玛有些心乱。要不它就是顺河而逝的仓木觉或被父母硬生生领走的多加转世或回身吧------

 

“它们一定是被这音乐吸引来的。阿佳,你若不信我关掉手机你就明白了。”感应到卓玛安静中的悲伤,白噶有意道。

果然,乐曲停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四只苍蝇便飞出了窗外。

 

那时间的角落里,频繁光顾的她们不再单纯为了讲座或其他活动。她们需要感受姐妹们相拥而泣、而笑、而吻,而歌的境界。她们尝试着模仿,尝试着在没有男人的世界中做裸身的鱼。

“不要说野性的拉洛,就连稚嫩的多加,有时候都能把我弄伤。”卓玛搂过白噶的肩头,贴紧她的耳根道。

“所以,你才换到了我。”白噶装作不悦。

“第一次可是你把我的手划出血痕的。你个撅蹄子,还敢说?看我回头不折磨死你!”

“怎么折磨法?”白噶一脸期待。

 

离开那时间,卓玛将车子开到拉萨河畔的一处粉红灯光的小店旁。

“普姆,你进去,就说买个香肠一样的东西。我在车里等你。”

望着玻璃橱窗上展示的部分情趣用品,白噶这次明白阿佳的用意,于是装着下车走到卓玛身旁,一把拉开车门拽出她,自己坐到驾驶位这才幽幽道:

“阿佳有经验,我来看车。”

不一会儿,透过车窗,白噶望见小跑过来的卓玛,夜色都遮挡不住她潮红的脸。

 

“我们还是不是教师?”回宿舍的途中,雍宗卓玛故意问道。

“许多方面,阿佳是我的老师。不过,我会做您的好学生的。”白噶坏笑应道。

 

 

“跳舞的苍蝇!”他俩几乎是异口同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